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羽)小说-史上最强炼气期全文阅读

  • 时间:
  • 史上最强炼气期李道然
  • 来源:ZW

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羽)小说-史上最强炼气期全文阅读

《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羽》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史上最强炼气期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史上最强炼气期第四章你们自找的

麻烦这么快就来了?

方羽微微皱眉,问道:"什么事?"

"呵呵,出去再说吧,在这里说影响不太好。"何东林脸上扬起略带威胁的笑容,说道。

方羽没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

随后,方羽就跟着何东林几人来到楼梯转角处。

何东林身边站着四名男生,都是平时跟着他混的小弟。

五人把方羽围了起来。

何东林站在方羽的面前,用居高临下的语气问道:"方羽,你到底认不认识唐小柔?"

"之前见过一面,但不算认识。"方羽如实答道。

"不认识?那为什么唐小柔会转班过来,还要求跟你同桌?"何东林又质问道。

何东林语气很不善,但方羽并不在乎。

"因为她有求于我。"方羽再次答道。

"唐小柔有求于你?哈哈哈,你在搞笑吧?唐小柔千金之女,会有求于你这个混吃等死的屌丝?"何东林讥讽地笑道。

他的四位小弟,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方羽也笑了笑,没有说话。

笑了一会儿后,何东林再次问道:"方羽,如实告诉我,唐小柔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你手里?"

"没有。"方羽摇了摇头。

"真没有?"何东林死死盯着方羽的脸,问道。

方羽懒得再做回应。

"呵呵,我知道你不会回答。但我不管怎样,你给我想办法调离座位,明天我来到教室,不想看到唐小柔跟你坐在一起,明白吗?"何东林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我尽力。"方羽打了个哈欠,"我可以走了吧?肚子饿了。"

"你可以走了,但我希望你记得我说的话,否则别怪我不顾两年的同学之情。"何东林冷笑道。

由于家里有钱,身边跟着几个小弟,何东林在二班一直都是极其嚣张跋扈的存在,班里没有哪个人敢惹他。

而方羽这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人,在何东林的眼里,更是一个毫无威胁的废物。

见方羽慢悠悠地离开,一旁的胡涛问道:"东林哥,这样就放他走吗?我觉得他手里肯定有唐小柔的把柄啊,要是能问出来,你也能让唐小柔对你……"

"别急,现在学校人太多了,我们也不好动手。放心吧,这废物要是不听话,教育他的机会多得很。"何东林冷声道。

刘胖子在教室门口等着方羽,见到方羽完好无损地回来,他松了口气。

"方羽,下次何东林再叫你单独出去,你千万别出去,死活别出去,这人可不是善茬。"刘胖子说道。

"哦。"方羽点了点头。

"你可能不太清楚,这何东林家里是开建筑公司的,他爸在江海市很有些势力,不是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惹得起的!"刘胖子见方羽好像不太在意,又着急地说道。

方羽没有说话。

下午课间,方羽去了一趟办公室,跟班主任黄海提出了换位的请求。

黄海大发雷霆,训斥道:"方羽,你以为学校是你家开的?想换位就换位?再说了,就你这模样,能跟唐小柔同学同桌……得了便宜还卖乖呢?"

显然,在黄海这里,唐小柔说话的分量比方羽高太多,方羽根本不可能申请换位成功。

既然如此,那就不换了。

方羽回到教室,坐回自己的位置。

一整个下午,前排的何东林和胡涛数次回过头,用威胁的目光提醒方羽。

放学铃响,唐小柔收拾好书包,微笑着对方羽说道:"方羽,明天见,之后的日子,我一定会好好帮助你复习的。"

方羽当做没听见,但周围的人全听见了。

何东林在离开教室之前,走到方羽面前,冷笑道:"方羽,别忘了我今天上午说过的话,否则……"

方羽懒得理他,没等他把话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方羽离去的背影,何东林眼神闪过一丝狠厉。

一个废物,也敢不把我何东林放在眼里?

"东林哥,要不要现在跟出去教训他一顿?"一旁的胡涛问道。

何东林摆了摆手,冷声道:"不必了,既然我们方羽同学不想搬座位,那我们就帮一帮他好了!"

……

方羽的家所在的城中村旁,有几座小山。

而在其中一座小山的山脚下,方羽拥有一个菜园,里面种植了各种青菜。每隔两天,他就要来这里给青菜浇水,然后采摘一些青菜回去做饭。

今天也跟往常一样,方羽来到了菜园,提着两个水桶去到不远处的小溪流装水。

刚把水桶放到溪流中,方羽就注意到,平时清澈的溪水,上方居然漂浮着一层黑红色的液体。同时,方羽还闻到空气中漂浮着一丝血腥的气味。

溪水上漂浮的是鲜血!

