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小说-女神的超级赘婿全文阅读

  • 时间:
  • 女神的超级赘婿黑夜的瞳
  • 来源:ZW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小说-女神的超级赘婿全文阅读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女神的超级赘婿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女神的超级赘婿第四章谁说你母亲死了?

苏颜呆了。

她一度以为自己听错。

可理智告诉她没有。

林阳...居然敢拒绝她?

三年来,他几乎对自己唯命是从,从没有拒绝过自己任何事情,尽管他大部分事情都办不到...可为何这一次,他拒绝的这么干脆?

"你什么意思?"苏颜平复心中震愕,沉声询问。

"字面意思。"

"你想奶奶死?"

"她死不死与我无关。"

"可她毕竟是奶奶!再说,她要有什么三长两短,以二伯三伯他们的态度,苏家还有我们的容身之处吗?"苏颜情绪有些激动。

她为这个家操碎了心,这个男人却置身事外。

林阳沉默了片刻,倏然十分认真的问:"你想要我救她?"

"当然想。"

"那好,我救。不过你要同我一起去,因为二伯三伯他们是不可能允许我进抢救室,你来说服他们!"

"你在哪?"

"抢救室门口。"林阳道。

苏颜微愣,忙赶向抢救室。

林阳站在那,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一样。

望着林阳淡定的模样,苏颜心头便窜出一股子火来。

"喂!"苏颜小脸冰冷:"你真能救奶奶?"

林阳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还有三分钟。"

"什么三分钟?"

"三分钟内,你不能让我进去救奶奶,那过几天我们所有亲朋好友都得上苏家吃饭。"

苏颜轻轻一怔,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说实在的,她并不太相信林阳。

结婚三年,虽然二人没有夫妻之实,但林阳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她心知肚明。

连二伯苏桧都拿奶奶没办法,这个窝囊废能行?

"算了,也没得选择了,相信你一回!"苏颜咬下牙,一把拽住林阳的手朝急诊室走去。

此刻,医院里的几个专家好手都到了。

中医起效慢,这种突发性的症状只能靠西医。

但抢救了一番却也无能为力,局面已经失控。

苏桧脸色发白,双腿发软的走出抢救室。

"大哥,妈怎样了?"

周围苏家的人全部围了过来。

"都滚开!"苏桧烦躁的吼道。

人们吓了一跳。

苏桧掏出手机拨通了个号码。

"小桧,情况我都了解了,我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你们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稳住苏老太!"电话那边响起一阵气喘吁吁的声音。

那是中医院齐老的声音。

齐老是江城中医界的泰山北斗,他不仅资历老,而且出身好,他曾是燕大中医学院的教授,后来儿子分配到了江城工作,他也就一起过来了。

"齐老爷子,我妈的病症太突然了,几个科室的主任都查不出病症,急诊科的人已经在尽全力稳住她的病情,但效果甚微,只怕我妈...撑不过你来啊..."苏桧欲哭无泪。

"情况这么糟糕?"齐老也愣了。

"老爷子,你先过来吧,我尽力去撑住,现在您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你再坚持下!"说完便挂了电话。

苏桧叹息连连,转身要回到急诊室。

这时,一只手拉住了他。

苏桧一愣,扭过头才发现苏颜站在身后。

"苏颜,你干什么?"苏桧心情不好,语气也不太客气。

"二伯...那个...林阳说他有办法救奶奶!"苏颜小心翼翼道。

"简直胡闹!苏颜!都这个时候了你们还在这瞎搞?你们是巴不得奶奶死?"苏桧大怒。

"二伯,我没有胡闹,林阳他说不定真的有办法啊。"苏颜急了。

"连我都拿你奶奶的病症没辙,一个连煮饭都不会煮的窝囊废会有办法?你是说我连他都不如了?"苏桧气极反笑,指着苏颜的鼻子道:"苏颜,我告诉你,奶奶现在躺在里面生死未卜,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你们这一家,第一个给我滚出苏家!"

说完,苏桧便要甩门进去。

旁边苏家的人无不瞪着苏颜与林阳。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胡说八道!"

