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在线阅读完整版《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甜味仙女)

来源:SPY|小说: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时间:2019-05-28 18:46:54|作者:甜味仙女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甜味仙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她是家道中落的毁容孤女,却被整座城市最富有的男人堵在民政局,“你躲什么,难道嫁给我很委屈?”这个男人强势地进入她的生命,以摧枯拉朽之势替她摆平一切问题。有人当着他的面指着柳沫的鼻子,谩骂:“你不就是为了钱为了权才和他在一起的吗?!”男人只是将她搂在怀里,挑眉道:“她图什么我都给,只因她是我的妻。”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宋钦轩柳沫

宋钦轩柳沫小说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推荐章节

第4章 我和宋总不是那种关系

  柳沫捏着手中的欠条,礼貌地说:“爷爷好,我是来找宋钦轩的。”

  闻言,老人脸上露出微不可言的笑意,将柳沫上下打量一番。最后摸着自己的下巴,咂咂嘴道:“人倒是不错,秀里秀气挺好的,就是瘦了点儿,多吃点啊以后!”

  柳沫听得云里雾里的,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老人口中的言外之意,于是连忙摆摆手道:“不是的爷爷,你好像是误会了,我和宋总不是那种关系。”

  老人仍在眯着眼睛笑,他打趣道:“都找到家里面来了,我可不认为还有第二种可能性。”

  柳沫忙解释道:“爷爷,我只是来送欠条的,我欠他钱,而宋钦轩只是我的债主。我和他之间真的没什么,您千万不要误会了。”

  听她这么说,老人整张脸瞬间就垮下来,下吊着的嘴角更是表示着他的不满。

  柳沫见他不悦,措词愈发显得小心翼翼:“请问一下,宋总他现在人在吗,我把欠条给他马上就走。”

  “他不在,”老人将双手背在身后,盯着她说:“人年纪大了经不起刺激,一刺激就容易饿。可是厨子做的都花里胡哨,经看不经吃,华而不实。”

  柳沫听懂了意思,是在暗示她做饭,于是只好开口:“我去做饭给您吃,正好一边做一边等宋总回来。”

  老人家应声说好,眼睛重新笑得眯成一条缝。

  来到厨房,打开冰箱发现食材很全并且很新鲜,柳沫拿出鸡蛋鲜肉蔬菜等,就开始乒乒砰砰动起手来。

  很快,盘盘色香味俱全的菜肴都摆上了桌,不是什么珍馐美味,全是一些家常菜,西红柿炒蛋,青椒炒肉,蔬菜丸子等等。

  老人食欲大开,一边吃一边赞赏柳沫有一双巧手。

  柳沫被夸得相当不好意思,只是点点头不开口。她望着满桌的菜肴,想起两年来她为唐北泽洗手做羹汤,现在却落得这个下场,真是可笑。

  “小姑娘,”老人将她的思绪拉回来,一边夹菜一边问:“你叫什么名字呀?”

  柳沫说:“我姓柳,单名一个沫字。”

  老人似乎对她的名字很满意,点点头:“不错不错。”

  柳沫和老人唠着家常陪他吃饭,她讲的是父亲柳毅生前给她讲得那些故事,战场上的马革裹尸与腥风血雨。

  等柳沫讲完的时候,老人也吃的差不多了,他颇为满足地搁下筷子,满眼赞赏:“柳沫是吧?你这厨艺跟谁学的,我很久没有吃得这么满足过了。”

  “您过奖了,”柳沫被夸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抬手顺了顺刘海将疤痕挡严实:“我是自己照着书上学的,您喜欢就好,有时间我再给做给您吃。”

  老人拿起手帕擦嘴,一边擦一边问她:“你看钦轩他也老大不小了,现在还是一个人。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话说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结婚?!

  柳沫瞪大眼睛,觉得匪夷所思,她从没想过会和宋钦轩结婚!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立马想开口解释,又怕说错话惹老人生气,只好忍着保持沉默。

  见她不开口,老人还以为是她默认了,继续说:“其实我早就想抱个孙子了,跟我同龄的,早都子孙满堂了,你和钦轩一定要抓紧啊,不然老头子我怕是等不住了!”

