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超级赘婿全文阅读-林阳小说名作者黑夜的瞳

  • 时间:
  • 女神的超级赘婿黑夜的瞳
  • 来源:ZW

女神的超级赘婿全文阅读-林阳小说名作者黑夜的瞳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女神的超级赘婿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女神的超级赘婿第七章你是林老师?

这个英俊的大背头林阳不陌生。

他叫马风。

三年前,他与苏颜是江城公认的金童玉女,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她会嫁给江城马家的大少。

那时的苏颜几乎就是苏家的希望。

苏家上上下下包括老太太都对她疼爱的不得了。

谁都以为这个女人会带苏家崛起。

可谁能想到,当初已是病重的苏家老爷子竟不顾所有人的反对,连夜将苏颜嫁给了林阳。

准确的说,是林阳突然入赘苏家,成了苏广的上门女婿。

这事在当初可以说是轰动一时。

苏家人全傻眼了。

马风何等人物?马家大少,财团继承人,加州大学毕业,要脸有脸要钱有钱要才也不缺,更被誉为江城四少之一。

这是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男人。

苏老爷子就这么放弃了?

将苏家的未来就此埋葬。

要知道,这可不仅仅是放弃了马家这棵大树,更是得罪了马家啊!

很多人都在骂苏老爷子糊涂,但木已成舟,骂也无用。

苏颜是公认的江城女神。

即便她昨晚一夜没睡,早上走的匆忙,妆容未扮,可她的容颜依然美的令人窒息,哪怕旁边妆容精致的徐秋玄也是稍逊一筹。

正因如此,苏颜结婚之后,马风没有停止对苏颜的追求。

毕竟这样的极品女人江城没有第二个。

马风通过手段从苏家内部了解到,苏颜并不爱林阳,甚至因为无法理解这突然的包办婚姻而提出与林阳分房睡,令人惊讶的是林阳还同意了。

整整三年,这个男人守着这么一个娇妻愣是没有碰她一根手指头。

这对马风而言可以说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只是苏颜终归与其他女人不一样,她虽然并不爱林阳,甚至在考虑离婚的事情,但在未离婚前,她从不与任何男人单独接触。

哪怕马风展开近乎疯狂的追求,她也不为所动。

她是一个有原则的女人。

自己的男人无能归无能,但她不会去背叛。

也正因这点,林阳留了下来。

并且...他愿意为苏颜付出。

至于离婚的事,如果苏颜真的坚持,他也不会反对。

"马少,你好。"苏颜尬笑了笑。

"叫的那么生分干什么?你也可以叫我马大哥...小颜,这段时间我出国了一趟,咱们也是有段日子没见了,我听说昨天江城市中心开了一家米其林餐厅,味道很不错,今晚我们去尝一尝吧!"马风优雅的说道。

那含情脉脉的眼里尽显温柔。

"抱歉马少,我晚上没空。"苏颜为难道。

但马少并不放弃。

"今晚不行,那明晚?"

"明晚也有事。"

"后天?后天不行大后天?小颜,我不相信你每个晚上都没空。"马少攻势剧烈,咄咄逼人。

苏颜呼吸急促,有些手忙脚乱。

马少趁势,想要上前抓住苏颜的手。

这一次他从国外回来,就是要搞定这个让他花了三年时间的女人!

他已经没耐心了。

他不想再等了!

可就在马少伸出手的瞬间,旁边一只大手突然扣住了他的手腕。

是林阳!

马少大感意外。

在他的记忆里,林阳一直是个软弱无能的窝囊废,属于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

怎么今日他居然敢挺身而出?

马少脸色不太自然,感觉手腕像被铁钳夹住了一样,十分难受。

"放手。"马少微微龇牙道。

"哦?弄疼了马公子吗?抱歉抱歉!"林阳忙松开了手,一副赔罪的样子,而后又凑了过来,小心的问:"那个,马少,你刚才说要请吃饭...是真的吗?"