"这一家子太不懂事了。"

声声责骂传来。

苏颜脸色苍白,身躯轻抖,但在这时,她还是鼓起勇气的喊出声:"二伯,你们难道忘记了?之前就是林阳说的奶奶会出事!这一切都被他说中了!不是吗?"

话音坠地,苏桧的步伐顿时一怔。

四周的责骂声也戛然而止。

是啊!

他们才想起之前林阳那所谓的'诅咒'苏家老太的话。

这不正是'应验'了吗?

是巧合?

可...这也太巧合了吧?

苏桧脸色时红时白。

"之前我说你少施了一针,你不相信,而现在,这少施的一针正在夺取奶奶的生命,奶奶的情况很紧急,如果你不让我进去,那奶奶就真没救了。"林阳很是适宜的说道。

"你这个废物!你说什么?你是在怪我?你这个没大没小的东西!"苏桧恼了,要冲上去教训林阳,但被苏北拦住。

"二哥,别冲动!"苏北忙劝:"现在妈的情况很糟糕,随时都可能去了,你们既然束手无策,不如让这家伙试试。"

"你疯了?信他这个白痴的话?"苏桧瞪着苏北。

苏北暗暗一笑,低声道:"二哥,妈如果死了,你所做的这一切就白费了,公司财务也未必会在我手中,我想这是你我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既然咱们没办法,那就让他去,再说了,他要是去了,老妈的这个意外...你不也可以不用背锅了吗?"

苏桧立刻明白了苏北的话,眉头一斜。

"你的意思是说,把责任都推到林阳的身上?"

"妈若出了意外,事情传出,江城人都知你把自己的母亲医死了,这对你的名声而言可是巨大打击,大哥不准也会借题发挥,现在有人帮你背锅,何乐不为?"

苏桧闻声,表情严肃了起来,思忖片刻,他暗哼道:"什么叫背锅,老妈的意外跟我没关系。"

苏北笑笑不说话。

"林阳,你进去!"苏桧咳嗽了下,转过身冷道。

"爸,你真让这废物进去啊?"苏刚瞪大了眼。

"我是医生还你是医生?这里我说了算!!"苏桧呵斥道。

苏刚脖子一缩,苏家人不吭声了。

"进去吧!"苏桧冲着林阳道。。

"二伯,我愿意出手是看在苏颜的面子,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林阳淡淡说道,头也不回的朝里面走。

苏桧眼露恼色,苏家人更是破口大骂。

苏颜尴尬无比。

入了抢救室,林阳马不停蹄的朝抢救台行去。

"你是谁?"

"你干什么?为什么连无尘服都不穿?"

围在老太身边的医生们质问。

林阳浑然不理,直接推开抢救台旁的人,伸出手在老太身上的穴道处按了起来。

不用刀,不用针,就靠这么两根手指头?

这个人在干什么?

周围的人一头雾水。

"怎么回事?谁让他进来的?"

"护士,快把他拉出去!"

"简直乱来。"

一名戴眼镜的医生气的直跳脚,要拽走林阳。

现场有些纷乱。

走进来的苏桧赶忙上去解释。

但在这时...

滴!!

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皆是一愣,着目望去,才发现心电监护仪现实的画面已经是一条直线了。

"病人...没有了生命特征!"一年轻的医生沙哑道。

"时间太紧了。"

"苏医生,节哀啊。"

其余医生护士脱帽叹息。

"混蛋!"

苏桧一把冲了上来,揪住林阳的衣领,愤怒咆哮道:"你害死了我妈,你还我妈命来!"

说完,作势要揍林阳。

旁边人赶忙拉住苏桧。

"苏医生,别冲动。"

"冲动?我妈都被他害死了,还叫我别冲动?"苏桧情绪激动的喊道:"我要追究这个家伙的责任,我要告他!"

苏桧完全疯癫了一般。

忽然,抢救室的门口响起了一个沉冷的声音。

"苏医生,别人在救你的母亲,你怎能恩将仇报去告别人?"

话音一落,人们齐刷刷的朝门口望去。

却见门口立着一个干瘦的小老头,他虽然个子不高,弱不禁风,但老眼十分有神,。

"是齐老!"

