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夜少的二婚新妻

(夜少的二婚新妻)在线阅读完整版《夜少的二婚新妻》(时妩)

来源:SPY|小说:夜少的二婚新妻|时间:2019-05-28 18:57:02|作者:时妩

《夜少的二婚新妻》时妩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结婚多年,老公扬言性无能所以从不碰她,谁知有朝一日竟带着小三上门立武扬威将她赶出家门。她在雨夜里失去了处子之身,她吓得逃之夭夭,回到娘家却又被父母逼着代嫁。一场代嫁,她嫁给了患有腿疾却权势滔天的男人。“我夜莫深不会要一个带着野种的女人。”男人的眼神冰冷又无情,说出的话仿佛淬了毒。本以为是一场交易婚姻,谁知她竟丢了心,兜兜转转,她伤心离开。多年后,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正太一巴掌拍在夜莫深的脑袋上。“混蛋爹地,你说谁是野种?”

夜少的二婚新妻夜莫深沈翘

夜莫深沈翘小说夜少的二婚新妻推荐章节

第4章 必须找到她!

  后面的话夜莫深没有继续说,但沈翘却知道,那带着赤裸裸的威胁之意。她有些气愤,自己因为他工作都辞了,整天还要跟在他的屁股后面、

  原本说好的各不相干,现在却被强行绑在一起,沈翘也不乐意。

  不过她嘴上没说什么,她现在的处境太尴尬了。

  一路无言走到了大门外,坐在轮椅上的夜莫深被人送上专车,沈翘下意识地想跟着弯腰钻进去,不想萧肃却伸手拦住了她。

  “沈小姐,这是我们夜少的专车。”

  沈翘顿住,“什么意思?”

  夜莫深扭头朝她看来,那双冷静深邃的眸子里带着嘲弄之色:“想当我的助理,你还不够格。”

  听言,沈翘脸色一变:“什么意思?那你刚才为什么又要答应爷爷?”

  夜莫深不再搭理她,收回冰冷的目光,萧肃面无表情地准备关上车门,沈翘伸手挡住,质问夜莫深:“你走了,那我怎么办?爷爷那里……”

  提到夜老爷子,夜莫深眸中精光暴闪,他眯起眼睛,危险地盯着她。

  “萧肃,告诉她路线,让她走着去。”

  沈翘:“……”

  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人?

  萧肃面无表情地将路线汇报给她,然后冷漠地关上车。

  “沈小姐,祝你好运。”

  丢下这句话,车子扬长而去。

  沈翘自己站在大门口风中凌乱,门卫目睹了这一幕,这会儿正怜悯地看着她。

  面对那些怜悯的目光,沈翘的心一下子又难受起来。

  她握紧拳头。

  自己去就自己去。

  车上

  “夜少,这样对她,会不会有点太过分了?”

  夜莫深蹙起眉,身上气息冷下来:“那你下去陪她?”

  萧肃面色一变,“当我没说过。”

  夜莫深冷哼一声,冷厉的目光透过后视镜瞧见那个娇小的身影站在门口,只是一眼他便收回了目光,片刻后他想到什么,薄唇微动。

  “我让你找的那个女人,有消息了吗?”

  提到这件事,萧肃手作拳头掩唇轻咳一声:“夜少,那条路没有监控,正好那天雨下得很大,夜太黑,根本看不清楚路人。不过,您再给我一点时间,相信可以查清楚的。”

  真是郁闷,平时只要是夜少吩咐的事情,萧肃都可以办得很好。

  唯独这一件,他居然查不到。

  果然,夜莫深气息又冷峻了几分,他眉眼藏着峰锐:“一个月,如果有心设计,那个女人这个时候应该怀孕了。”

  萧肃一惊,一个不知姓名,不知长相的女人怀了夜少的孩子?那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萧肃表情认真起来。

  “明白了,我会安排人留心医院那边的动向。”

  夜莫深敛起眸。

  他没碰过女人,那天晚上的女人是第一个!

  所以,必须找到她!