  柳沫耳根通红,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再也坐不住,起身告辞:“爷爷,我还有点事情没解决。”说着将手中的欠条放在桌上,促狭道:“等他回来了,麻烦您把这张欠条给他,我就先走了。”

  说完也不敢看老人家,像是逃离战场一般,脚步匆匆地离开了别墅。

  径直回了家,出人意料的,院子里面竟然没有传来热闹的麻将声,也没有平日里周琳扯着喉咙大笑的声音,安静得有些过分。

  等她到家门口时,才明白“事出无常必有妖”是什么道理。

  里间传来极纷乱的争吵声和非常刺耳摔碎东西的声音,噼里啪啦地全部糅作一团,一股脑地往柳沫耳朵里面钻。

  她掏出钥匙,打开门的一瞬间,目光所及之处全是狼藉……婆婆温兰因气氛变得有些扭曲的嘴脸,外加不发一言瘫坐在沙发上的周琳。

  一看见柳沫,温兰像是看见红布的疯牛一样冲上来,指着她的鼻子便是一通臭骂:“你个不要脸的臭女人,亏你出生书香名邸,难道你的教养和礼仪全被你吞了吗?!你的所作所为,简直是恩将仇报,罔顾人伦!”

  温兰恨不得掏出自己所会的一切恶毒词汇,来辱骂她。

  柳沫深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复,她没想到,唐北泽一家人可以恶心到这种地步,全是些背信弃义还要反咬一口的人。

  骨子里的自尊心像是藏在润土下的野草,在此时此刻疯狂地生长出来。

  她将脊背挺得笔直,目光平静地盯着温兰:“请问,我是如何恩将仇报?又请问,你们唐家又是何恩于我?扪心自问,两年以来,我柳沫何时对不起过你们一家人,从来,都是你们亏欠于我!”

  “亏欠你?”温兰像听见什么天大的笑话,上前一步伸脚用力踢着她受伤的腿:“扪心自问是不是?那给你治这条破腿的三十万,是你扪心自问得来的吗?柳沫,之前在唐家你低眉顺眼的模样全是装的吧,现在这副不要脸的嘴脸,怕才是最真实的你。”

  柳沫被踢得连退两步,腿上的痛感如撕扯着每一根神经,疼得她额头冷汗直冒。

  

第5章 昔日婆婆闹门

  她嫣红的双唇弯出戏谑的笑意:“外面都说唐总青年才俊年轻有为,但是谁又知道表面光鲜的他不过是个凤凰男,当初为了攀上高枝,可是费了不少心思在我身上。”

  活生生被撕开面具,总归面上是挂不住的,一席话让温兰嘴唇直发抖。

  柳沫忍着痛感,逼上前一步质问:“难道你敢说,你儿子没有挖柳家半点资产吗?没有借着柳家一口气爬好几层吗?你敢吗?”

  温兰到底是多吃过几年盐的人,没有自乱阵脚,冷笑着嘲讽:“你现在说这些有用吗?柳家家道中落是不争的事实,你再怎么垂死挣扎,也改变不了你现在是个落魄孤女的事实。

  你看看你,非但不对北泽怀有感激之心,反而联合起野男人来对付他,怪不得常言道最毒妇人心!”

  野男人?

  柳沫蹙紧一双秀眉,眼底凝着凉意:“唐夫人,血口喷人也要一个度。”

  “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没有数吗?”温兰眯着一双吊梢三角眼,开口便是数不尽的刻薄:“身为人妻却丝毫不恪守妇道,思想龌龊行为放荡,婚内勾搭野男人出轨!

  看在你是一个孤女的份儿上,我唐家本想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你竟不知检点伙同你的野男人一起对付北泽,将他喝到胃出血,现在人都还在医院里面躺着。”

  喔,原来是因为这件事儿来的。

  柳沫回想起昨晚唐北泽在酒吧里,为了一纸合同拼命往嘴里灌烈性洋酒的画面,这样子的喝法,不胃出血出院她都觉得奇了怪了。

  说起唐北泽,她的眼里再无温情可言,剩下的全是反感和恨意。

  “那是他自己心甘情愿喝的。”柳沫冷笑一声,想起唐北泽昨晚的话便忍不住冷嘲热讽:“他不是说挣钱要靠自己的本事吗?

