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隐婚高冷老公不要跑

(隐婚高冷老公不要跑)在线阅读完整版《隐婚高冷老公不要跑》(小妖火火)

来源:SPY|小说:隐婚高冷老公不要跑|时间:2019-05-28 18:50:15|作者:小妖火火

《隐婚高冷老公不要跑》小妖火火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她本是叶家千金,因受继母算计,被迫流落在外。而他是景城的主宰者,权势滔天,杀伐果断。偏生,两人自小订了婚约,可他家人瞧不上她,逼迫她退婚。叶星辰潇洒挥手,“没问题,这婚约,我本来也没想要。”谁料,他霸气出场,壁咚她,“女人,这婚约由不得你不要,既然是我未婚妻,没我同意,你敢取消?”叶星辰表示,没什么不敢。谁知道,三言两语就被他拐去民政局领了证,盖了章。从此,她身上多了一个‘人妻’的标签。某天,厉景墨将叶星辰压在床上,坏笑着,”章都盖这

隐婚高冷老公不要跑厉景墨叶星辰

厉景墨叶星辰小说隐婚高冷老公不要跑推荐章节

004 开门见山

  叶星辰自是察觉到厉夫人的打量,有些不喜的蹙眉。

  叶勋平见叶星辰傻站着不叫人,着急的推了推她,小声的警告道:“还不快叫人!”

  说完,他不忘转头对厉夫人谄笑:“厉夫人,不好意思啊,这死丫头在国外呆久了,不懂规矩。”

  厉夫人虽然心里不喜,面上却不显,浅笑道:“无妨,坐吧。”

  “好的,好的。”

  叶勋平闻言,激动的搓着手,示意叶星辰落座。

  叶星辰神色淡淡的坐下,就听厉夫人矜贵道:“叶先生,既然来了,那我们便开门见山的谈吧,关于这次退婚事宜,如果没什么问题,就早点解决吧。”

  “好的,好的,我没任何问题。”

  叶勋平谄笑的附和。

  叶星辰瞧着,讽刺的勾起嘴角,心里更是一阵嗤笑。

  这厉家真是厉害的紧。

  明明是他们厉家想毁约,话里话外都想保全他们厉家的信誉。

  而更可恶的还是她这好父亲,明知对方的想法不仅没维护她这女儿,还想借此机会捞好处。

  她脸上的嘲讽还未收起,就被厉夫人眼尖发现。

  她蹙眉看向叶星辰,问道,“叶小姐似乎对此事有点不满?”

  还不等叶星辰开口,叶勋平就着急的连忙反驳。

  “没有的事,厉夫人不要多想。”

  他说着,不忘用眼神警告叶星辰。

  叶星辰察觉到他的紧张,回视着厉夫人,哂笑道:“厉夫人说笑了,我能有什么不满,,传言厉少是个商业奇才,更是年纪轻轻就执掌了厉家的公司,是我配不上厉少,我还是自知自明的,厉夫人大可放心,我会主动提出退婚,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高攀你们厉家。”

  这番褒贬不一的话,让厉夫人脸上的笑容瞬间僵凝拉下,心中更是升起了不满。

  叶勋平察觉到厉夫人的变脸,立即对着叶星辰呵斥。

  “星辰,怎么说话的,还不快给厉夫人道歉。”

  叶星辰抿唇不语。

  气得叶勋平差点跳脚。

  这厉家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得罪的!

  而且这次退婚,厉家可是承诺了,会给叶家好处,万一这死丫头搅黄了,他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损失惨重!

  他看着厉夫人越来越难看的神色,阴沉的盯着叶星辰,低声警告:“叶星辰,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叶星辰忽然一震,想起他们之前在车上达成的协议。

  她紧紧的攥着拳头,为了那套房子,妥协一次又何妨!