医生们面露敬意。

齐老可是中医院德高望重的老前辈,院长见了也得客气几分。

"齐老,这个家伙害死了我母亲,您怎么还说他对我有恩?"苏桧咬牙道。

然而齐老却是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谁说你母亲死了?"

"嗯?"苏桧愣了。

突然。

"咳咳咳..."

一阵急促的干咳声响起。

人们急忙回头。

却见那躺在病床上本该凉透了的老人,倏的张开嘴猛咳...

 

 

女神的超级赘婿第五章苏家完了

"妈!"

苏桧呆了半响,怪叫一声冲了过去。

然而苏老太猛咳了几下又昏迷过去。

人们懵了。

"林阳,你奶奶...这又怎么了?"苏桧僵住步伐,急切询问。

"放心,她很好!"林阳平静道;"不过她的病症并未解除,我刚刚只是为她恢复心脏与呼吸道的功能,刺激她的中枢神经,她旧疾还在,且随时可能复发,所以必须要尽快治疗!"

"该怎么治?"苏桧急问。

"二伯,请你对奶奶再施一遍《千金方灵首篇》上的针术。"

"再施一遍?"苏桧心脏猛然一跳。

先前就是施针出的问题,怎么还施?

他面露困惑,倏然,他想到了什么,立刻抬起苏老太的手把起了脉。

片刻后,苏桧沉声道:"林阳,你先出去吧。"

"出去?"林阳微微皱眉。

"你奶奶脉象稳定,性命应该无忧,而且齐老已经到了,我想让齐老来治,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先出去吧。"苏桧淡道。

他至始至终都没有相信过林阳,虽然他无法理解为什么林阳只是在自己的母亲身上按了按,就把母亲从死亡地带拽回,但在他看来,可能是林阳看到了什么独特的推拿手法,或者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不管怎样,若有选择的余地,他不会去选林阳。

"苏医生,为何不让这小伙子继续治疗苏老太?"听到苏桧的话,齐老开了口。

"齐老,您不知道,这人是我的侄女婿,他就是个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废物,哪会什么医术?让他治疗我母亲,那不是拿我母亲的生命开玩笑吗?"苏桧陪着笑脸解释。

"可从刚才这小伙对你母亲的推拿及救治措施来看,他应该是懂一些医术的。"齐老有些不悦。

"鬼知道他从哪学来的三脚猫的功夫,总之齐老,这次还得仰仗您了。"

然而齐老却是一甩袖子:"我不救!"

苏桧傻眼了。

"为什么?"

"苏老太的症状我一无所知,等我去救,时间来不及,风险太大,反倒是这个小伙子,他能让苏老太停掉的心脏再跳起来,显然是知道苏老太的情况,身为医生,自然是希望患者能够脱离危险,早日康复,目前来讲,让这个小伙子医治苏老太比等我出手更靠谱,所以站在患者的角度上考虑,我不会救,苏医生,你该相信这位小兄弟!"齐老严肃的说道。

"可是..."

"难道你不希望你的母亲恢复过来?"齐老反问。

苏桧无言以对。

"二伯,既然你要让齐老来治,那我就先出去了。"这时,林阳突然来了一句。

苏桧急了,忙拽住林阳:"你去哪?"

"你不是让齐老来治吗?"

"你...你故意气我是不是?"苏桧满脸阴沉的瞪着他,冷喝道:"你给我治!快!她是你奶奶,你如果见死不救!你就完了!"

变脸还真快!

林阳眉头紧皱,旋而淡言:"若想救奶奶,那就按照我说的去做,马上对奶奶施一遍《千金方灵首篇》上的针术!"

苏桧脸色顿变。

他可能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被林阳这个废物指手画脚,但已无可奈何。

苏桧暗哼一声,捏着银针,开始为苏老太施针了。

"灵首针法吗?孙思邈不愧是古之大医,这针法活络骨血,疏通血管,明目醒神...当真是妙啊。"齐老专注的望着,感慨万分。

不过施着施着,老太太的身躯突然抽搐了起来。

苏桧慌了:"林阳,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正常现象。"林阳道:"因为你的灵首篇并不完整,你所学的只是一篇残缺的针法!你还差最后一针!"