靠!好好的溪水,就这样被血液污染了!

方羽眉头皱起,站起身,然后朝溪水的上流走去。

走过一个小坡,方羽就看到前方大概三十米左右,有一名穿着略微破烂的黑色OL制服的女人,正捂着自己的左臂,在溪水边踉跄地走着。

那些血液,正是从她的左臂流下,滴落到溪流上的。

看到方羽,女人双眼亮起希望的光芒,用尽全力喊道:"救,救命!"

"姬如眉,杨小姐要你死,今天谁也救不了你!"女人的身后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声。

两名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追到女人身后二十米左右的地方,两人手里都抓着一把装着消音器的手枪。

方羽并不准备多管闲事,就要转身离开。

可那两名男人也看到了方羽。

"你是谁!?"其中一名男人举起了手枪,枪口对着方羽。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净遇到这些倒霉事?

方羽无奈道:"我就是个路人,放心吧,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

听到方羽的话,受伤的女人只觉眼前一黑,无比绝望。

而那两名男人对视一眼,眼中都冒起凶光。

刚才他们所说的话,绝对不能被泄露出去。

在这种荒郊野岭,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

"小子,要怪就怪你自己运气不好吧。"举着手枪的男人,扣下扳机。

"噗!"

一颗子弹朝方羽的胸口射来。

电光火石之间,方羽消失在了原地。

这颗子弹,居然射空了。

"唉,为什么非要惹我呢?我就想打点水回去给菜园浇水罢了。"空气中传来方羽的叹息。

两名男人还没反应过来,方羽就出现在了他们身前不到一米的地方。

方羽伸出右手,一巴掌扇在面前的男人的脸上。

咔嚓!

这名男人的头颅直接扭转一百八十度,朝着后面,五官扭曲,嘴里还在冒血,已然断气。

一旁的同伴见到这一幕,被吓得肝胆俱裂,尖叫一声就想跑。

但方羽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一拳轰在他的左胸上。

啪啦!

又是一阵令人胆寒的骨头碎裂声,想逃跑的男人应声倒地,他眼球暴突,眼中满是恐惧。

五秒前还活生生的两人,转眼变成了两具死尸。

方羽眼神平淡,没有泛起一丝波澜。

他本没想出手,也保证什么都不会说出去,可这两人还是想将他灭口,那就没办法了。

你不动我,我不动你。

你若动我,我必杀你。

解决完这两人,方羽转过头来,看向那位受了枪伤的女人。

此时,女人也正睁大眼睛,怔怔地看着方羽。

那两个杀手,就这么被解决掉了?

这,这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他是地球人吗?

女人流失了很多血液,已然很虚弱,如今心神再次遭受冲击,一时间大脑供血不足,晕了过去。

 

 

史上最强炼气期第五章动手?

方羽此时才将注意力放在晕倒的女人身上。

女人的脸上虽沾染了一些血污,却仍能看出绝美的容颜。

更重要的是,这副面容,与方羽多年前的一位女性朋友有七八分相似。

"难道是她的后代?"方羽心道。

当然,也不排除是偶然。

按照概率学,这么多年过去了,地球上又新增了这么多的人口,出现一个面容相似的人很正常。

就因为这张脸,方羽决定救这个女人。

十分钟后,方羽帮助女人包扎好伤口,止住血,并且为她叫来救护车。

救护车到达的时候,方羽已经走了。

女人被医护人员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

方羽拿着刚采摘下来的新鲜青菜,慢悠悠地走回家。

……

江海市,杨家,书房内。

一位妖艳绝伦的女人穿着丝绸睡衣,依靠在椅子上,正看着窗外的夜景。

书桌上的电话铃响起,女人黛眉微蹙,拿起了电话。

"杨小姐,任务失败了,姬如眉已被送往医院,姬家派了很多人在医院进行保护,短时间内,我们恐怕没有机会再……"

"我只需要知道任务失败的原因,其他的不必多说。"女人的声音无比冰冷,隐含杀气。

"原因我们还在调查……目前只知道我们的两名杀手本已成功将姬如眉的贴身保镖解决,并且逼得姬如眉在建南村附近的山路跳车,之后他们就彻底失去联系,而姬如眉也被……"