  昨晚他赚的可不少啊,大叠大叠的红色钞票外加江陵的合同。不做凤凰男了,唐总靠自己本事挣钱,为人父母的你不开心吗?”

  一字一针,针针都扎到温兰的心脏深处去,她之前可从没想过,一向对她言听计从的儿媳妇居然在离婚后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之前的时候,可从来没有这么伶牙俐齿刁钻刻薄。

  “你不要否认!”温兰气极,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你给我等着柳沫,等着吃官司!”

  “好啊。”她想也不想地应下,微笑道:“唐家人全部都不知道规矩和道理,是要到法庭上好好学学。”

  温兰像是一巴掌打在了吸饱水的海绵上,根本起不了任何威慑力,不她简直见不得柳沫这个贱人不痛不痒的模样,扬手欲给一耳光。

  手在半道被截住,没能落下去。

  柳沫狠狠握住她的手,“唐夫人,看来不知道礼数和教养的人是你才对。”说完便用力一推,将温兰整个人都推了出去。

  不料,温兰一个没站稳,身子歪向一旁倒下去。

  “嘭——”

  室内一声清晰可闻的闷响,是温兰的额头撞在茶几上的声音。她哼唧一声,抬手一摸额头摸到一手红淋淋的鲜血,尖叫了一声:“啊!”

  沙发上坐着的周琳也被吓了一跳,身子动了动往旁边挪去,不愿意沾到温兰。

  此时的温兰有些狼狈地跌坐在地上,目光变得分外恶毒:“柳沫!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给我记着,整个唐家都不会放过你的!”

  柳沫站在原地没动,居高临下地望着温兰,眼神里没有一丝温度:“你们何时放过过我。”

  温兰捂着流血的额头走出门,街坊邻里都能够听见她一路上骂骂咧咧的声音。

  柳沫关上门,去拿了扫帚和撮箕打扫屋子,被摔坏了不少东西,整个屋子都是碎片渣滓。

  沉默半天的周琳终于开了口:“你和唐北泽离婚的事情,为什么说都不说一声?他吞了咱家这么多钱,现在说离就离,今后我们找谁要钱去?”

  到头来,周琳关心的,只有一个字——钱。

  柳沫没有吭声,默默扫地,扫到周琳脚下的时候,她连腿都不肯抬一下。

  正当她准备绕过去的时候,却又被周琳扯着袖子问:“沫儿啊,温兰说的野男人是谁?你真和他有那什么嘛,那个男人干什么的,家里有钱不?”

  听到这里,柳沫终于忍无可忍,将扫帚重重摔在周琳脚下:“你张口闭口都是钱,在你眼里,我就是会为了钱和野男人勾结的女人对吧?”

  周琳皱着眉头:“我就是问问,你没事发什么火干什么?谁给你惯的,温兰给你脸色看,你别甩到我这里。”

  她实在是不愿意和她多费唇舌,转身便回自己屋子里面关上了门。

  进屋后,柳沫终于整个人松懈下来,带着说不尽的疲软跌坐在床上。她始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生活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第6章 他要她报恩

  天不见亮,周琳就来敲柳沫的房门,在门外扯着嗓子喊:“沫儿,你弟弟昨晚被人打了,你赶紧起来陪我起来去医院看看!”

  躺在被窝中睡意朦胧的柳沫抬手摁住眉心,这个弟弟,真的让她非常头疼。

  简单洗漱收拾了一下,柳沫陪着周琳打车去了医院。

  护士说叫柳书语的病人在住院部,两人赶到病房的时候,看见柳书语打着点滴躺在床上,右腿打着石膏高高地吊在空中。

  他看见周琳来了,便开始哼哼唧唧:“妈,我好痛……你看脚给我打折了,还有轻微的脑震荡,医生说得养好几个月。”

  周琳最是心疼她这个宝贝儿子,双眼包着两汪泪扑到床边抓着柳书语的手:“儿子,谁这么狠心给你打成这样,下这么重的手!”