  沈翘花了半个小时辗转的时间才到达夜氏集团。

  可惜到达夜氏集团后,沈翘却被拦在外面,因为没有预约,所以不能进去。

  在北城,夜氏集团的存在,相当于给北城撑起了一片天。

  夜氏集团独大,也因此将北城的经济发展给带了起来,十五年前的北城还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小城市,如今却直逼前线。

  一个集团做大,想要随意出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烦您跟夜莫深说一下,我真的是他的新助理。”

  前台鄙视地看了她一眼。

  “你胡诌什么呢?夜总从来不需要助理,这是整个公司上下都知道的事情,想勾引男人也不打听得周全些。”

  听言,沈翘微愕,夜莫深怕是已经想好了,就算她真的跟过来了,她也进不了公司。

  “你快走吧,像你这种人,做我们普通员工都不够资格,还妄想做总裁助理呢。”

  前台小姐的眼神更加鄙视了,旁边几个也跟着发出了附和的嘲笑声。

  “哦天呐你看她穿的什么呀,还敢说自己是助理,连工作服都没有,穿一件地摊货就来了。”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货色都有。”

  “你再不走的话,我们要叫保安了哦。”

  沈翘被她们嘲讽得脸色发红,咬住下唇垂着眼帘看着自己身上那条裙子。

  说的没错,身上那条裙子是她逛夜市的时候在一家地摊上买的,当时她每个月工资都不够用,沈翘一直省吃俭用。

  但这么多年,她一直以为自己过得挺开心的。

  今天被这些人当面指责,沈翘登时觉得难堪起来。

  “走呀你,回去换身衣服,打扮一下再来吧~”大家都用嘲讽的目光看着她,沈翘越发无地自容,咬住下唇正茫然到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温和的声音在身后不远处响起。

  “发生什么事了?”

  沈翘回过头,撞进了一双温润的眼眸里。

  “副总来。”

  “夜副总!”

  是夜凛寒,夜莫深的大哥。

  沈翘见到他,有些意外。

  夜凛寒径自走到她面前,声音温和:“来找莫深?”

  沈翘局促地点点头,她现下这副窘迫的样子让别人看见了,一定会打心眼里瞧不起她的吧?想到这里,沈翘的脚趾都快蜷缩到了一起。

  “对不起,我……”她垂下眼帘,下意识地道歉。“我好像给你们公司带来麻烦了……”

  “没关系。”夜凛寒牵住她的手:“我带你上去。”

  “啊!!!”

  夜凛寒刚牵住她,围观的员工们均发出一声惊叹,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几个前台妹子脸上的笑容都挂不住了,本来还以为是个普通女人,所以往死里嘲笑她,谁知道她跟夜凛寒居然是认识的。

  难不成……这真的是总裁的新助理吗?

  上了电梯,沈翘依旧局促不安,她低头瞧见自己的手被夜凛寒牵住,心跳顿时有些漏了半拍,她赶紧抽回自己的手,往旁边挪了两步跟夜凛寒保持距离。

  夜凛寒不受困扰,英俊的面庞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沈翘偷偷地打量着他。

  他的皮肤很白皙,立体的五官上温柔的眉目,唇的厚度适中,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白色的衬衫打理得没有一丝褶皱。

  真的怎么看怎么舒服……

  正看得出神,电梯门开了。

  她们已经到了。

  “出去往右走到尽头就是莫深的办公室了,我还有其他事情,就不陪你过去了,自己能找到路吗?”

  听言,沈翘赶紧点头:“嗯,谢谢大哥。”

  “不客气。”

  电梯在她的面前关上,周围恢复宁静,

  沈翘深吸一口气,沿着路往尽头走去。

  终于看到办公室的门了,沈翘伸手刚准备敲门,门居然直接打开了,一个不明物体被推了出来。

  沈翘躲闪不及,被撞个正着,一屁股跌坐在地板上。

  跟她一起摔倒的还有那个不明物体。

  “啊!!!夜莫深,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沈翘这才发现刚才撞向她的是一个浓妆抹艳却依衫不整的女人,她摔倒以后迅速爬起来指着里头的人怒骂出声。

  夜莫深高大的身影坐在轮椅上,眸神漆黑慑人,身上散发着强大的气场,薄唇微启。

  “滚。”

  

第5章 羞辱

  “你!”女人气得指尖发颤,“夜莫深,你以为你是谁?如果你不是夜家的二少爷你以为本小姐能看得上你?一个残废而已,你还真把自己当宝了?居然三番几次拒绝我!”