听到这里,女人便知道,有计划之外的人出手救下了姬如眉,否则姬如眉绝不可能活着,还被送去医院。

"三天,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把救下姬如眉的人找到。"女人命令道。

挂断电话后,女人用白皙的玉手拿起放在桌上的酒杯,轻轻摇晃,看着里面深红的酒液摇晃。

"不管你是什么人,胆敢坏我杨音竹的计划,掘地三尺我也要把你揪出来。"

……

第二天早上,方羽刚进教室门口,就看到教室后方空旷处,倒着一张桌子,还有满地散落的书本。

而方羽原本的座位上,只剩下一张椅子。

班里的同学看向方羽的目光,大多充满戏谑和讥讽,少部分则是同情。

方羽眉头微微皱起,问道:"是谁干的?"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方羽看向四周,再次问道:"请问是谁干的?"

"唉,看你这么可怜,告诉你吧,是何东林一帮人干的。"这时候,一名面容姣好的女生不耐烦地开口道。

这位女生叫蒋悦,在唐小柔转班之前,算是二班的班花,也是何东林的前女友之一。

"哦,是他干的啊。"方羽点了点头,看向何东林的座位,发现他还没来。

"是他干的你又能怎样?难道你还敢揍他一顿不成?待会儿他来了,你还不是屁都不敢放?一大早在这里装什么呢?看到就烦。"蒋悦尖酸地说道。

方羽淡淡地看了蒋悦一眼。

在江海中学两年多,他在班里几乎没有存在感,更没有得罪过谁。

可这蒋悦对他说话的语气,却带着莫名的厌恶。

"我没得罪过你吧?你为何要这么说我呢?"方羽问道。

"呵呵,我就看你不爽,怎么样?我就喜欢骂你,又怎么样?"蒋悦仰起头,用高高在上的姿态说道。

自昨天唐小柔转入二班后,蒋悦的心情就一直很不好。

原本她在班里也算众星捧月,但现在全班男女生讨论的话题,都围绕在唐小柔身上。

方羽作为唐小柔的同桌,自然也让蒋悦极其看不顺眼。

而且,方羽在班里没什么地位,就是个软柿子,拿他出气正好。

方羽自然不会与蒋悦一般见识,往自己的座位走去。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活该被何东林教育!"蒋悦在方羽的背后大声说道。

方羽回到座位,坐在椅子上,也不去教室后面搬回桌子。

旁边的同学要么在讥笑,要么一脸好奇。

这方羽在干什么?等别人给他搬回桌子?还是在等班主任来了之后打小报告?

过了一会儿,刘胖子也来到教室,看到这一幕,立即明白发生了什么。

"方羽,我帮你把桌子搬回来。"刘胖子说道。

"不用,等何东林来了,我会让他搬回来。"方羽说道。

刘胖子脸色微变,说道:"方羽,还是忍一忍吧……何东林,我们惹不起……"

周围一些男生也忍不住笑出声来,说道:"还想让何东林给你搬回来?方羽,以前还以为你只是内向,不喜欢说话。现在才知道原来你是个傻子!待会何东林来了,你就知道错。"

话音刚落,背着一个挎包的何东林,和他的几位跟班一同走进了教室。

看到独坐在椅子上的方羽,这帮人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何东林直接走到方羽身前,故作惊讶地说道:"方羽,你的桌子怎么不见了?"

"有人说是你把桌子扔到后面的。"方羽微微抬头,直视何东林,眼神很平静。

接触到方羽略显空洞的眼神,何东林心中咯噔一跳,居然感到一丝害怕。

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为刚才的害怕感到羞恼。

方羽就是个废物,他怕个屁啊!

"是我做的,那又怎样?昨天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但你却不给我面子。我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真当我何东林是吃素的?"何东林不再掩饰,大声说道。

"把我桌子搬回来,把地上的书本整理好放上去,我可以不再追究。"方羽说道。

听到这句话,不仅是何东林,班里其他同学,也都惊呆了。

不再追究?

方羽以为他是谁呢?他以为他面对的是谁呢?

"哈哈哈……方羽,我发现你还挺可爱的嘛。"何东林讥讽地笑了起来。

"妈的,东林哥,我忍不住了,我真的想揍这小子一顿解解气!"一旁的胡涛握紧拳头,说道。

与此同时,何东林的几名跟班围住了方羽。

看到这一幕,班里大部分同学都是戏谑的神情,尤其是蒋悦,她巴不得看到方羽被打得涕泪横流。

刘胖子则是额头冒汗,赶紧走出教室,跑向办公室。

他必须赶紧找来班主任,否则方羽要吃大亏!