  自始至终,一旁的柳沫都冷冷看着,觉得眼下的画面当真是滑稽无比。明明次次是柳书语闯祸在先,惹下一个又一个的烂摊子,可是偏偏挨骂擦屁股的都是她。

  重男轻女,轻重悬殊之大。

  她站在床尾,盯着柳书语打着石膏的脚:“刚刚护士不是说之前有警察来过了吗,说他是因为欠下一屁股的高利贷被人追债,对方扬言要打断他的腿,就真的打断了。”

  闻言,周琳并没有责怪柳书语,反而冲着她嚷嚷开:“你知道弟弟欠了高利贷还不想办法帮忙还钱,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摆给谁看?你和唐北泽离婚一分钱都没有捞到吗,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一个没用的东西!赔钱货!”

  “别再提唐北泽!”柳沫提高音量,在整个病房中显得很突兀。她捏紧双手,深吸一口气道:“从今往后,我都不会再和这个男人有任何关系。”

  周琳并不在乎她说了什么,只是将重点放在钱上面:“我不管你去不去找唐北泽要,反正你必须要帮弟弟还高利贷,以防那些人以后又找语儿的麻烦。”

  钱钱钱,三句话离不开一个字。

  她沉着性子,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定定看着柳书语:“你欠了多少?”

  “三万……”

  “你!”

  “姐你不能怪我啊!”柳书语打断她,扯着嗓子喊:“一开始我只借了五千,谁知道才三个月就滚到了三万,我给他们说还本金又不愿意。”

  柳沫眼底彻底褪去所有温度,转身出门,扔下一句话:“你借的是高利贷,滚到三万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嘭”一声,是柳沫关门离去的声音,其中夹杂着沉默的愤怒。

  柳沫下定决心要凭着自己挣钱,不会再开口去找唐北泽要一分钱,自尊心和骨子里的倔强都不会允许她这么做。

  从医院出来后的她,奔走在各所高校之中。

  让柳沫没想到的是,不管是哪所学校,给她的结果竟然是出人意料的一致——“柳小姐,你可能不太适合鄙校的工作。”“还请你另谋高就,请回吧。”“柳小姐,不好意思我们暂时不招老师了。”

  四处碰壁,除了被拒绝还是被拒绝。

  柳沫站在冷风中瑟瑟发抖,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不论是学历要求还是专业能力,她都是完全符合的。

  她决定尝试最后一家学校。

  再次被拒绝后,柳沫终于失控,将包中厚厚一叠递到校长面前:“您看看,这些都是我比赛得过的奖!您看一下再做决定好不好?”

  校长满脸的不耐烦,“请回吧请回吧。”

  咚一声,门在她眼前合上。

  柳沫愣在原地久久没能动弹,她只觉得求职无门倍感绝望。

  此时,门里面传来校长打电话的声音:“唐总,她果然来求职了,不过都按照你说的办了。对对对,是拒绝她了……”

  听到最后的她浑身都在抖,唐北泽,你做人非要做得这么绝吗?真是离婚见人品。

  柳沫决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想也没想,就坐车到了唐家大门口。

  开门的是乔欣安,上次穿大红色连衣裙的女人,此时正妩媚地冲着柳沫笑:“怎么,又来找北泽要钱了吗?”

  “滚开。”柳沫冷冷吐出两个字。

  乔欣安立在门边,拨弄着自己新做的指甲,女主人的架势十足,并没有让开的打算,啧啧两声道:

  “这么着急做什么?柳小姐,你真那么缺钱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除开脸上那道丑陋的疤痕,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很多时候,作为一个女人要是肯豁出去,钱肯定不是问题嘛!”

  此时吹过一阵风,扬起柳沫的刘海,那道疤在夕阳的余晖里显得格外刺目。

  她没有伸手去挡疤,只是反唇相讥:“你是在暗示你自己是不是?就算知道唐北泽是有婚之夫,也是直接豁出去,做了名副其实的小三破坏别人家庭。十八线模特要靠这样来维持生活,是你引以为傲的谈资?”