马少愣了,下意识道:"是真的啊..."

"哦,那我们家苏颜有空,今晚就有空。"林阳忙笑道。

"真的?"马少一瞪眼,满脸不可思议。

苏颜也猛然回头,震惊的看着林阳。

"哈哈哈,林阳,别人都说你是个窝囊废,现在一看那些人完全是在污蔑嘛,至少你还很有眼光,你很识时务嘛!"马少回过神来哈哈大笑。

在他看来,这个废物完全是在把自己的老婆往自己床上送!

呵呵,是想跟本少攀上关系吗?还算有点脑子。

马少心头冷笑着,但看向林阳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也包括旁边的徐秋玄。

这种靠女人上位的人,从来不会有人看得起。

"林阳!"苏颜气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你给我闭嘴,谁让你做决定了?"

"别人请吃饭还不好吗?"林阳好奇的看着她。

"你..."苏颜气的话都说不全了。

马风什么目的,简直是路人皆知啊,就林阳还在装糊涂!

林阳扭过头冲着马少一笑:"马少,别理她,对了,是市中心开的那个米其林餐厅吧?"

"对对对!到时候我会订好位置的。"马少笑眯眯道。

"那行,今晚七点,我跟苏颜会准时到的。"林阳爽快道。

"好,我恭候你们。"

马少笑着点点头。

可在这时,他突然意识到不对,愕然的看着林阳:"等等,啥意思?你跟苏颜?"

"对啊!"林阳一头雾水:"难道马少不是请我们一家人吃饭吗?"

我请你奶奶!

马少心头大骂,才明白林阳这是在耍自己。

苏颜与徐秋玄也才反应过来。

"我只请苏颜一个人..."马少咬牙道。

"那苏颜可能不会去了。"

"为什么?"

"因为我老婆说只有跟我坐一起才吃得下饭。"林阳笑道。

"你..."马少气急,脸色铁青,却不知如何反驳,只得道:"那...晚上再看,说不准我晚上有事..."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我还想跟马少好好聊聊呢。"林阳一脸失望。

"放心,会有机会的。"马少意味深长道,眼底深处一抹狰狞闪过。

要是旁边没有人在,他肯定抄起地上的石头就往林阳的脑袋上招呼过去。

"喂!你们说够了吧?我没时间在这里听你们废话了!"

徐秋玄咳嗽了下,双手插着蛮腰,瞪着林阳道:"我问你,马大哥说的是真的吗?你到底能不能救爷爷?"

"当然能。"林阳道。

"你是医生?"

"不是。"

"不是医生?那你凭什么说能救我爷爷?"

"我学过医。"

"就这?"

徐秋玄瞪大眼睛。

"你学过医?我怎么不知道?"旁边的苏颜也一脸错愕。

"我小时候在家里是接受过中医教育的,来到江城后,我也一直在钻研医学方面的书籍。"林阳道。

"难怪总是看你抱着本书看,原来那些是医学方面的书?"苏颜恍然大悟。

马少哼哧笑出了声:"看过几本破书就敢治病救人?林阳,你脑袋是不是坏了?还是说你把徐老爷子当你的小白鼠?"

"感情你是在骗我?"徐秋玄气的小脸涨红,呼呼直出气:"你们...很有种!今日有客来,我先不动你们,滚!"

"徐小姐,我觉得还是试试比较好!"林阳踟蹰了下说。

"拿我爷爷的命开玩笑?休想!"

"你真的不肯让我去看徐老爷子?"

林阳皱眉,他不喜欢徐秋玄的态度。

很不喜欢。

"马上给我滚!"徐秋玄重复的喊了一句。

声色俱厉。

"林阳,走吧..."苏颜俏脸发白,轻轻扯了扯他的胳膊。

林阳叹了口气,转身与苏颜要离开。

嘎吱。

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别墅大门处。

一名穿着白色唐装白发苍苍的老人下了车。

"秦老!您可算是来了!哈哈哈..."