"最后一针?"苏桧想起,之前林阳就说过这句话。苏老太便是差了最后一针,才会变成这般模样。

林阳从旁边摆放着的针袋内抽出一根银针,手指搓了三搓,便递给苏桧:"二伯,对着奶奶的百会穴处施针!用捻转手法施针,力道用三分,针入半寸,刺入之后,手不能离针,手指需发力,捏紧针身静待四秒后拔针,明白吗?"

苏桧眼露错愕。

这林阳讲的头头是道,难道这就是灵首篇的最后一针?

他有些不敢相信。

为什么林阳这个窝囊废会懂灵首篇的针法?

难道他看过?

可是...他从哪看的?

为了能够学习灵首篇针法,苏桧可是花了几百万呐!

带着浓浓的疑惑,苏桧还是按照林阳所说的去做了。

提针、捻转、定针...一气呵成。

苏桧到底是一名老中医了,手法不差。只是这一针下去,老太太没有任何的反应。

"林阳,你该不会是在耍我吧?"苏桧脸色一沉,还想说什么。

但在这时,老太太那张苍白的老脸突然变得红润了起来,且是人在不断的咳嗽,呼吸声也愈发的大了。

"醒了?"

"天呐,太不可思议了!"

"二十分钟前,苏老太可是没有任何生命特征啊!"

旁边的医生们惊叹连连。

那些西医们更是一脸震惊。

这就是中医的力量?

"妈!!"

苏桧激动的急忙扑了上去。

老太太仿佛是听到了这一声呼唤,艰难的打开了双眼。

"二伯,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林阳平静的说道,转身便朝门外走去。

"慢着!"苏桧立刻喊住了他。

"还有事?"

"我问你,你怎么会千金方上的针术的?"苏桧平复住心中的激动,严肃问道。

"很简单,我以前看过。"

"看过?在哪?"

"燕京。"林阳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便走出了门。

"燕京?"

苏桧愣了下,才反应过来,林阳似乎就是从燕京过来的。

"灵首篇就是在那出现的,难道这小子走过运,看到过灵首篇?"苏桧呢喃。

离开了抢救室,苏家人立刻聚了过来。

"林阳出来了!"

"林阳,奶奶怎样了?"

"我告诉你,奶奶要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也有责任!"

苏家人七嘴八舌,或质问或呵斥。

但林阳如同石佛,雷打不动,通通不理,唯独苏颜靠来询问:"奶奶情况如何?"

"已经恢复过来了,接下来再好好静养静养就没问题了。"林阳笑道。

"真的?"

苏颜脸露愕色。

旁边的苏家人一脸惊天为人的模样。

"林阳真把奶奶治好了?"

"怎么可能?这废物会医术?"

"咱们去问问二伯就知道了。"

"走走走,进去进去!"

苏家人朝里面挤去。

"回去吧。"林阳对苏颜说了一句。

"你先回,我留在这看看奶奶。"

"好。"

林阳点头,也不多言。

他也没车,只能徒步。

只是林阳走了没几步,一个急促的脚步声从背后响起。

"小伙子,等一等。"

"齐老?"林阳有些意外。

却见齐老匆匆跑来,站在林阳的旁边不断喘息。

好一会儿,林阳才笑问:"齐老有事?"

"小伙子,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是关于灵首篇针术?"

"不是,这个我可以跟苏医生讨论,我找你,是想询问一下你之前给苏老太推拿时所用的手法!"齐老老眼遍布期待的说道:"依照我的阅历,你这手法有点像《黄帝内经》上记载的方法,只是你的更过精妙,我一下子猜不透,敢问你这是什么推拿手法?"

林阳愣了下,继而忍不住连连笑道:"到底是齐老,眼光果然毒辣!不错,这正是《黄帝内经素问篇》!"

"那么...是哪一篇?"齐老急声问。

"《血气形志》!"

"什么?"

齐老失声呼开。

血气形志?怎么可能?