  宛如被人一层又一层活活扒皮,揭露出乔欣安最丑陋不堪的一面。

  乔欣安被怼得怔忡,一时竟不知如何还击。毕竟,柳沫说得是赤。裸裸不容辩驳的事实。

  “算了,”柳沫摆摆手,唇间弧度讥诮:“转告唐北泽,天道自有轮回,来日方长。”说完便扬长离去,留给乔欣安一个清傲倔强的背影。

  柳沫并没有因为到处碰壁而放弃找工作。

  最后,在她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在一家私人画室找了份差事,她分外感激画室老板愿意给她这样一个机会。

  在画室上班的日子恬淡而充实,比在学校要忙碌许多,平均下来每天要多上两节课。

  今天下班格外早,两点半左右的光景,柳沫就收拾好画板画具出了画室,在对岸向左两百米的地方搭公交。

  下公交,步行二十分钟,便是家里的独院儿。

  远远地,柳沫便看见家门口停着一辆价格不菲的黑色宾利慕尚。她眯眼仔细一看,这车……好熟悉,不是宋钦轩的车吗?

  他怎么在这里?

  待她走近,后座车厢缓缓摇下来,映入眼帘的,是男人清俊矜贵的侧颜。

  午后阳光正好,偷偷跑进车里照在男人身上,整个人如沐琉璃,好似神祈下凡。

  柳沫凑上前,问:“宋总,你找我吗?那个欠条……我让别墅里的一个爷爷转交给你了,收到了吗?”

  男人目光极为寡淡,偏头看向她时眼底全是波澜不惊,他道:“不要欠条,我要你报恩。”

  报恩?

  柳沫想不出来,她能有什么恩情能给到宋钦轩这样权势滔天,什么都不缺的人。更何况,她现在还是一个落魄孤女。

  她对上男人流墨般的眼:“报恩,要我怎么报?”

  宋庆轩静静注视她,那目光有着积毁销骨的魔力,把柳沫盯得浑身不自在。最后,他冷冷吐出两个字:”上车。”

  

第7章 难道嫁给我很委屈?

  一路上,车厢里安静得可怕。

  柳沫万万没有想到,车子最后沿着马路缓缓停在了——民政局。

  柳沫在明晃晃的日光下瞪大眼睛,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宋总,你看一下,我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怎么会在民政局?”

  不料,宋庆轩冷冷丢给她两个字:“没错。”

  助理绕到后方来给他开车门,伸手搭在上方防止撞头。宋庆轩下了车,单手插包回过身子,看着车里惊得表情失控的柳沫,蹙眉道:“你是要我抱你吗?”

  “不,不用。”柳沫变得有些结巴,踌躇着下了车站在他身旁,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知所措。

  没再看她,宋钦轩径直朝民政局走去,身后的柳沫当真是进退维谷,她到底是跟着还是转身走掉啊?这里只有三个人,她和他外加一个助理,总不见得宋钦轩是要和助理扯证吧?

  此时,助理很有眼见力走到她的面前,做了一个手势,“请吧,柳小姐。”

  真可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柳沫一咬牙,跟着宋钦轩走了进去。

  前台接待的女工作人员头也没抬:“结婚还是离婚?”

  “结婚。”

  低沉悦耳的嗓音惹得工作人员好奇,抬起头来看,发现竟然是江陵总裁宋钦轩,一时间惊讶得合不拢嘴。

  旋即,目光便落到一旁的柳沫身上,那女人的眼色十分复杂,交织着疑惑、讶异、鄙夷,全部混作一团杂乱无章。

  宋钦轩眼有不耐,转过脸对柳沫说:“身份证和户口本掏出来。”

  闻言,柳沫的手指微不可查地将包带捏紧。她不由自主地退开一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道:“宋总,你这是做什么,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要娶你。”宋钦轩打断她,逼上前来,周身挟裹着强势的压迫感;他俯身到她的耳边,徐徐开口:“你躲什么,难道嫁给我很委屈?”

  耳边传来男人温热的鼻息,带着灼人的撩人感,让柳沫没办法思索。

  宋庆轩继续在她耳边循循善诱地道:“柳沫,嫁给我,再没人会欺负你,也再没人敢欺负你。我会成为你最坚实的后盾,整座城市的人都要对你礼让三分。”

  像是裹着蜜饯的毒药,芳香扑鼻,容不得人去拒绝。

  柳沫整个人僵在原地,她愣愣地去看面前这个人人望而不及的贵公子。

  坊间有人说,他不近女色多年,是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那他现在是在做什么,逼婚吗?