  只要房子到手,以后叶家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

  她深吸了口气,强忍下心中的屈辱开口道歉。

  “抱歉,厉夫人,我这人说话心直口快,要是不中听,还请您勿怪。”

  厉夫人冷着脸听完她这不走心的道歉,对其印象已经跌入谷底。

  这样牙尖嘴利的丫头,幸好没让儿子娶进门。

  她在心里腹议着,面上却不显,依旧贵气十足,只不过说话的声音冷漠了不少。

  “这样说来,叶小姐倒是个识趣的人。”

  她暗讽着,然后话题急转,“既然两位都同意退婚,那么还请两位归还当年订婚的信物。”

  叶星辰早就想结束这让人不愉快的谈话,也就不拖沓的从包里拿出一枚刻有厉字到龙凤玉佩,轻叩到桌上。

  那玉佩形状圆润,仿佛整块玉里都浸着水,显得格外水润有光泽,更是衬托着上面的凤龙活灵活现,显然这是一块难得一见的好玉。

  “玉佩在这,厉夫人检查一下吧。”叶星辰冷声道。

  厉夫人扫了眼桌上的玉佩,是他们当时给出去的那块。

  她收下玉佩,笑道:“看叶小姐如此干脆,我也不能让叶小姐吃亏,这五十万叶小姐拿去,算是我对叶小姐的补偿。”

  她说着,从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支票推向叶星辰。

  叶星辰扫了眼桌上的支票,看向厉夫人,皮笑肉不笑道:“厉夫人,这钱还是免了吧,本来我也觉得这婚约有些荒唐,如今退了也算了了我的心愿,以后我们就两清了,又何必做这些令人不喜的事呢?”

  这话一出口,厉夫人脸色沉了下去。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叶勋平就瞪着叶星辰呵斥道:“星辰,你怎么说话的?”

  ……

  于此同时,景城商业街的主道上,一辆灰色迈巴赫如同闪电在街道上疾驰。

  阵阵惊叫声从车内响起。

  “喂喂,厉景墨,你给我开慢点啊,小爷还不想这么早就英勇就义。”

  只见副驾驶上,坐着一位十分俊美的男人。

  他有着一张精雕细琢的脸庞,气质优雅尊贵,却被他此时故作出来的惊慌表情,给毁得干干净净。

  厉景墨闻言,冷冷的撇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揭穿他演技。

  “少在这装,也不知道谁平时把飙车当家常便饭。”

  他说着,再次把车子加速。

  萧景峰察觉到车子再次加速,无语的摆正身子,恢复正经模样。

  同时他心里也疑惑的紧,忍不住询问出声。

  “我说老大,你不是一直都是不婚主义么,对方要退婚是好事,怎么你还这么急匆匆赶去阻止?”

  厉景墨睨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

  不过心里却是一阵嗤鼻。

  这桩婚约退了,他清楚,回头还有另一桩婚约等着。

  他虽然不想被束缚,不过两者之间的选择,他宁可选择前一段婚约,至少他有绝对掌控的优势。

  萧景峰没得到回复,不满的撇了撇嘴,正想再次询问,就听到一阵刺耳的刹车声,车停了。

  “下车!”

  厉景墨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便率先下车,然后也没等萧景峰,便大步的朝咖啡厅走去。

  “我去,老大,你等等我啊。”

  萧景峰赶忙下车去追。

  ……

  厉景墨进了咖啡厅,就抓了一个服务员带路。

  “带我去厉夫人定的包厢。”

  冷硬的声音,把服务员很是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遇到找茬的。

  旋即见男人一身贵气,不是他能怠慢的人,立即领路。

  “先生,请跟我来。”

  厉景墨跟着服务员,很快就到了包厢外。

  

005 卖身钱

  包厢里,厉夫人沉着脸。

  她挑眉看向叶星辰,冷声质问:“你这是嫌钱少了?”

  “自然不是。”叶星辰蹙眉回应。

  “既然不是嫌钱少,我希望叶小姐收下这钱,要是叶小姐还觉得无功不受禄,那么我希望叶小姐拿了这钱后,以后别再出现在厉家。”

  叶星辰一下就听明白了,她做这是防止她以后再去纠缠。

  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卖身钱。

  想着,她心里猛地腾升一股怒气。

  可为了那套房子,她强忍着心中的愤怒,沉声道:“厉夫人大可放心,我叶星辰还是有脸有皮的人,既然退婚了,我们两家以后就互不相干,我也绝不会踏入你们厉家半步,并不是所有人都觊觎你们家的财产,不用防贼一样的防着我。”

  厉夫人听着她这不屑的语气,心中怒气横生。

  这女人也太不知好歹了!