  被骂残废的夜莫深眼神倏地变冷,戾气极深。

  女人想再放几句狠话时,却被他身上陡然变厉的气场给惊到,望着那双黑渗渗的眸子,她只能恨恨地整理自己的衣服,临走前不甘心道:“你等着,我迟早让你跪着求我。”

  一旁的沈翘听到这些,总感觉自己不小心探知了什么机密……

  整理自己的衣服,压根本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沈翘,临走前又对夜莫深放话:“夜莫深,你等着,我迟早让你跪着求我。”

  说完,女人很快离开了。

  现场只剩下沈翘和夜莫深两个人。

  沈翘还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目光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倒是我低估你了。”

  一道冰冷锐利的视线落在沈翘的头顶。

  沈翘抬头,下意识地脱口道:“我刚才……什么也没听见……”

  “一起滚!”夜莫深下逐客令。

  沈翘皱起秀眉,认真地道:“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助理,而且是你让我自己来公司的不是么?”

  说完,沈翘从地上爬了起来,迈着碎步走到夜莫深的身后,手握上他的轮椅。

  “我已经自己过来了,你是不是也该信守承诺了?”

  没等他回答,沈翘就推着他往里面去,一边道:“你需要我做什么?”

  夜莫深没答话,但身上的气场却变得强势迫人起来,他冷笑出声:“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沈翘抿了抿唇:“我也不想当你的助理,但这是爷爷的意思。”

  “你这是拿他来压我?”

  “何必呢?我也是受害者。”

  沈翘注意到办公室里有些乱,地面上还丢了些文件,应该是刚才那个离开的女人造成的。

  思及此,她上前蹲下身将文件捡了起来,整理完了放在桌面上。

  夜莫深看着这一系列的动作,眼神变得阴鸷。

  正好萧肃进来,“夜少,还有五分钟会议就开始了。”

  看到沈翘,萧肃的目光顿了一下,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走过来了。

  夜莫深本想让萧肃直接推他离开,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墨色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凌厉,“想当助理?那就给你一个机会。”

  会议室里

  沈翘跟在夜莫深的身后走了进去,她的出现让众人脸上出现诧异之色。

  谁都知道夜莫深身边从来都只有萧肃一个人,如今突然多了一个女人,所以大家纷纷在猜测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沈翘不是没当过助理,可是却没有见过像这样的大场面,夜氏集团的会议室特别大,毕竟是北城的领袖集团。

  一进去,沈翘就觉得这里自带一股威压,沈翘的肩膀都不自觉地低了几分,接受着各色目光跟在萧肃和夜莫深的身后进去。

  直到站定,众人的目光却是落在沈翘身上。

  “夜总,这位是?”

  夜凛寒在夜氏集团任副总一职,会议他自己也在其中,见到沈翘进来了,还有些诧异。

  沈翘紧张得捏紧自己的衣角,努力告诉自己不要紧张,她缓缓抬起头,对上众人探究的目光之余,寻到了一道温润的视线。

  那是夜凛寒。

  二人目光相触,夜凛寒脸上泛起温和的笑容,朝沈翘点了点头。

  登时,沈翘觉得自己似乎没有那么紧张了,便也抿唇朝夜凛寒笑了笑。

  沈翘觉得,夜凛寒真的是很温柔的一个人了。

  这些小动作全落进了夜莫深眼里。

  他眼中泛起冷光,锐利的眸子一眯,“护工。”

  “啊?”

  众人不明所以,夜莫深说的护工是什么意思?

  就连沈翘也没明白过来。

  “夜总,您刚才说她是什么?”

  夜莫深眼眸如黑夜的剪瞳,他微挑了挑眉,对上问话的人,“爷爷给我请的护工,负责照顾我的生活起居。”

  恶劣的话语让沈翘微微白了脸,低眸看向他。

  她明明是来当他助理的,怎么就成护工了?

  “咖啡。”正思索着,夜莫深冷然开口。

  沈翘站着没动,萧肃听明白了夜莫深的意思,朝沈翘使了个眼色,沈翘这才反应过来。

  行吧,就泡个咖啡,这也是助理的工作。

  沈翘直接出了会议室去泡咖啡了。

  等她泡完咖啡回来,会议已经开始了,沈翘将咖啡放置到夜莫深面前。

  夜莫深喝了一口,蹙起眉:“你想甜死我?”

  萧肃脸色一变,“我们夜少的咖啡不能加糖的。”

  “换!”

  没办法,沈翘只好替夜莫深换了一杯。

  “味道太淡。”

  再换!