马少双眼爆亮,立刻迎了上去。

"我还以为我走错了呢。"秦老看了眼面前的别墅问:"是这吗?"

"是的是的,来来来,您里边请。"马少接过秦老的箱子热情道。

"这位是?"徐秋玄费解的问。

"江南中医协会的秦柏松秦老爷子你不知道吗?"马少忙介绍。

"秦柏松?那个号称活阎罗的秦柏松爷爷?"徐秋玄如遭雷击,兴奋至极,颤声道:"秦爷爷,您怎么来了?"

"哈哈,家父与秦老有些交情,这次徐老爷子出了事,家父可是第一时间联系了秦老啊!本来我是想去机场接秦老的,但秦老坚持要自己过来,秦老,您一路辛苦了。"马少笑道。

"没什么,时间紧迫,病人在哪?"秦老问道。

"在里面,在里面,我这就带您去。"徐秋玄激动道。

活阎罗?

她听过!

在徐老出事的当天,徐家所认识的一位高人说,如果能请到活阎罗秦柏松,或许可以把徐老爷子从鬼门关里抢过来。

但...活阎罗已经退休了。

他只在中医协会挂了个名,而且已经不给别人看病了。一般人根本请不动他,纵然是徐家人上门,也得吃闭门羹。

却不曾想这一次马少居然把这尊大佛请来。

马家不愧是江城四大家族之一啊!

有活阎罗在,徐老爷子定然安然无恙。

徐秋玄兴奋到了极点,老管家也赶忙跑进去通知大少进来迎贵客。

但在这时,秦老突然步伐一僵,像是看到了什么,竟是抛下了徐秋玄与马少,快步朝前走了几步。

"秦老?"马扫与徐秋玄齐呼一声。

但秦老头也未回,而是朝着那准备离开的林阳与苏颜喊道:"请问,你是林老师吗?"

"嗯?"

林阳微微一愣,回过头来。

秦老瞧见,激动浑身直颤,立即小跑上去:"林老师!真的是你?没想到居然在这碰到你?我们真是有缘呐!哈哈哈..."

"你是...秦柏松?"

林阳意外的看着来人。

这一幕落下,马少与徐秋玄已是彻底石化。

那位在江南号称活阎罗的顶尖大医,那个无数人请都请不动的大佛,居然喊林阳...老师?

 

 

女神的超级赘婿第八章林阳,这都是你的错!

秦柏松的这一声老师,着实是惊掉了马少及徐秋玄的下巴。

活阎罗是什么人?

那可以说是江南省最有名望的中医。

他的医术就算排不上江南省第一,也至少是前二了。

多少达官显贵想要求医而不得。

据说曾有一年,秦柏松更是被接入京城给大人物治病。

能为京城大人物治病,足以证明他医术之高超,地位之尊崇。

然而当下,秦柏松居然喊林阳老师?

他林阳配吗?

马少的脸色古怪了起来。

"马哥,你不是说这个林阳是个好吃懒做的废物吗?秦老怎么喊他老师?"徐秋玄惊讶的问。

"大概...大概这个废物在哪见过秦老吧,只是一个称呼,秦老随口叫叫而已,算不了什么。"马少自我安慰的说道。

徐秋玄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二人不敢去打搅,只能这么看着。

"林老师,三年前一别,没想到咱们居然会在这见面,缘分呐!哈哈,待会儿咱们得去喝几杯,好好聊聊!"秦老兴奋的说道,老脸通红。

"林阳,这位老人家是?"旁边的苏颜询问。

"一个朋友。"

"朋友?我怎不知道?"