  她儿子那么优秀的人,无数女人趋之若鹜,她竟然还看不上……不过这样也好,省得以后纠缠不清。

  就在她准备说什么时,包厢的大门,忽然被用力推开。

  叶星辰下意识看过去,眸里一闪而过惊艳,就瞧见门口站着一位陌生男人。

  男人一身剪裁得的黑色手工定制西装,挺拔的身型更是勾勒出他宽阔的肩膀和劲瘦的腰身,冷峻的五官,仿佛是上帝精心雕琢而成,再配上他一身尊贵凛然的气势,如同王者,令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城府。

  “景墨,你怎么来了?”

  厉夫人看到厉景墨,诧异询问。

  叶星辰听到名字,才恍然大悟,这就是她那无缘的未婚夫。

  厉景墨察觉到叶星辰的目光,他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便对着厉夫人沉声道:“妈,我不同意退婚。”

  厉夫人愣住,蹙眉看着他。

  “为什么?这桩婚姻并不合适你,而且对方也已经退了婚,表明了不想嫁你。”

  连带叶家父女也惊讶的看着他。

  厉景墨闻言,冷冷的撇了叶星辰一眼。

  “这可由不得她,这桩婚姻,是当初爷爷定下的,他老人家最重承诺,你这样,不是要他言而无信么,再者,你们没征得我的同意……我不允许退婚!”

  厉夫人听完,想也不想的反对。

  “不行,我不同意,这女人品行不行,根本配不上你,而且……”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厉景墨打断了。

  “不管她是什么样的人,即是爷爷定下的,那就要执行到底,爷爷是个守信之人,特别这还是他们老革命以自己的军魂起誓,您是想要爷爷以后没脸见他的战友吗?”

  厉夫人被自己儿子说的无法反驳,面色十分难看。

  叶星辰见气氛僵凝,站出来解释。

  “厉先生,你误会厉夫人了,不是厉夫人想退婚,而是我自觉配不上你,想退婚,希望你能成全。”

  她心里清楚,厉夫人并不喜欢自己,甚至还看不上她。

  若是让这男人破坏了退婚,以后万一自己真嫁进厉家,还不得被难过死。

  叶勋平也赶紧上前附和:“厉总,还希望你能成全,就如厉夫人所说,是我们家女儿配不上你,像厉总这样人中龙凤,值得更好的”

  厉景墨闻言,冷冷的睨了他一眼,冷冽的转头看向叶星辰,细细打量。

  这女人长得还不赖。

  一身简单的浅色连衣裙,十分显身材,纤腰窄臀,乌黑的长发在脑后扎成马尾,面若桃李,唇红齿白,娇俏中却不失小女人的妩媚。

  然而好看归好看,可也掩饰不了这女人竟然拒绝了他!

  他心里一阵不爽。

  特别是萧景峰此时还笑出了声。

  “哈哈……老大,没想到你也有被人拒绝的一天,这位美女,我给你点赞,你很牛哟。”

  叶星辰这才注意到站在门口的萧景峰。

  看他气宇不凡的外表,让叶星辰忍不住在心里赞叹。

  果然,这优秀的人身边,就没有差劲的。

  厉夫人冷着脸。

  她虽然满意叶星辰的自知,主动提出退婚,可也不爽她这着急拒绝的语气。

  她家景墨这么优秀,难道还配不上她?

  厉景墨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

  他危险的眯眼,朝萧景峰看去。

  “很好笑?”

  萧景峰吓得立马绷住,摆手:“一点都不好笑,真的。”

  厉景墨瞧着他那狗腿的模样,冷哼一声。

  “出去给我订个包厢,我一会要用。”

  萧景峰不敢有议,连忙转身去找服务员。

  叶星辰正一头雾水,就见厉景墨冷脸看向自己,沉声道:“叶小姐,我想,我们需要单独谈谈。”

  叶星辰错愕,这男人想跟她谈?