  “呵,水放少了。”

  好端端的会议室,成了夜莫深损人给大伙观看的地方,从四面八方传来的目光让沈翘几乎无地自容。

  她想发作,想把咖啡摔到夜莫深的头顶上,说她不干了。

  可是想到家里那对父母,沈翘生生忍住了,又出去换了一杯。

  砰!

  杯子重重地搁在桌面上,众人均吓了一跳。

  “就这点本事,也想当我的护工?”

  沈翘站在原地,脸色泛白。

  不远处坐着的夜凛寒望着这一幕微微皱起眉,忍不住出声道:“莫深,过了。”

  哦?替她说话了?

  看来这个女人倒是好手段。

  夜莫深唇边的笑容越发冷冽:“大哥心疼我这护工?那我把她送给你?”

  夜凛寒:“……”

  沈翘咬住下唇,指尖发颤。

  太过分了!

  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同意自己留下来了,原来就是为了羞辱她!

  在夜莫深的眼里,自己大概就是一个为了金钱地位不惜一切嫁进豪门的女人吧,所以他才会这么讨厌自己。

  “莫深,你为何如此,她毕竟是……”

  你的妻子这四个字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被萧肃冷声打断:“不过泡个咖啡而已,夜副总是不是管得有点宽了?”

  夜凛寒似乎想再替沈翘说些什么,沈翘却出声抢在他之前道:“我给夜少重新泡一杯。”

  说完,她端上杯子便出去了。

  一杯,两杯,三杯……

  会议开了多长的时间,沈翘就来回跑了多久,夜莫深一直都不满意,她也一句怨言都没有。

  直到会议结束,她还在泡咖啡。

  一旁的萧肃都看到有些不忍了,看见人走光了,才小声凑到夜莫深身边道:“夜少,要不算了吧?治治她就行了。”

  夜莫深冷笑:“像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不这样对她,她会知道什么是知难而退?”

  他倒要看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

  

第6章 可我是你的妻子

  数不清是第几杯,沈翘累得眼前发昏,快要坚持不下去,端着咖啡进会议室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夜莫深的身影。

  他还没说自己过没过关呢,就这样不见了?

  沈翘将咖啡放到桌上,转身也走了出去。

  到大楼下的时候,正好看到夜莫深的专车离开了夜氏集团。

  而她,又被丢下了。

  沈翘自嘲地笑了笑,早该料到的。

  她走到路边准备打车,一辆银白色的车子却在她面前停下。

  “弟妹,我送你吧。”

  车窗摇下,露出了夜凛寒那张温柔又英俊的脸。

  沈翘怔了半晌,摇头:“不用了。”

  让夜莫深看到,又要说她乱勾搭了。

  “上来吧,你跑了几个小时,已经累坏了。”说完,夜凛寒还解开安全带,亲自下车替她打开车门,绅士得样子让人实在不能拒绝。

  最终沈翘还是上了他的车。

  “谢谢。”

  “太客气了。”夜凛寒朝她低温柔地笑笑,然后提醒她:“安全带。”

  坐着夜凛寒的车回到夜家,一路上他都保持绝对的沉默,多余的没有问她,而且还是在门口放她下的车。

  沈翘慢吞吞上楼进自己的房间时,心里还在感叹夜凛寒的温柔。

  明明是两兄弟,性格怎么相差这么远?

  进了房间,沈翘的步子一顿。

  因为地上丢了她的行李箱。

  愣了几秒,沈翘抬眸看向了房中的人。

  “谁允许你把东西霸占我整个屋子的?”

  沈翘默了一会儿,上前去将行李箱拉起来:“你,不是不回来的吗?”

  新婚夜,他直接让他的手下推着他离开了,沈翘以为他不会回来。

  “呵,这是我的房间。”

  沈翘默了默,咬住下唇:“可我是你的妻子。”

  “顶着你妹妹名字的妻子?”

  沈翘无言。

  看来他是不让自己在这房间里呆了,从他的言行可以看得出来,他非常厌恶自己,可是她真的不能出去。

  想到这里,沈翘看向他的眼神带了几丝乞求:“能不能求求你,只要把这房间里的地方让我一角就好?不需要多。”

  “不能!”