嗡嗡...

这时,老年电话铃声响起,齐老微微一愣,掏出手机扫了眼,老脸露出浓浓的不快与无奈。

"小伙子,院长找我,可能有什么急事,这样,咱们记一下各自的电话,哪天有空了咱们坐下来聊,如何?"

林阳对这并不感兴趣,可看到齐老那灼灼的双眼,知道不同意的话肯定脱不了身,便只能答应。

齐老满心欢喜,转身朝医院跑去。

莫看他干瘦干瘦的,跑起来竟像阵风一样。

告别了齐老,林阳掉头回家了。

到了傍晚时分,一则新闻刊登在了江城新闻网的网站上。

"江城医疗,连克医学难题,著名中医苏桧医生,将带领江城医学界跨入中医新时代..."

坐在沙发上的林阳扫见手机上的新闻资讯时,错愕连连。

他可不知道苏桧的名气居然这么大。

嘎吱。

门被推开。

苏颜回了家。

但...她的脸色不太自然。

"怎么了?"林阳洞悉到些不对,询问了一句。。

苏颜踟蹰了下,才说道:"今天市电视台的人来医院做中医宣传,院长拿奶奶的病情做例子刊登上新闻了。"

难怪齐老匆匆离开,感情是被叫去招待电视台的人了...

"然后呢?"林阳随口问。

"奶奶说是二伯治好的她!现在整个江城都知道!"苏颜瞪着他,气呼呼道:"二伯把你的功劳抢走了啊!"

"你就为这事而闷闷不乐?"林阳愣了下,旋而哑然失笑:"我以为什么事呢。实际上给奶奶施针的人不是我,如果真要算功劳,二伯的确也有,更何况,那里那么多医生在,你觉得奶奶会不知道到底是谁救的她?"

苏颜神色一僵:"你的意思是说,奶奶知道是你救的她,但她还是要把这功劳归于二伯的身上?"

"这对二伯而言是一次机会,市电视台大力宣传,医院也看好他,这功劳放我头上远比放在他头上带来的利益大,有了这事做功绩,二伯的前途不是一片光明?那个老太太,可精明着呢。"林阳摇了摇头。

苏颜沉默了,片刻后问:"你是怎么救的奶奶?"

"就随便按了下。"

"按?"

"推拿,懂吗?我之前没事干的时候自己看过几本推拿按摩的书,自学的。"

"就这样?"苏颜一脸不可思议。

林阳笑了笑,没有做多解释。

苏颜将信将疑,但没有去多想,毕竟她的确是见过林阳没事的时候就捧着一本本破旧的书籍在读。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事算是过去了,哦对了,爸妈今早出了趟门,大概两三天才能回。"

"好。"

林阳随意的应了一句。

苏颜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今天的林阳怪怪的。

到了饭点,林阳简单的做了一顿饭。

望着这炒的精致的小菜,苏颜是一脸震惊,樱桃小口张成'O'型,几乎都合不上。

当尝一口是,更是惊为天人,震惊绝伦。

"太好吃了,这...这是你做的?"苏颜不可思议的望着林阳。

以前林阳做的饭菜几乎是勉强可以下咽,如果不是苏颜实在没什么时间,她宁愿去吃外卖也不会尝林阳做的一口饭。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

林阳的厨艺为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飞猛进?

简直堪比五星级酒店的大厨了。

"快吃吧。"林阳一边吃着菜一边含糊不清道。

苏颜带着满满的疑惑,小口小口的吃着,却根本停不下来。

往日里她只能吃一小碗,这一顿却是十分意外的吃了两碗,她都开始担心自己的体重了。

这个家伙,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苏颜心头愈发困惑,却又不知该怎么去问。

这时,苏颜的手机突然响起。

她漫不经心的接通,放在耳边,但片刻后脸色一变再变。

"怎么了?"旁边看着电视的林阳侧首问道。

苏颜放下电话,双眼失神,呆呆说道:"苏家...完了..."