"我还在燕京的时候认识的。"林阳简单的回答。

苏颜柳眉轻蹙。

她记得林阳是从燕京来的。

但对林阳的家庭,苏颜了解的并不多,林阳也从不说。

算了,反正到时候要离婚,问太多也没意思。

"林老师,这丫头是谁?"秦老才注意到苏颜。

"我妻子。"

"秦老你好,我叫苏颜。"苏颜微笑道。

"你好你好。"秦老笑了笑,老眼里却流露出一抹失望:"没想到三年一别林老师就结婚了...唉,我那孙女要是知道了,怕是得把我的胡子拔光咯!"

"孙女?"苏颜一脸疑惑。

"咳咳!"林阳急忙咳嗽了下道。

秦老愣了愣,忙讪笑道:"没什么,没什么,哦对了,你们怎么会在这?"

"办点事而已。"林阳随口道:"秦老,你应该也有事要忙吧?你先忙你的,我们该回去了。"

"好吧。"秦老重重点了点头:"既然这样,林老师,那咱们晚上见吧?晚上咱们好好喝一杯!"

"晚上再看。"

"到时候我打你电话!"秦老仿佛没听到林阳委婉的拒绝,咧嘴一笑,继而扭头兴奋的朝徐家别墅内跑去。

马少与徐秋玄错愕的望着。

"秦老,您认识那个家伙?"马少忙上前笑问。

但这会儿秦老又恢复了严肃而漠然的表情,淡淡说道:"还是先带我去病人那吧。"

"哦,好...好...您老这边请。"马少忙道。

离开了徐家别墅,林阳与苏颜打车回了苏家老宅。

苏颜的脸色不太自然,神情十分的紧张。

林阳坐在一旁,倒是气定神闲。

"你先回家去,我去一趟奶奶那。"苏颜倏然抬起头道。

"我跟你一起去吧。"林阳道。

苏颜柳眉轻皱:"不必,你回去吧。"

"我说过了,以后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也不会再让你去独自面对这一切。"林阳的表情突然坚定了起来。

苏颜微微一愣。

她从未听过林阳说过这样的话。

其实这两天她也感觉林阳怪怪的,似乎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但却又说不出是哪不一样。

"既然你想陪我去挨骂那就去吧,反正你在我旁边,我还能少挨点骂。"苏颜懒得劝了,有些烦躁的说道。

林阳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的确不想再让苏颜独自去面对了。

以前他要履行母亲的遗言。

而现在,不必了。

该走属于我自己的路了!

车子在江城礼湖湖畔停下。

苏颜看了眼苏家老宅古朴的大门,沉重的走了进去。

苏家人都在,苏北一家,苏桧的妻儿刘艳跟苏刚,除此之外,连老太太的大儿子苏泰也赶了回来。

大家围着桌子坐在,一个个焦虑不安。

"奶奶,苏颜回来了!"

这时,苏美心呼了一声。

堂上人齐刷刷的看向大门。

苏颜与林阳走来,却没看到苏桧。

"苏颜,你二伯呢?"刘艳猛然起身,大声质问。

苏颜张了张嘴,不知如何开口。

"看样子是没能谈成了。"苏北皱起眉头。

"对不起奶奶,我...我连门都进不去,徐家人根本就不肯见我们..."苏颜看了眼表情凝重的苏老太太,低着头道。

"饭桶!"苏刚气的拍桌子,指着苏颜道:"苏颜,叫你办点事都办不好?你太让我们失望了!"

"就是,那可是你二伯啊!你没把他带回来你自己还有脸回来?"刘艳也气的不轻,指着苏颜骂道:"徐家人不让你进门,你不会求着他们吗?你不会跪在他们大门前吗?你怎么办事的?"

刘艳的嗓音很是尖细,听的人很不舒服。

苏颜不是泥人,听到这话哪能不生气?