  沈翘脸色一白:“可是我出去爷爷会发现。”

  夜莫深发号了施令,萧肃也跟着立刻上前:“沈小姐,请吧,不要让我动粗。”

  沈翘咬了咬下唇,“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吗?”

  夜莫深的眼神如狼一般幽深,暗沉,带着凶狠的光。

  对视了片刻,沈翘沉默地转身,拖着行李箱出去了。

  关上房门

  “夜少,看来她是真的知难而退了。”

  夜莫深不屑地勾起唇,还以为毅力有多大呢,这就把她打击了。

  呵,真是不堪一击。

  “医院那边,派人手过去了吗?”夜莫深冷不防地提问。

  萧肃面色变了变:“还,还没来得及。”

  “那你还杵在这里?”

  萧肃:“我马上去办!”

  萧肃很快离开了,出去的时候见沈翘还拖着行李箱杵在门口,他给了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便消失了。

  第二日

  萧肃来找夜莫深的时候,看到门口的场景忍不住瞪大眼睛。

  他轻手轻脚地进了房间,叫醒夜莫深,然后伺候他洗漱换衣服。

  未了,他忍不住出声道:“那个夜少,沈小姐……”

  提到那个女人,夜莫深不悦地蹙起眉,身上的气息骤冷。

  “夜少,不是我故意提起她,而是她……”萧肃说不下去了,索性破罐破摔:“夜少还是自己到门口去看一看吧。”

  “推我出去。”

  尽管夜莫深拥有很强大的心理素质,可看到抱着外套睡在门口的女人时,他还是诧异了下。

  沈翘将行李箱放在旁边,自己则是披了一件外套靠墙而睡,大概是睡得迷糊了,整个人倒在地上,又因为冷,瑟瑟发抖地往外套里钻,只露出一张白皙的小脸蛋。

  她的皮肤是属于白到发光那种,一头青丝没有经过处理,却纯直柔顺,几缕发丝贴在额间,给她的小脸增添了一点无辜感。

  望着她瑟瑟发抖的身子,夜莫深居然觉得有些不忍。

  片刻后,他冷声道:“去把她给我叫醒。”

  萧肃顿了顿,“怎么叫?”

  夜莫深:“……你想怎么叫?”

  萧肃走过去,作示抬脚轻轻踢了踢沈翘的屁股。

  夜莫深脸色顿时黑下来,声音冰冷:“你在做什么?”

  萧肃一脸无辜:“叫醒她啊。”未了摸摸鼻子:“夜少是嫌我踢得太轻了?那我重一点吧。”

  在萧肃眼里,夜莫深就是非常讨厌沈翘的。

  “够了,我让你把她叫醒,没让你伤人。”夜莫深按捺住自己快爆发的脾气。

  “明白!”萧肃这会儿听懂了,立刻蹲下来推沈翘的肩膀,沈翘睡得很沉,推了许久才艰难地睁开双眼。

  “沈小姐,天亮了,快起来吧。”

  天亮了么?

  沈翘懵了一会儿然后坐了起来,望着四周大亮的天色,揉了揉眼睛。

  没想到她居然就在这外面睡了一晚上了?时间过得可真快……

  “谁让你睡在门口的?”

  正思索着,一道冷冽的质问便丢了过来。

  沈翘抬头,见夜莫深不悦地盯着自己。

  她坐着发了好一会儿的呆,似乎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片刻后抱紧了怀里的外套,小声道:“我没地方去。”

  大抵是因为在地上睡了一夜的缘故,沈翘的声音带了些鼻音。

  “所以你就在这丢人现眼?”

  沈翘咬住下唇,半晌抬起头来对上夜莫深清冷的目光,倔强地道:“嫌我丢人现眼你就让我进去睡啊。”

  “你……”

  夜莫深一阵凝噎,居然还敢理直气壮。

  沈翘倔强地同他对视,与昨晚对比,她此时的脸色不属于不正常的白,像是生病。看到她这副样子,夜莫深不知怎么的,就莫名地心软了,冷哼一声。

  “我们走。”

  萧肃上前推轮椅,“夜少,那沈小姐她……”

  夜莫深回头,目光如矩:“别在门外给我丢人现眼。”

  等人走后,沈翘才抱着外套从地上站起来。

  他刚才那句话……是可以让她进房间的意思了吧?