  “谈什么?”她蹙眉闻到。

  厉景墨淡淡勾唇:“谈人生大事。”

  说完,也不等叶星辰反应,便强行把她了出去。

  叶星辰吓了一跳,特别是手腕处传来的灼热感,让她的心猛地漏跳一拍,脸颊更是不争气的绯红起来。

  她连忙回神,挣扎着,“你干什么,放开我。”

  可厉景墨纹丝不动,不一会儿,便把她拉进另一个包厢。

  “老大,对待美女,可要温柔一点。”

  萧景峰瞧着厉景墨暗沉的脸色,好心的提醒,完了,他还很体贴的关上包厢门。

  而包厢里,叶星辰用出了吃奶的力气,终于把手腕给抢了回来。

  她看着泛红的手腕,恼羞的瞪着厉景墨。

  “厉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厉景墨还有些愣神。

  他看着叶星辰泛红的手腕,想到刚才手中的柔软,心里竟然升起一股惋惜。

  他觉得自己是疯了,旋即听到叶星辰恼怒的质问,他瞬间丢开那点异样,说起正事。

  “听着,这个婚约,你没办法退,只要我不同意,你一辈子都得是我未婚妻。“

  他眯着眼盯着叶星辰开口。

  叶星辰愣了,心猛地跳动了下。

  她怎么都没想到这男人会说这样的话。

  他要什么女人没有?为什么不同意退婚?

  她不禁蹙眉问道:“为什么?”

  厉景墨好似看懂了她的疑惑,笑了笑:“你不用管我为什么,你只要知道这个婚不能退就行了。”

  叶星辰不满,欲张口反驳,却被厉景墨打断。

  “听说你在外面待了好些年,现在突然回来退婚,应该是有交换什么条件吧?”

  叶星辰默了,看着男人一副什么都了若指掌的模样,冷声道:“既然你什么都知道,还问什么?”

  厉景墨摇了摇头,笑得很是邪魅。

  “叶小姐误会了,我想说的是,只要叶小姐同意跟我契约隐婚,不管他们答应了叶小姐什么,在我这也同样有效,同时,我可以附加你三个条件,任何事,只要在我范围之内,都可以为你完成!”

  叶星辰听完,下意识的笑了,看向厉景墨,问道:“你能为我做什么?”

  厉景墨一脸傲气道:“在景城,还没有我厉景墨办不到的事。”

  叶星辰愣了,才想起眼前这人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权势滔天的厉家掌权者!

  想着,她不禁心动了。

  这可比她答应叶勋平得到的更多。

  她答应叶勋平仅仅是要回老房子而已,可她还有许多事要做,如果有厉景墨的条件帮忙,很多事她可以很快完成,甚至少走不少弯路。

  一番权衡利弊后,叶星辰有了决断。

  “我同意。”

  

006 登记

  厉景墨听到叶星辰同意,眸里露出满意的笑意。

  他对着叶星辰伸出手:“很好,那么,叶小姐,合作愉快。”

  叶星辰看着面前修长的手指,抿了抿唇,一触即离:“合作愉快。”

  厉景墨挑眉的收回手,也不在意她的态度,紧接着开口:“那现在我们去登记。”

  叶星辰吓了一跳,紧张的被自己口水给呛住。

  “咳咳,厉先生,这是不是太快了?”

  她好不容易缓和过来,诧异的看向厉景墨。

  “快吗?”

  厉景墨蹙眉的看着她:“还是说,叶小姐并不是诚心合作?”

  叶星辰摇头,有些纠结。

  “厉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想说的是,我们去登记,厉夫人那怎么办?”

  她刚刚才坚决地拒绝了厉夫人,这会儿又答应他儿子结婚,不知道会不会把她给气死?

  最重要的是……

  “我也没带户口本。”

  厉景墨听完,觉得这些根本不是问题。

  “我妈那边我会处理,至于你的户口本,现在回去拿,一会我再去接你。”

  叶星辰听着他把所有事都安排好,实在找不出反驳的话,只能颔首,老实的离开。

  等她离开后,萧景峰就进了包厢。

  他一脸八卦的看向厉景墨,好奇的询问。

  “老大,你们成了吗?”