"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次?"何东林叉着腰,居高临下地看着方羽,说道。

"我让你把我桌子搬回原位,并且把地上的书本……"方羽说道。

"我去你妈的!"方羽话还没说完,何东林脸色忽的狰狞起来,同时伸出右掌,一巴掌扇向方羽的脸。

可下一秒,他的手却被方羽紧紧握住,动弹不得。

"还敢还手?"一旁的胡涛直接抬脚,一脚踹向方羽的胸口。

但他踢出的脚,同样被方羽紧紧握住。

"你们先动手的。"方羽淡淡说道,双手同时用力一甩。

"砰!砰!"

何东林和胡涛,直接飞了出去,摔倒在教室后方的空旷地上,发出两声闷响。

发生了什么?

没人能反应过来。

而此时,方羽已经走到了教室后方,居高临下地看着摔得头昏眼花的何东林和胡涛两人。

"把我桌子搬回原位。"方羽平静地说道。

何东林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此时气得脸色苍白,怒道:"方羽我草你妈,敢对老子动手?我要你后悔……啊!"

方羽踩住何东林的右手,微微用力。

何东林只感到右手传来钻心的疼痛,哀嚎起来。

"把我桌子搬回原位。"方羽再次说道。

"我草你妈,我草你妈,方羽你给我等着……啊……"何东林疼得身体都在翻滚。

"啪啦……"

一阵令人胆寒的骨头碎裂声音在安静的教室里响起。

"我重复最后一次,把我桌子……搬回原位。"方羽仍然面无表情,说道。

 

 

史上最强炼气期第六章我们扯平了

教室里回响着何东林惨绝人寰的哀嚎,除此之外,一片安静。

谁也想不到,平日里默默无闻的方羽,居然有这么凶残狠厉的一面。

何东林的手骨,被方羽直接用脚碾碎了!

在看到这一幕后,原本还想着偷袭方羽的另外几个跟班,都是心中发寒,不敢动弹。

"老师,你走快点,慢几步说不定方羽就要被打成重伤了!"

这时,教室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有刘胖子的声音。

随即,黄海和刘胖子从教室后门走进,一进门就看到方羽踩着何东林的手,何东林疼得直抽搐的惨烈画面。

这跟刘胖子所预想的局面完全相反,一时间,刘胖子傻眼了,愣在原地。

黄海反应过来,脸色铁青,怒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们是想翻天了不成?"

见方羽毫无反应,黄海快步走到方羽面前,指着方羽说道:"方羽,你竟敢殴打同班同学?还不移开你的脚!"

方羽看了黄海一眼,说道:"是他们先动手的,我的桌子和书也是他们扔到后面的。"

"他们先动手又怎样?你打人伤人就是不对!立即移开你的脚!"黄海气得身体都有点发抖。

要知道,被方羽踩在脚下的可是何东林啊!

何东林的父亲何文城是本地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脾气火爆,手下还有一大帮为他卖命的兄弟。

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不止方羽遭殃,黄海都要被迁怒!

"好吧。"方羽将脚移开。

黄海松了一口气。

但他这口气还没松完。

"砰!"

方羽一脚踢在何东林的腹部,将他踢得直接撞到教室后墙上,吐出一大口血,晕厥过去。

"这一脚过后,我跟他扯平了。"方羽淡淡地说道。

看到何东林的惨状,黄海只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

他无法想象,何文城看到他宝贝儿子被打成现在这副模样,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你……"黄海指着一脸淡然的方羽,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他没想到,两年多以来一直安安分分的方羽,会在高三毕业之前给他闯这么大的祸!

"赶紧把何东林和胡涛抬去医务室!"黄海对那些惊呆了的学生大喊道。

何东林的几个跟班反应过来,赶紧走上前,将倒地的两人抬出教室。

黄海转过头,死死地盯着方羽,说道:"你,跟我来办公室!"

刘胖子看着方羽,眼神里满是不可置信和难过。

他知道,方羽今天闯的祸肯定无法善了了。

最好的结果,是方羽被开除,然后赔付医药费。

最坏的结果,是方羽遭受何文城的怒火,从此消失在江海市。

方羽跟着黄海离开教室后,教室里就像炸锅一样热烈起来。

"我靠……方羽也太猛了吧……把何东林打成那个惨样……"

"我以前还以为方羽是个内向到连话都不敢多说几句的人,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凶残……"

男女生都在讨论方羽,其中不少人除了震惊以外,也有些解气。

何东林凭借自家背景,在班里趾高气扬,不少人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今天方羽把何东林打成这样,也算是做了一件他们很想做而不敢做的事。

"呵呵,你们居然觉得方羽很牛逼?其实他就是个傻逼!快毕业了还敢殴打同班同学,最低惩罚都是开除!说不定还要记入档案,以后都不能参加高考!"