  不管是不是,反正他已经离开了,她先进去洗漱一番吧。

  刷牙的时候,沈翘居然觉得犯恶心,扶着洗手台干呕了好几次才把牙刷完。

  漱了口之后,沈翘觉得冷,于是洗了个热水澡。

  出来还是觉得冷,而且嗓子都变哑了,脑子昏昏沉沉的。

  想了想,沈翘还是决定去医院拿药。

  

第7章 她好像怀孕了?

  医院

  沈翘取号排队,轮到她的时候,她将自己的情况说给医生之后,医生看她的眼神就变得有些怪怪的。

  “你最近是不是嗜睡?”

  沈翘点头。

  “早上刷牙觉得恶心反胃?”

  沈翘继续点头。

  “是不是偶尔还会尿频尿急?”

  沈翘被这个问题问得有点懵,想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点了点头。

  “可是,这个跟我的病情有什么关系吗?”

  医生无奈地看了她一眼,继续问:“生理期多久没来了?”

  听言,沈翘数了一下,“大概一个多月吧……”

  她的话语一顿,似乎想到什么,脸色逐渐发生变化。

  医生笑了笑:“最近有性生活吧?自己的情况要多注意下呀,药就先别开了,去重新取个号查一查吧。”

  沈翘几乎是失魂落魄地离开医院的。

  她不敢去取号,而是去了药店买了验孕棒,回到夜家以后就将自己锁在了洗手间里。

  焦急地等了许久,当沈翘看到验孕棒上处于阳性时,原本生病就脸色不好的她,这会儿脸色更难看了。

  低头望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心里还是不敢相信。

  当时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她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慌不择路地逃回了家中,又被逼嫁人,伤心欲绝的她把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就没来得及去吃紧急避孕药。

  现在,肚子里却突然有了另一条小生命。

  不!

  沈翘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唇,还是难以置信。

  不行,她不能自乱阵脚。

  说不定是验孕棒不准,她还是得去医院查一查。

  想到这里,沈翘随即将东西收起来扔进垃圾桶里,起身出了洗手间。

  大概是因为怀孕的关系,所以沈翘心里很心虚,出来的时候各种查看四周,生怕夜莫深会突然出现。

  庆幸的是夜莫深一天都没有回来。

  到了晚上,沈翘又开始战战兢兢起来,她抓紧时间洗完澡之后便拖着行李箱到了门口等着,还搬了一把凳子。

  夜莫深回来的时候,便看到她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昏昏欲睡。

  没办法。

  因为医生没给开感冒药,而沈翘又担心自己是真的怀孕,所以一整天只喝了一些热水。

  她身子受了凉,又不吃药,也没有好好休息,感冒自然是加剧了。

  夜莫深望着那个娇小的身影,目光一顿。

  一整天都呆在这里吗?

  明显不是,她换了衣服,而且将自己收拾干净了,明显是趁他不在的时候去房间里休息,然后在他回来之前又搬到门口。

  哼,算她有几分自知之明。

  “夜少?”萧肃不明所以地唤了一句:“要不要……”

  “随她去。”

  “噢。”

  萧肃只好推着夜莫深进屋,门声响起的时候,沈翘被吓了一跳,然后醒了过来。

  脑袋好重。

  好想睡觉……

  沈翘伸手拧了拧自己的眉心,然后站起身来往楼下走。

  她去厨房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喝没几口又开始有点反胃,吓得她赶紧放下杯子出了厨房。

  “爷爷一向相信你的能力,所以这件事情让你去,爷爷放心。”

  “是,爷爷。”

  沈翘出厨房的时候,恰好碰上交谈的夜老爷子和夜凛寒。

  双方目光交汇了一下,夜老爷子的目光变得严厉起来,“沈月?”

  沈翘下意识地站直身体,惶恐地点了点头。

  “你不在房间照顾莫深,跑到楼下来做什么?”

  “呃……”沈翘红唇张了张,还没回答就听到夜凛寒替她出声道:“说起这个,我先前听佣人说,弟妹好像昨晚睡在门口,这会儿脸色这么差,是不是受动了?”

  “什么?”夜老爷子面色一变:“睡在门口?这是怎么回事?”

  沈翘脑子一懵,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完了。

  夜凛寒怎么就把这件事情告诉夜老爷子了?到时候夜莫深要是被夜老爷子训斥,他会不会恼羞成怒把自己的真实身份供出来?