  厉景墨冷冷的瞟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出了包厢。

  萧景峰对他这他这态度,已经习惯了,屁颠屁颠的跟上去,继续追问:“老大,你就回我一下嘛,我都快好奇死了。”

  厉景墨,“……”

  “景哥哥……”

  厉景墨面色骤沉,“滚!”

  ……

  于此同时,叶星辰也坐上的士朝叶家出发。

  二十分钟后,她再次站在叶家别墅外。

  刚进客厅,就瞧见江秋华和叶舒薇坐在客厅,也不知她们在说什么,笑得好不灿烂。

  她原是不想理会这两人,却不想被眼尖的叶舒薇看到了。

  “妈,你看这是谁回来了?”

  叶舒薇推了推身旁的母亲,旋即上下打量着叶星辰,尖声的讥诮讽刺:“叶星辰,怎么,在外面住不下去,就想回来住?呵,晚了,现在可是连园丁房都没了”

  叶星辰很是无语的听着她这番的自以为是。

  她冷笑的怼回去:“叶舒薇,没想到我不屑的东西,施舍给你们,你们竟然如此在意,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小三,鼠目寸光。”

  叶舒薇气结,愤怒的瞪着叶星辰。

  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她不甘的跺脚,“妈,你帮我教训她!”

  叶星辰闻言,扫了眼前母女一眼,嗤鼻的笑了。

  “怎么,小的说不过,要老的来?”

  她说着,冷冷的看着江秋华:“就算是老的来,也没用,江秋华,你别忘了,你如今的一切不过是我母亲不要的而已。”

  江秋华瞬间黑下了脸。

  她知道,如果不是五年前,那女人突然失踪,她还没办法登堂入室。

  这也是她不愿面对的事。

  叶星辰瞧着她难堪的神色,不想再跟这两个女人纠缠,嗤笑一声,径直上楼。

  叶舒薇面色扭曲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忽然视线扫到她怪异的走路姿势,心中的怒火瞬间去掉了大半。

  她诡异的勾起嘴角,觉得是她的计划得逞,一时间畅快不已。

  叶星辰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她直接去了叶勋平的书房,翻出户口本装进包里,才转身离开。

  她刚下楼,就发现江秋华母女还在。

  原本她是打算无视离开的,却被江秋华尖细的声音叫住。

  “站住,你就打算这么走了吗?”

  叶星辰挑眉的回头,冷笑道:“怎么,还嫌我骂得不够吗?”

  江秋华气结,指着叶星辰语噎,最后似想到了什么。

  她忽然低头,发泄似得把脚边一个老旧沾满灰的箱子给踹了出去。

  “把你妈的这些破东西拿走,还有,你给我记住,我现在拥有的,才不是你妈施舍的,而是你爸心甘情愿给我的!”

  就听‘砰’的一声,那老旧的箱子落在叶星辰脚边,散落出一地的东西。

  叶星辰一眼就认出那些东西是属于她母亲的。

  她忍不住蹲下身,去整理,却在碰到一个碎掉的相框时,顿住了。

  只因那是她母亲曾经最珍贵的东西。

  可是现在却被这贱-女人给弄坏了!

  叶星辰气得浑身都在颤抖,眸里更是迸发出浓浓的恨意,双眼泛红。

  她紧紧的攥起拳头,指甲扣紧肉里都没知觉。

  她愤怒的抬起头,死死的瞪着江秋华。

  江秋华瞧着她这表情,心中的怒气终算平息了一些。

  她得意的看向叶星辰,一步一步朝她走去。

  直到走到叶星辰的面前,她才停下脚步,弯下身忍不住嘲讽的开口。

  “叶星辰,你是不是很气愤,可惜啊,你就算气死也没用。”

  她说着,轻笑的扫了眼四周散落的东西:“差点忘了,你现在除了做这些垃圾,可是一无所有了,以前

  你好歹还有个未婚妻的身份,现在什么都没有,你该感谢我,当时一时心软,才没把你妈的这些破铜烂铁给丢了。”

  叶星辰愤怒极了,她猛地站起身推开江秋华。

  “贱-人,你找死!”