"另外,何东林的父母一定不会放过方羽。我跟何东林的爸爸见过几次面,他在我们当地很有势力,手下有一群小弟,方羽今天走出校门后,能不能保住小命都难说!"蒋悦冷笑着说道。

"总结一下吧,今天过后,方羽这辈子算是毁了,无法参加高考,还要被何东林家里人报复,不死也要残……"蒋悦的同桌许晓娜补充道。

她们这么一说,班里的学生也觉得确实如此。

不过,方羽跟他们本来就没交情,就算被开除,被打死打残,又关他们什么事呢?

他们也就是看到何东林被暴打,感觉很解气罢了。

办公室内。

黄海脸色铁青,抓着水杯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方羽,你这件事我处理不了,我要直接上报到教导处,让他们来处理。你……自求多福吧。"

黄海沉声道。

方羽丝毫不在意。

他来学校本身就是为了混日子,随时可以离开,处分什么的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何东林的挑衅,倒是让长时间以来深感无聊的他,感到了久违的乐趣。

方羽虽然活了几千年,但毕竟还是个连筑基都没有的炼气期修士。

本质上,方羽还是个凡人,只要是凡人就会有火气。

无论何东林跟方羽的实力,阅历差距有多大,该动手时就得动手。

还别说,欺负弱小的感觉挺爽!

教室内。

唐小柔一走进教室,就看到教室后方的血迹,还有歪倒的桌子,和满地散乱的书本。

发生什么事了?

唐小柔一头雾水,看向周围的同学。

而这些人在看到唐小柔走进来后,都闭上了嘴,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唐小柔。

唐小柔回到座位,看到旁边方羽的位置只剩一张椅子,这才知道教室后方的桌子是方羽的。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唐小柔黛眉蹙起,一头雾水。

后面的刘胖子看着唐小柔,突然眼前一亮。

方羽好像还有救!

随后,刘胖子让唐小柔来到走廊,把之前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了唐小柔。

"他,他直接把别人的手骨踩碎了?"唐小柔捂着小嘴,不可置信地问道。

"是啊……我们都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现在回想起来都还起鸡皮疙瘩呢……方羽那小子身材看起来挺单薄的,脚下居然这么有劲……"刘胖子心有余悸地说道。

唐小柔则是陷入了思考。

对于她来说,这可是个好机会。

以此要挟方羽给唐老爷子治病的好机会!

"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让方羽不被开除的。"唐小柔对刘胖子说道。

"那就太好了!"刘胖子大喜道。

唐小柔可是唐家的千金,她要是愿意出手相助,方羽绝对能够得救!

教务处。

方羽站在教务处主任潘强的面前,班主任黄海则站在一旁。

"方羽,我们已经通知了何东林的父亲,他正在火速赶来。在此之前,我想知道,你为何要殴打何东林同学?"潘强板着脸质问道。

"我说过了,是他先动手的。他把我书桌扔到教室后面,我让他搬回原位,他不肯,并且还对我动手。"方羽如实说道。

"他先动手?那为什么现在受伤的人是他?而你毫发无伤!?"潘强皱眉道。

"很简单,因为我比他能打啊。"方羽答道。

潘强猛地拍桌站起,怒道:"放屁!你打了人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像个学生吗?像个青少年吗?我要把你家属叫来,看看他们是怎么教你做人的!"

"我没有家属,不必打电话。"方羽说道。

"没有家属?"潘强看向黄海。

黄海迟疑了一下,说道:"潘主任,方羽……的确没有家属,他的档案上标明他是个孤儿,被一个老人抚养长大,而那位老人在他初中的时候就去世了。"

"原来是个孤儿,孤儿就更不应该这么做!你对得起养育你长大的老人家吗?要是他老人家泉下有灵知道你……"潘强仍然满胸怒火地训斥。

方羽档案上的内容,自然全是假的,什么老人家根本不存在。

而且,方羽可不想听一个比自己年轻几千岁的人的训导,便开口打断道:"潘主任,你就直接宣布对我的处分决定吧,我没时间听你废话。"

"你,你……"潘强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脸憋得通红。

 

史上最强炼气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史上最强炼气期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史上最强炼气期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