  想到这里,沈翘赶紧摆手解释:“老爷子,没有的事,我只是昨晚太累了,所以在门口昏倒了,没有人发现,后来我醒了以后就自己进屋了。”

  夜老爷子一双眸子虽混浊,可却凌厉无比,似乎可以洞悉人心。

  片刻后,夜老爷子叹了口气道:“孩子,你不用替他说话,莫深是什么性子我这个爷爷最清楚了,让你嫁过来,确实是委屈你了。”

  沈翘听言,有些受宠若惊地抬起头。

  她以为夜老爷子很严厉不好说话,没想到他居然还会替自己着想?

  “走,我陪你去见莫深。”

  说完,夜老爷子拄着拐杖便往楼上走,沈翘脸色微变,快步跟上前:“老爷子不要!”

  听言,夜老爷子的步子微顿了一下:“不要?难道你想一直睡在外头让佣人看笑话?\"

  夜凛寒也跟着上前:“是啊,且不说底下的人会看笑话,你也不能一直睡在门口,身体会受不住的。”

  沈翘咬住自己的下唇,摇头:“我真的没事,昨晚我真的只是无意昏倒了,我今天晚上就会回去的,请老爷子不用担心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既然嫁到夜家来了,就会好好照顾他的。”

  听言,夜老爷子沉默许久,终是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待他走后,夜凛寒无奈地看着她。

  “弟妹,这是何苦?”

  沈翘看了他一眼:“我没事。”

  说完便转身上楼了。

  夜莫深虽然有腿疾,但长相俊美,而且办事雷厉风行,所以就算是坐在轮椅上,也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的手段。

  可他的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女人,这次夜老爷子给他强行安排了一场婚礼,他连人都没有出现,所以夜家的佣人都心照不宣,知道这个进门的二少奶奶是不被重视的,自然是免不了在背后说几句。

  沈翘上楼的时候,正好跟几个佣人擦肩而过。

  其中一个还非常恶意地撞了一下她的肩膀,把沈翘撞得往后退了几步,幸好扶住了栏杆才稳住身子。

  “你……”

  “对不起呀二少奶奶,我刚才没看见您呢,远远的看着我还以为是哪个佣人呢,对不住啊,需不需要我扶您一把?”

  话虽这样说话,可那女佣趾高气昂的姿态却是一点都没有打算上前扶她。

  

第8章 约法三章

  沈翘默了片刻,目光落在那女佣的身上。

  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

  沈翘没说什么,默默地站定以后走开了。

  “还真以为嫁进夜家就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啊?我们二少要是不喜欢你,你连我们佣人都不如。”

  “就是,看她的样子,听说昨天晚上被二少赶出来睡外面了呢,我要是她呀,就赶紧打包东西收拾衣服回家去得了,免得在这里继续丢人现眼。”

  “这种女人啊,哪里知道什么是丢脸啊?她们眼里啊,只有金钱!”

  走得远了,就听不到她们议论自己了,沈翘的脸色苍白得可怕,捂着胸口在门口慢慢地蹲下身来。

  为什么?

  她为什么要承受这些?就因为她离过婚吗?

  沈翘将脸埋进膝盖里,耳边闪过那些女佣嘲笑的话语,离婚后回到家中父母逼嫁的场景,还有那天晚上……

  肚子突然有点不舒服,沈翘赫然抬起头。

  不,不可以!

  她明天,必须去医院检查。

  她不能怀孕,不能!

  沈翘抬起头的时候,恰好房间的门打开了,萧肃推着夜莫深出来,沈翘听到声响,便下意识朝那边看了过去。

  夜莫深只是随意一瞥,沈翘那双含泪的美眸就这样无意识地撞进了他墨色的眼底,像一颗小石子般,被随手丢进了平静的湖面,荡开一圈圈的波痕。

  沈翘长得并不丑,相反她的五官很立体,睫毛长而翘,一双美眸就像清冽的泉水,似乎世间所有的灵气都汇聚在那双眼睛里了。

  只不过,这泉水怕是一股冰泉。

  因为平时她的眼睛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没有女子那种娇媚。

  这会儿睫毛上沾了泪珠,眼眶微红的模样反倒让她生出一股柔弱。

  而瘦小的她蹲在那里就是小小的一团,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怜惜她。

  二人相对无言。

  片刻后,反倒是沈翘小声地开了口:“你,你要出去吗?”