"二伯母,苏刚堂哥,这怎么能怪我?明明是二伯他自己闯的祸!更何况你们是二伯的至亲,你们不去跟徐家人谈却是叫我去,凭什么啊?"苏颜眼眸泛泪,委屈至极。

苏刚眉头轻皱,但刘艳却是炸了毛了。

"好你个苏颜!你爸妈不在都没人管教你了?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刘艳尖叫着,便要冲上来给苏颜一巴掌。

林阳眯了眯眼,拽住苏颜的胳膊准备将她望自己身后拉。

"够了!"

这时,老太猛然将茶杯往桌上一甩。

砰!

闷响传出。

屋内的人呼吸一颤。

刘艳立刻怂了。

老太太发火,可不是闹着玩的。

去见老太太冷冷说道:"这件事情本就不是颜儿的错,更何况,这也不该是颜儿出面去与徐家人接触,而是该由苏刚,由你刘艳!"

"奶奶,苏颜是女的,徐家人至少不会对她动手,这要是苏刚去了,怕不得躺在医院里哦。"刘艳忙道。

她也是用这个理由让老太驱使苏颜前往徐家,殊不知她也是个女的。

不过老太太总算还会讲两句公道话。

"现在说这个也没必要了,还是商量一下如何应对徐家,如何把老二救回来吧。"苏老太发恼道。

人们皆不出声。

"奶奶,实在不行...咱们报警吧。"这时,苏张扬小心的说了一句。

"报警?那可是南城第一世家?报警有用?"张于惠瞪了眼自己的儿子。

"那怎么办?"苏张扬哑口。

但在这时,那苏北突然眼珠子一转,开口道:"妈,您还记得昨天您出了意外后,是谁救的你吗?"

"不是老二吗?"苏老太老眉一皱。

苏北笑道:"可不只是老二,还有您的孙女婿林阳!"

苏老太朝林阳扫了一眼。

整个苏家,她最不喜欢的就是林阳。

当然,其他人也不喜欢林阳。

本来苏颜前程光明,苏家也该攀上马家这棵大树,但这些全被林阳毁了。

至于昨天的事情,苏老太已经默认为是苏桧的功劳,跟林阳没有关系。

"老三,你想说什么?"一直不吭声的苏泰沉声问了句。

"我想说,妈的这个病,其实是林阳治好的。"

"是谁治好我的病重要吗?"苏老太不悦了。

苏北却是狡黠一笑说道:"妈,如何不重要?你难道忘记了?徐家人为什么会找上来?那正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二哥治愈了你的新闻,而徐老爷子的症状是跟你一模一样的啊。"

这话一落,苏老太一怔。

其余人也愣了。

苏颜则大惊失色,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却见苏北指着林阳道:"我想二哥治疗徐老爷子所用的方法肯定是林阳所教的那个方法,所以徐老爷子出事,罪责并不是在我们身上,而是在林阳的身上!林阳,这都是你的错!"

林阳面色笃定,安静的注视着苏北。

所有人都恍然大悟。

协商不成,就只能给予徐家一个交代了。

而苏北的意思,就是要林阳成为这个交代!

 

 

女神的超级赘婿第九章从今往后我不再欠你分毫

徐家别墅。

古色古香的房间内,一名面色苍白鸡皮鹤发的老人正躺在床上。

老人手背输着液,人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像是昏迷了过去。

他的气息很微弱,脉搏也很微弱。

不过虽然微弱,却不曾断。

秦老正捏着一枚枚闪闪发亮的细长银针一针一针的在老人的身上施布着。

他施的很慢,也很小心,每一针都精准刺在穴位的正中心。

十几针下去,他已是开始微微喘气,且脸色愈发难看。

一个小时后,秦老走出屋子。

"秦老,我爸怎样了?"