  “我拒绝。”柳沫大步退开来,大口喘着气双颊通红:“宋总,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是个离过婚毁过容的女人,实在是高攀不起。”

  “别废话。”男人英俊的眉眼之间透着不耐,视线定定地锁住她:“你拒绝不了我,我想做的事情,还没人能拒绝。所以,是你自己拿出来,还是我叫助理动手?”

  柳沫涨红着一张脸,还欲开口说点什么,却被宋钦轩一个眼神堵回来。她和他对视着,视线在透明的空气之中交汇,然后摩擦出火花来。

  最后,柳沫在他的视线中败下阵,在包中拿出证件递给工作人员。

  那女人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她在想,哪个女人不对宋总趋之若鹜,可这个脸上有一道丑陋八横的女人还偏偏避如蛇蝎。

  接到提示,需要到里面排队拍照。

  拍照处有三两队情侣等待着,有的是你侬我侬依偎在一起,有的是对着彼此笑得甜蜜;可是没有一对像他们一样,站得相隔一米远,形同陌路人。

  拍照的摄像师是一个近五十的老头子,他的目光从相机上挪出来,盯着柳沫说:“女士拜托你笑一笑好不好,不要这么苦大深仇的模样,这可是你的结婚证,一辈子的东西诶!”

  最后,柳沫的嘴角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勉强笑容。

  老头子的脾气不大好,撒开摄像机走到柳沫面前:“请问这位女士,你真的是自愿和这个男人结婚的吗?怎么感觉你满脸都是不情愿?”

  她是真的不情愿。

  可还没等她说出来,就感觉到了身旁男人投过来的凉凉眼神。

  柳沫深吸一口气,说:“重来。”

  她努力在记忆中搜索着不多的愉快记忆,定格在父亲生前的时候,那时候的她才是真正的快乐。

  柳沫终于对着相机露出了一个由衷的笑容——照片中的她头轻轻偏向身旁英俊无比的男人,露出一个清浅的微笑,竟然出人意料的和谐般配。

  从民政局出来,柳沫跟在男人身后,整个人如坠云间不明所以。

  她就这么嫁了?

  手中刺眼的红色结婚证提醒她,对,她就这么嫁给了江陵总裁宋钦轩,一个仅仅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

  晃神中,一脚踢到凸起的地板,整个人失控朝着前方倒去——

  

第8章 被温兰起诉

  “啊!”

  前方的宋钦听见声音迅速转过身,眼疾手快地将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

  柳沫跌入一片温暖中,头顶落下男人略带蛊惑的沉沉嗓音:“小心点,宋太太。”

  宋太太。

  三个字让柳沫脸涨红如猪肝,心跳如擂鼓,让她有些窒息。

  他将她扶好,看她一眼:“上车,送你回家。”

  望着男人高大清俊的背影,柳沫愣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来。

  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宋钦轩做的这个决定,会让她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乃至命运的齿轮都开始向着相反的方向急剧地转动着。

  后来,R城所有人说起她的时候,言谈之间全是不屑和鄙夷,却又在不经意之间透出艳羡之意——

  她一个毁容怪凭什么嫁给这座城市最富有的男人?

  凭她一个家道中落的落魄户也配?

  万事不会尽如人意,柳沫就是实实在在地嫁给了赫赫有名的宋钦轩,翻身成为无数人望尘莫及的豪门宋太太。

  送柳沫回家后的宋钦轩,径直回到自己的别墅。

  一进门,就看见老爷子迎上来,追问:“我给你说的事儿,你办得怎么样了啊?”

  宋钦轩摁了下眉心,没搭理,往里面走进去,脱了外套搭在沙发上,整个人交叠双腿而坐。

  没得到回应的老爷子自然是不甘心,再次踱到他的面前:“钦轩!我给你说了那丫头的父亲是我学生,他英年早逝实在是可惜,我要你娶她,帮我照顾好她!”