  她的嗓子干哑,带了很重的鼻音。

  破天荒的,夜莫深居然抿唇点了点头:“嗯。”

  “噢。”

  沈翘也没有再说什么,收回目光垂下眼帘,盯着自己的脚尖发呆。

  夜莫深盯着她,目光渐沉。

  “我不是说过,让你不要在这里丢人吗?”

  听言,沈翘抬起头来,怯怯地望着他,“可是,我们之前说好的,你也答应了不是吗?”

  “呵。”夜莫深冷笑出声:“我答应过?什么时候?”

  沈翘登时语塞,好像,他确实没有答应过自己什么,只不过当天晚上他就走了没有回来而已。

  所以,是她自己误会了吗?

  思及此,沈翘垂下眼帘,咬住下唇。

  突然。

  “在我还没有找到她之前,我可以让你呆在这里。但是,我们要约法三章。”

  沈翘猛地抬头:“找谁?”

  夜莫深眸光黑渗渗的,阴森得吓人,“不该问的你最好别问。”

  沈翘又垂下眼去,是啊,他要找谁,又关她什么事?她为什么要问这些,反正两人只是挂名夫妻而已。

  只要能让她留下来就行了。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沈翘低声道。

  “床是我的,至于你睡哪里自己想办法。”

  “你的东西只能装在你的行李箱里,不许放到我的柜子里。”

  “不准碰我。”

  嗯,不睡床她可以打地铺。

  东西不能放到他的柜子里,那她可以再买个柜子。

  不准碰他?

  沈翘倏地抬眸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谁要碰他啊?

  虽然夜莫深长相俊美,但她沈翘也不是那种饥渴的女人。

  想到这里,沈翘爽快地应下:“可以,我都答应你。”

  “萧肃。”

  “在。”

  “走。”

  萧肃推着夜莫深离开了。

  沈翘望着他们离开的身影,总算松了一口气,之后她缓缓露出笑容来。

  能跟夜莫深约法三章,那就说明她是真的可以在这里住下来了。

  沈翘起身拿了行李箱进门。

  第二天沈翘起床以后,给自己换了一身不起眼的衣服,然后戴了帽子出门。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要出去公司的夜凛寒。

  “沈翘?要去公司找莫深吗?正好我送你?”

  沈翘没想到会碰到他,想起自己要去的地方,便摇了摇头:“谢谢大哥,不过我不去公司。”

  “是吗?那你去哪?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大哥,我去的地方跟公司是反方向的,不顺路。”

  “那好吧,自己小心。”

  沈翘走了许久才走到路边,坐上公交车以后她直接戴上口罩。

  她是真的心虚。

  昨天测试出来的结果让她不安了很久,导致昨晚都睡不好。

  希望测试结果是错误的。

  到了医院之后,沈翘去取号排队,周围的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沈翘轻咳一声,从包里取出眼镜戴上。

  于是那些人看她的眼神就更怪异了。

  试想,一个女人来妇产科,可却穿得很奇怪,还戴着帽子,口罩,眼镜,活像不能见人似的。

  沈翘越想低调,却越成反效果,毕竟在公共场合,这样做更引起其他人的目光。

  等终于排到她号的时候,医生见眼前的人只露出了一只眼睛,不由得皱起眉:“你是来干嘛的?检查?”

  沈翘轻咳一声,伸手将口罩扯下来,“医生,我是来检查的。”

  “搞得这么神秘……见不得人啊?”医生随口问了一句,然后还眯起眼睛:“那种职业的?”

  听言,沈翘顿了一下,明显没反应过来,“啊?”

  “我问你是不是那种职业的?这都听不懂?”

  沈翘想了想,脑子总算是转过来了,“医生,我……”

  “意外怀上了?那得做人流手术呀。”医生叹了口气,“你们呀,怎么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呢?昨天也来了一个跟你们同职业的,她都怀了五六次了,这一辈子要打多少次胎呀?就不怕身体跨了?”

  “我不是……”沈翘刚想解释自己不是那种职业,可是才刚开口,外面就闯进来几个黑衣人,把里面的人都吓了一跳。

  一有人进来,沈翘就作贼心虚地赶紧将口罩给拉上,然后起身想悄悄地从门口溜走。

  “站住!”

  谁知冲进来的那帮人就是冲着她来的,见她要走,直接拦住她。

  

夜少的二婚新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夜少的二婚新妻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