一群人围了上来,一名中年男子上前急询。

马少也站在旁边,一脸关切。

"很糟糕。"秦老面色沉重,倏的询问:"给徐耀年治疗的医生是哪位?能不能将他请来?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他。"

"好,您稍等!"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便朝旁边人使了个眼色。

片刻后,满脸颓废的苏桧被拽了过来。

"你们快放了我,我告诉你们,你们擅自控制我的人身自由是违法的..."苏桧紧张的喊道。

"我们可没控制你的人身自由,我们只是请你来医治我爷爷,你是我爷爷的医生,待在我们这不是合情合理吗?"徐秋玄哼道。

苏桧还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还是堵住了。

这里是南城。

徐家手眼通天,别说囚禁他,哪怕是杀了他...以徐家的能量,也未必不能做到。

"你就是苏医生吧?"秦老走了过来。

"你是?"

"我叫秦柏松。"

"秦柏松?那个活阎罗?"苏桧震惊无比。

"我问你,你给徐耀年施的针术是不是孙思邈《千金方灵首篇》上的?"秦老严肃的问。

"秦老,您也看过?"

"来时从朋友那借阅过,倒是你,从何处窥得的?"

"我花钱托人找关系看到的。"苏桧欲哭无泪:"我母亲有脑梗、高血压,我便想通过这方子治她。"

"那你母亲呢?"

"在家呢。"

"她没事?"秦柏松一脸诧异。

"没事啊。"

"怎么可能?我看你扎针的手法根本不对,按理来讲,你母亲应该也与徐耀年的情况差不多!怎么她没事,徐耀年成这个样子了?"秦柏松皱眉道。

"扎针手法不对?"苏桧懵了。

"你的最后一针明显有偏差,简直是乱来,徐耀年的问题也是出在这最后一针上!"秦柏松冷道。

最后这一针,简直是草菅人命。

那个位置是死穴,以针孔的痕迹来看,苏桧根本就是在故意杀害徐耀年。

所以秦老对苏桧当下这狼狈模样也不感到可怜。

旁边一名三大五粗的男子一听,直接冲来一拳砸在苏桧脸上。

"哎哟!"

苏桧当场被打趴在地上,半张脸都肿了起来。

"你这个混蛋!"那男子双眼发红的吼道:"你这个庸医,居然要害我爷爷?我弄死你!!"

说完,便再要扑上来教训苏桧。

"徐奋!!"这时,中年男子严肃大喝一声。

徐奋浑身一颤。

"退一边去!"中年男子再喝。

徐奋只能低着脑袋退到一旁:"是,父亲。"

中年男子是徐老爷子的小儿子徐天,但在徐家是有绝对的权力,整个南城人物谁敢不叫他一声'天叔'。

他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没有去理苏桧,礼貌的问:"秦老爷子,我爸的情况如何?"

"如果我来晚些,恐怕就得给徐耀年收尸了,现在他的情况已经被我稳住,五个小时内不会有生命危险,但五个小时之后...只能听天由命了!"

"老爷子也治不好?"徐天愕然。

"若没这一针,我还有信心,但这一针完全打乱了徐耀年身上的脉象,徐耀年还能活着已经是奇迹,要想把他从鬼门关旁拉回来,我没有把握。"秦柏松叹了口气。

徐家人呼吸全是一颤,再看向苏桧时,已是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

苏桧吓得浑身狂颤。

"如果老爷子真出了什么意外,苏桧,我允许你请律师,我会通过合法的手段追究你的责任,这点你放心,但是,我保证你绝对会死的很难看!"徐天面无表情的说道。

徐老爷子对徐家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当下的徐家还能稳坐南城第一世家,就是因为徐老爷子尚在,他要是有什么意外,对徐家的打击绝对是空前绝后。

南城天叔的话,向来都是一言九鼎。

苏桧闻声,大脑轰的一下空白一片,半响了他似才想起什么,赶紧争辩道:"徐少,我...我...我其实是无辜的,这责任不能完全在我头上啊..."

"不在你头上难道在我们徐家的头上?"徐奋怒道。

苏桧战战兢兢,倏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急道:"其实这事的责任应该是我侄女婿来承担!"

"你侄女婿?"