  江秋华被推得正着,踉跄的往后退。

  叶舒薇吓得急忙去扶。

  “妈——”

  江秋华被她扶住,站稳了身子,却忍不住心中的怒火。

  她推开叶舒薇,恼怒的瞪着叶星辰。

  “小贱-人,你竟然敢打我,谁给你的狗胆!”

  她怒喝着,整个人也作势扑过要打人。

  眼看那巴掌就要落在叶星辰脸上。

  叶星辰怎么可能让她打到自己。

  她犀利的伸出手,紧紧的扣住江秋华手腕。

  “怎么?还当我跟以前一样,只会乖乖站着让你打?”

  叶星辰危险的眯眼,盯着江秋华一字一句道。

  江秋华听着很不安,奋力的挣扎:“叶星辰,你赶紧放开我,难道你还想打我吗?”

  叶舒薇在旁边紧张的看着两人的举动,忽然阴沉的笑了起来。

  她急忙拿出手机,按出拍摄功能,对着江秋华大喊:“妈,你快还手,她要是敢动手,我立马拍下来,给爸好好看看!”

  叶星辰猛地沉下脸,心知若是让叶勋平知道,这事就变得棘手了。

  可叫她这么放了江秋华,她不甘心。

  一时间,两人僵持着。

  也就在这时,叶家的大门外,响起了一道紧急的刹车。

  

007 一物降一物

  客厅里,叶家的人还不知道外面有人来了。

  江秋华在听到女儿的话,脸上闪过得意。

  她阴测测的看着叶星辰,戾声道:“叶星辰,今天我就替你爸好好管教管教你,让你知道什么才是规矩。”

  说完,她高高扬起另一只手。

  眼看那巴掌就要落下。

  叶星辰看着,下意识要避开,就瞧见一只手臂从她头上越过抓住江秋华的手腕,旋即猛地的推开。

  江秋华被推得毫无防备,直直的朝后摔去。

  “妈——”

  叶舒薇惊呼着,急忙去扶。

  江秋华跌坐在地上,恼怒不已。

  “谁推得我?”她气恼的抬起头质问。

  正准备好好教训推她的人,就瞧见叶星辰身旁站着一位尊贵凛然的男人。

  一身价值不凡的黑色西装,目光清冽,周身散发着只有身处高位才能够有的威压,让人打心里情不自禁地升起一股不敢直视的敬畏之意。

  “厉,厉总。”

  江秋华认出了厉景墨的身份,惊慌诧异。

  叶星辰瞧着江秋华眼中的畏惧,心中不禁冷哼。

  果然一物降一物,这权势还真是好用。

  要知道她这好继母,可是蛮横无理,若不是她实在得罪不起的人,绝不会这番畏惧。

  她嘲讽的勾起嘴,旋即侧头看向厉景墨,挑眉问道:“你怎么进来了?”

  厉景墨听到她这话,心里一阵不爽。

  原本他是在车上等着,却怎么都等不到这女人出来,他就想起这女人在叶家的处境,忍不住进来查看,正好撞见刚才那一幕。

  “叶星辰,你是蠢的吗?别人要打你,不知道躲吗?”

  叶星辰无语的翻着白眼。

  她本来已经打算躲开了,是他突然出现,才让自己慢了一步。

  江秋华感觉到两人之间的微妙,不禁心起疑惑。

  不是说那小贱-人要跟厉家退婚么,怎么这厉总看着很维护她?

  她心里闪过无数想法,面上却不显,对着厉景墨讪笑道:“厉总,您误会了,刚才我们那是闹着玩的。”

  不管怎样,也不能让那小贱-人有借口狐假虎威的对付她们。

  厉景墨闻言,沉冷的看着她,讽刺道:“闹着玩?你是当我瞎?”

  江秋华面色有些挂不住。

  叶舒薇也在旁边看不下去了。

  特别是看到如此优秀不凡的男人处处维护那贱-人,她心里就是一阵嫉妒。

  “厉总,明明是这贱-人先顶撞我妈。”

  她指着叶星辰,不甘道。

  厉景墨危险的眯眼,“你骂谁贱-人?”