 

 

女神的超级赘婿第六章替罪羔羊

林阳万没想到,苏桧只在短短几小时内便捅出这么大的篓子。

原来在苏老太被治愈后,市电视台的人恰好到访,也顺势把这作为中医案例刊登在新闻媒体网上,以配合市政府的宣传工作,结果好巧不巧的是,南城徐家看到这篇宣传新闻,且徐老爷子与苏老太的病症极为相似。于是徐家连夜将徐老爷子送来江城请苏桧医治。

苏桧闻讯是喜出望外。

南城徐家!

那可是南城第一世家!

区区苏家与徐家相比,简直是皓月与萤虫。

这可是结交徐家一步登天的绝佳机会!

这也是苏桧一飞冲天的天赐良机!

于是在老太太的鼓励下,苏桧按照白天林阳的步骤给徐老爷子施针。

他还记得最后一针所施之穴位,他觉得自己已经完美的掌握了《灵首篇》。

然而...这《灵首篇》的针下去了,本还算精神的徐老爷子居然当场昏迷,两分钟后进了抢救室,到现在还生死未卜。

徐家大怒。

苏桧完全懵了。

整个局面再度失控。

苏桧被徐家扣下,各路专家大夫赶来。

经历了数小时的抢救,徐老爷子的病势稍微稳住,却未脱离生命危险,且被连夜送到了江城,由徐家的私人医生护理。

但这事没有完,徐家与苏家的梁子也因此而结下!

可是...苏家拿什么跟徐家斗?

只怕徐家一根手指就能捏死苏家!

苏家人惶惶不安。

苏颜连夜被叫去苏老太的别墅商量对策。

等她从苏老太那回来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

"情况怎样?"林阳还坐在沙发上,似乎在等她。

"没...没什么..."苏颜脸色不太自然,也未看林阳,低语了一句便匆匆回了房间。

林阳眉头一皱。

这模样肯定是有事。

不过在苏颜眼里,林阳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跟他说等于是对牛弹琴,因此碰到什么事,苏颜要么自己解决,要么就跟自己的父母苏广、张晴雨商量。

苏颜不说,林阳也懒得问。

结婚三年,林阳一直是睡客厅。12点一过,林阳便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不知多会儿,耳边传来一阵动静。

林阳下意识的打开双眼,才发现苏颜要出门。

才七点?

苏颜上班不是得八点半吗?

而且她一脸倦容的样子,貌似昨晚压根没睡。

这丫头要去哪?

林阳心头嘀咕了一声,快速穿戴好跟了过去。

出门后苏颜打了个车离开江城,林阳也叫了个出租车一路跟着。

"这是去南城的路?"

林阳隐约猜到一二。

苏颜在一片别墅区下车。

她看了眼手机,遵循地址来到了这片别墅区正中央的一栋豪华别墅前。

深吸了口气,苏颜抬起手颤抖的想按门铃,但始终却不敢...

直到这时,旁边伸来了一只大手,替她按下了。

叮咚!

苏颜愣了,才发现林阳不知何时站在身旁。

"你怎么来了?"

"谁在里面?"林阳望着面前的别墅问。

"二伯。"苏颜嗫嚅了下唇低声道:"出事之后,二伯也被带来了,徐家人不让他走。奶奶希望我能代替苏家向徐家道歉,并协商解决的对策,把二伯带回来,尽量和平处理此事。"

"所以昨晚苏家开会的目的,是叫你去做替罪羔羊?"林阳问道。

苏颜不语。

她什么都知道,苏老太只是想拿她试探试探徐家的态度。

她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这是苏老太要求。

以昨晚的态势看,徐老爷子的情况必然十分糟糕,否则也不会把苏桧扣下,这个时候苏家还有谁敢去触惹徐家眉头?连苏桧的妻儿苏刚跟刘艳都不敢过来,便知徐家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谁都不愿去,老太只能叫苏颜去。

毕竟苏老太最不在意的也就苏颜,加上苏广在家族里一向软弱,把锅推给苏颜,只要老太太不反对,苏颜也无处伸冤。

"苏家人还真是无情!他们究竟有没有把你当做是家人?"林阳冷哼了一声,极为的不悦。

苏颜眼角闪烁着泪珠,盯着他道:"那你知道,为何奶奶不重视我们这一家,为什么我们这一家在苏家的话语权这么低吗?"