  那天柳沫离开别墅后,宋老爷子就派人调查了她的身世。原来,这个做饭给自己吃的姑娘,竟然是柳毅的女儿。那是他一生之中最为得意的学生。

  “爷爷,”宋钦轩开口,道:“那是上一辈人的事情。”

  “那你的意思是不愿意照我的意思做?”瞬间,老爷子老泪纵横地跌坐在旁边沙发上:“反正我也活不了几年了,早点把我气死你好省个包袱!”

  闻言,男人似有些哭笑不得,他的爷爷一向有些孩子气。

  宋钦轩起身,走到宋老爷子面前缓缓蹲下去,然后掏出一张红色小本子,双手递到老爷子面前去:“爷爷,你看,这是什么。”

  鲜有人知,宋钦轩是个大孝之人。

  果然,老爷子瞬间就转悲为喜,双手发颤地接过结婚证打开——上面是两人的合照,宋钦轩面无表情却依旧英俊不凡,而柳沫却笑得温柔可掬。

  老爷子再次老泪纵横,不过这次是喜极而泣:“小毅,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闺女,会让你泉下得以慰藉的。”

  宋钦轩摇头失笑:“好了爷爷,我既然做,就会做好。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她的。”

  谁不知道,宋总向来金口玉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听见他这么说,老爷子欣慰得直直点头。

  除了突然间多了个丈夫,柳沫的生活好像也没什么变化,她照常上下班,吃饭睡觉。只是从领证那天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宋钦轩。

  就好像是一场不切实际的美梦,但是每次从抽屉里拿出结婚证,盯着宋钦轩的俊脸发呆的时候,又在提醒她这是真真切切的事实。

  上课上到一半,柳沫手机直响,是周琳打来的,一连挂断三个还在打。

  趁着学生们画人体的时间,她抽身出教室给周琳回拨了过去。

  听筒那边没有传来熟悉的麻将声,而是周琳砸东西的声音,然后嚷着说:“你到底还要惹多少麻烦?不是出车祸就是被人说勾搭野男人!现在好了,法院的传书直接寄到家里了,你现在心满意足了?”

  柳沫已经习惯周琳的恶毒口吻和刁钻措辞,非常平静地问了一句:“法院的什么传书?”

  “唐家人呗还能是谁!”周琳脾气上来了,噼里啪啦又是一阵摔,边摔边谩骂:“废物!离个婚钱一分都没捞着,还要吃官司!我告诉你,我可不会出钱给你请律师,你还得想办法赶紧把你弟弟的高利贷还上!”

  柳沫调整着呼吸保持平稳,目光落在走廊尽头的壁画上,口吻寡淡无比:“我问你,是什么原因的起诉?”

  “温兰起诉你故意伤人!”周琳又是一通骂骂咧咧,最后说了句明天早上九点开庭,就挂了电话。

  柳沫握着手机的手缓缓垂下,纤细的指骨间因为用力而泛着青白。

  为什么就算离了婚,唐家人还是要不停地找麻烦,一次比一次尖锐和过分。

  万物有因有果,乔欣安种下的,必然不会是什么善果。她在柳沫下班的时候出现在画室门口,当着一众学生的面对着柳沫说:“柳家的大小姐,法院的传票收到没有呀,明天你可记得要准时不要迟到了。”

  学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满脸疑惑地盯着这个身材火辣长相精致的女人。

  柳沫迎着她不善的目光,反诘道:“难道说乔大模特的生活已经无聊到这种地步了,围着你情人的前妻打转,费尽心思也要和我作对。难道你成日成日的都接不到通告,已经闲得精神失常了吗?”

  “你!”乔欣安没想到她这么伶牙俐齿,只是将穿着细长高跟鞋的脚一踱:“都要吃官司了你还神气个什么劲儿!明天法庭上见!”

  说完扭着腰转身离开。

  柳沫做了个深深的吐纳,对学生们轻轻一笑:“没事的,你们快回家吧,不早了。”

  待学生们散去之后,柳沫才缓缓离开。

  一路上,柳沫都在疑惑,明明伤得不重,为何还能成功起诉?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