  叶舒薇被他那冷冽的眼神吓了一跳,不安的躲到了江秋华身后。

  江秋华也被厉景墨的眼神吓到了,但还是强忍着头皮为自己女儿辩解。

  “厉总,我这女儿没恶意的,她就是关心我,看不得我被人欺负。”

  厉景墨听着,嗤鼻冷哼:“看不得你被欺负?怎么我就看到你们在欺负我厉家的人?”

  这话一出,江秋华母女纷纷变了脸色,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还不等她们确认,就听厉景墨再次抛下炸弹。

  “听着,叶星辰是我厉家定下的未婚妻,身份尊贵,可不是你们这些阿猫阿狗能指手画脚的,再让我知道你们碰她一根汗毛,我会让你们尝尝惹怒厉家的后果!”

  叶星辰听到这铿锵有力的话,心猛然跳动一下。

  她眼神复杂的看向厉景墨,心中五味陈杂。

  已经很久没人这样维护她了。

  江秋华和叶舒薇也是震惊加难以置信。

  她们怎么都想不到,不过才半天的功夫,厉家竟然改变了主意。

  最后还是江秋华率先回神。

  她面色极其难看,从她嫁入叶家,已经很久没被人这番对待。

  想着,她狠狠的剐了叶星辰一眼,都是因为这个贱-人!

  她心中升起熊熊烈火,面上却不显,赔笑道:“厉总言重了,星辰可是我们叶家的大小姐,谁敢对她指手画脚。”

  厉景墨对她的话嗤鼻:“敢不敢,你们自己清楚,反正我话放在这,如果不想破坏你们家的生意,就给我安分一点,少来招惹叶星辰。”

  江秋华咬牙:“有厉总保驾护航,我们哪还敢招惹她。”

  厉景墨睨了她一眼,冷哼道:“记住你今天的话。”

  话落,他也不管江秋华的脸色,侧头对叶星辰沉声道:“我们走。”

  他就牵着叶星辰打算离开。

  叶星辰感受着手心的温暖,莫名心中有股安定。

  她失神片刻就回神,着急道:“等等。”

  厉景墨蹙眉的停下脚步,侧头看向她。

  就见叶星辰挣脱开他,蹲下身把属于她母亲的东西归拢进箱子,抱在怀里站起身,对着厉景墨笑道:“现在可以走了。”

  厉景墨扬眉,朝她怀里扫了一眼,忽然伸手揽住她,往外走。

  叶星辰感受到肩上的手臂,特别是鼻尖下属于男人独有的荷尔蒙,整个人都僵硬了,脸颊慢慢泛红。

  她想挣脱,可想到身后的两人,也只能任由男人揽着她离开。

  江秋华和叶舒薇死死的盯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特别是叶星辰,她们更是用着阴狠无比的目光,恨不得把人给盯出个窟窿洞。

  “叶星辰那贱-人,到底哪入了厉景墨的眼,竟然这么处处维护她。”

  叶舒薇嫉妒的脸都扭曲了。

  江秋华倒是冷静了一些。

  她眯着眼,看着已经没人影的大门,神色莫测道:“别傻了,厉总怎么可能看得上她?肯定是有什么原因,否则厉家怎么会费尽心思,逼她回来退婚。”

  说着,她忍不住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安抚道:“你就等着看吧,这才是刚开始,厉家的人,可都不是简单角色,她要真敢嫁,骨头都会被吞到不剩。”

  叶舒薇听完,心里总算好受了一点,可还是不甘心。

  “就算厉家水深,可那贱-人还是嫁得比我好,我才不要这样的结果!”

  江秋华蹙眉,也觉得这话有理。

  就算厉家的人不好相与,不管怎么说那贱-人在低位上就比她们高了,她怎么能忍受!