"对对对,本来我是不会施这最后一针的,都是我侄女婿教我这么做的。"苏桧急忙说道:"要说责任,你们应该找他才对,我是无辜的!"

听到这话,徐家人皆愤慨不已。

马少一愣,独自呢喃:"难道是林阳?"

"他也是中医?"徐天问。

"算...算是吧?"苏桧底气不足。

"打电话给苏家,叫那个侄女婿滚过来,若老爷子出了问题,有关人员谁都跑不掉!"徐天侧首道。

"好。"旁边人跑了下去。

马少闻声,嘴角一扬,没有吭声。

或许那林阳跟秦柏松认识,但当下是徐家要动他,他马少可没义务出面。

"林阳,自求多福吧!"马少暗笑。

秦柏松一脸奇怪的问:"你们这是做什么?我可没说徐耀年没救了。"

"什么?"

"秦爷爷,我爷爷还有救?"

徐秋玄等人忙问。

"我是救不了,不过我在这里遇到了一位故人,我想凭借他的医术,应该能够治好徐耀年。"秦柏松笑道。

"真的?"徐天激动的上前。

"当然。"秦柏松抚须而笑。

这话一落,徐家人欣喜连天。

苏桧也愣了下,继而大松一口气。

如果徐老爷子能活着,那他至少也能逃过一劫了。

不过责罚是免不了的。

徐家这种世家,可没那么宽宏大量。

"秦老,您那位故人在哪?我立刻安排我的车子去接他!"徐天忙道。

"不急,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他在哪,我才刚撞见他,我猜不是在南城就是在江城,等我打个电话给他。"

秦柏松笑了笑,便拿着手机走到旁侧。

徐天松了口气,但眼镜下面的戾气还未散掉。

"若是老爷子能够恢复过来,这两天就叫这个苏桧还有他那侄女婿来伺候老爷子!"

"爸,已经叫人去苏家了。"

"好!"

.....

苏家老宅。

苏北一言,惊的苏颜傻在原地。

苏家人要么沉默,要么冷笑,还有的当场出声支持苏北。

比起林阳,苏桧的价值显然是要小得多,更何况苏桧可是老太太最疼爱的儿子,林阳是令她厌恶的孙女婿,如何衡量,已经一目了然了。

只见苏老太思绪了片刻,稍稍点了点头:"小北说的不错,林阳,这事你的确有责任,而且还是主要责任。"

"奶奶!"苏颜急了。

但苏老太却是抬手,制止了她的言论。

"苏老太,你想要我怎么做?"林阳面无表情的问。

他连奶奶也不喊。

对于苏家,他很失望。

以前他假装废物时,苏家冷嘲热讽,他能忍受,毕竟那个时候的他看起来的确无能。

也因为他,苏颜无法嫁入马家,苏家无法攀上马家这棵大树。

基于这些,苏家人无论是挖苦他还是谩骂他,他都会忍。

但现在!

苏家人的举动太过过分了。

他们这已经完全不顾及亲情!

他们只有利益,只求自保!

林阳,不愿再忍受了!

苏老太没有生气,她站起身来,严肃的望着林阳,开口道:"孩子,奶奶知道你之前举动都是出于一片好心,都是为了救奶奶,但错了就是错了,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如果不是你,你二伯不会这样,所以奶奶希望你能去趟徐家,把所有责任承担下来,换回你二伯,明白吗?"

"不行!"

苏颜几乎是立刻嘶喊出声。

她不爱林阳!

但!

林阳终归是她丈夫!

岂料她这话一落,林阳也出了声。

"好!我去换苏桧回来!"

苏家人全懵了。

答应的这么痛快?

"真的?"苏老太也十分意外。

"当然是真的。"却听林阳再道,声音冷冽。

"但从今往后,我再不欠你苏家分毫,明白吗?"

 

女神的超级赘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女神的超级赘婿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女神的超级赘婿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