林阳沉默了片刻,平静道:"小颜,你放心,以后不会再有人轻视你,也不会再有人欺负你,无论是苏家还是谁。"

"这可笑的安慰你还是说给自己听吧!"苏颜擦掉眼角委屈的泪水,侧首冷道。

三年了,苏颜早就对林阳绝望了!

"请问二位有什么事吗?"

这时,一记苍老的声音打破了二人之间的僵局。

朝前看去,一名白发苍苍穿着唐装的老翁不知何时站在别墅的铁门后。

这一定是徐氏的管家。

"老先生您好,我叫苏颜,是苏桧的侄女..."苏颜忙挤出笑颜。

可对方一听到'苏'字,老脸顿变。

"你们苏家还有脸来这?二少吩咐了,苏家人一律不见,滚!"

老管家冷哼一声,甩袖要回去。

"请等一下!"苏颜急了:"我们苏家这次是带着极大的诚意而来,无论如何,请让我见一见徐大少!"

"交代?你苏家给的起吗?十秒钟内,若是不滚,我就让人把你们丢出去!"那老管家呵斥道。

就在这时。

嘎吱!

一辆黑色轿车急停在了别墅门口。

轿车上走来一名穿着时尚的少女,少女肌肤白皙,五官标致,画着淡淡的烟熏妆,十分可爱,在她身后还跟着两名黑衣服的保镖。

"小姐,您来了?"

老管家忙将大门打开。

"他们是谁?"少女撇了眼苏颜与林阳。

"这..."老管家欲言又止。

"他们是苏家的人吧?"少女突然问道。

"小姐你好,我叫苏颜,是代表苏家特意过来探望徐老爷子的。"苏颜挤出笑容道。

"探望?你们还有脸来?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我爷爷会变成这个样子?"少女小脸突变,怒容扬起狠毒道:"既然你们来了,那就别走!你们两个,给我把她带进去!如果爷爷出了事,我要他们跪在爷爷面前谢罪!"

"是,小姐!"

"小姐,您可不要乱来啊!"老管家忙呼。

"李伯,怎么?你还要向着他们?爷爷平常对你难道不好吗?"少女怒声质问。

"老爷待我恩重如山,可是小姐..."

"带进去!"少女喝道,懒得听这管家废话。

那两名三大五粗的保镖立刻上前。

苏颜吓得瑟瑟发抖。

她知道这一趟会很难堪,肯定会被徐家人刁难。

但她没料到徐家人根本不跟她讲道理!

怎么办?

苏颜欲哭无泪。

但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且慢!"

是林阳!

"你也是苏家的人吧?给我一起进去吧。"少女撇了林阳一眼。

"徐小姐,如果你动了我们,那恐怕...徐老爷子就真的没救了!""

"你说什么?"少女一愣。

"我能救徐老爷子。"林阳严肃道。

"林阳...你又在胡说什么?"苏颜急了。

徐家可不是奶奶,要再出差池,林阳不得把自己赔进去?

但林阳没有理她,而是望着少女等待答复。

少女柳眉轻蹙:"你真的能治好爷爷?昨晚可是来了十几个专家大夫,都拿爷爷这情况没办法!你能行?"

"我都在门口了,为什么不让我进去试试呢?"林阳淡淡一笑。

少女颇觉有道理的点了点头。

可就在她要答应时,旁边传来一个轻蔑的笑声。

"试试?呵呵,一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能救徐老爷子?不要笑掉人大牙了,秋玄小姐,你要是信了他,那可是害了徐老爷子啊!"

几人闻声而望。

"马大哥?"少女侧首讶然。

苏颜瞧见来人,当场色变,如遭雷击。

林阳眉头微动。

却见一名西装笔挺梳着背头的俊俏男子从一辆敞篷跑车上走了下来,面带微笑的对少女点了点头,而后双眼深情的望着这边的苏颜,大步走来。

"颜儿,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女神的超级赘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女神的超级赘婿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女神的超级赘婿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