  想着,她心中有了主意,安抚道:“没事儿,现在距离她嫁人还早,不是说她这次回来还要读研么,那我们就还有时间算计她。”

  

008 有夫之妇

  叶星辰跟着厉景墨离开叶家,便迫不及待的逃离他的怀抱。

  厉景墨瞧着她那着急撇清关系的模样,心里一阵不爽。

  他眼眸暗沉,冷冷的盯着叶星辰,看得她十分不自在。

  “厉先生,刚才的事,谢谢。”

  她故作镇定的转移话题。

  厉景墨蹙眉,冷声道:“不用谢我,我答应帮你三件事,这算一次帮忙而已。”

  叶星辰无语,更是不满。

  那三个条件她可是打算用在刀刃上的,怎么可能被他随随便便给抵了呢。

  想着,她心里对这男人的感激瞬间褪去,不服道:“不行,刚才的事我又没求你,不能算一个要求。”

  厉景墨皱眉看着她,眼眸暗沉。

  叶星辰被看得很是不安,可她转念想到自己并没有说错,也就挺胸跟他对视。

  厉景墨瞧着她那不服气的表情,最终没再提条件的事,算是默认了叶星辰的说法。

  他转身上车,独留叶星辰在原地捉摸不透。

  这男人到底是同意还是没同意?

  就在她纠结时,不远处,响起男人清冷的声音。

  “还不上车?”

  叶星辰回神,连忙拒绝,“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好了,”

  她说完,正准备离开,却因厉景墨接下去的话停下脚步。

  “不打算要你家那套房子的钥匙吗?”

  叶星辰错愕的回头,就见厉景墨手上吊着一串钥匙。

  正是她家老宅的钥匙。

  “你哪来的?”

  她急忙去拿,惊讶询问。

  “找你父亲拿的。”

  厉景墨把钥匙给她,神色淡淡道:“我说过,他们给你的条件,在我这同样有效。”

  他说着,又递去一张名片:“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有任何需要帮忙,你都可以直接联系我。”

  叶星辰接过名片,就见那名片十分大气,黑底金字,还带着暗色花纹。

  她扫了眼上面的内容,便妥善的收起来。

  “谢谢厉先生,如果有需要我会联系你。”

  厉景墨颔首,开车离开。

  等他回到公司,刚下车,察觉到身上有异样。

  他拿出来查看,赫然是叶星辰之前换回去的那玉佩。

  看着这块龙凤玉,他忍不住从脖颈扯出一块玉佩,取了下来,把两块玉拼接在一起,完美无缺的切合,让他脸上怔怔的。

  刚才他忘记把这块玉还给叶星辰了。

  ……

  叶星辰从叶家离开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回老宅。

  而是先去学校报道。

  这次回来,她原本除了退婚,还考了研究生的学位,虽然中途出现异数,不过继续攻读的打算并没有变。

  她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思绪忍不住涣散开。

  如今她算是了却了一桩事,只要叶家不来打扰她,她可以安稳生活。

  等她读完研究生,跟着导师进入实验室工作,她的人生也算完成了一个目标。

  “小姐,S大到了。”

  十分钟后,司机出声拉回了叶星辰涣散的理智。

  “好的,谢谢师傅。”

  她回神,给了车费便抱着自己的东西下车。

  等车子离开后,她才开始步入这座闻名全世界的大学城。

  当她越过充满历史古老的大门后,便是幽静的枫树林长道。

  绿意盎然树叶在这一刻为这长长的走道添加了别样的风情。

  走过枫树林才是真正进入大学城。

  只见三三两两的学生笑闹的从她身旁走过。

  她看着那些人,再看这前方不远处的庄严的教学楼,仿佛能感受到几十载前人的气息,厚重深邃睿智。

  这就是她未来即将入驻好几年的学院,她心中不禁升起一股豪情壮志。

  她目光坚定的朝教学楼走去,找导师报道。

  一个半小时,叶星辰才办好入学手续,从教学楼出来。

  她看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想着下午还有事要做,便取消了游览校园的打算,直接出了校园,打车朝老宅赶去。

  这么多年没回去,也不知那房子还能不能住人。

  想到那片老宅,她忽然有股近乡情怯的感觉。

  那里承载了她太多的回忆。

  终于,几十分钟后,车子在郊外一座庄园门口停下。

  

隐婚高冷老公不要跑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隐婚高冷老公不要跑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隐婚高冷老公不要跑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