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权色声香免费阅读by狗尾巴狼

    来源:zsy|小说:权色声香|时间:2021-01-13 20:13:49|作者:狗尾巴狼

    夏商小说叫什么,这里观看《权色声香》全文阅读,小说权色声香讲述的是夏商之间的故事,非常好看不容错过。门内有风情定力,夏商是有的。可今有一具年轻气盛的躯体,美色在旁,身体的反应就不是靠定力能控制的了。 十八岁的身体里装着一个三十岁的灵魂,奇妙的组合让此刻显得有些尴尬。 从夏商的精神层面来看显然是不能接受深入发展的,作为一个三十岁

    权色声香夏商

    诗好人恶

    “中意秦怀柔?”

    对夏商而言这并不奇怪,秦怀柔的身材相貌皆无可挑剔,况且还一副侠骨柔情,没人喜欢才不正常呢。

     

    夏商没说话,但目光却在一丈之隔的欧阳长浩身上多停留了几秒。

     

    此时关注欧阳长浩的人很多,同时还有无数的赞誉之声从四面八方而来。

     

    “欧阳公子不愧是名门之后,学识不输其父啊!”

    “欧阳公子,您为何不参加科举?凭您的本事何愁不能有功名呀?”

    “欧阳公子,您刚才那句‘十指藏有千般乐,七弦堪奏妙语声’实在是妙极,将仙儿姑娘的琴乐之声描绘得淋漓尽致,我等拜服!”

    “欧阳公子……”

    “欧阳公子……”

    奉承之声不绝于耳,欧阳长浩似是经常受到这般吹捧,在众人间依旧从容淡定,露着自信的微笑一一还礼。

     

    这时,不知谁人喊道:“诗作比试想来也有目共睹了吧?还不宣读结果?”

    这一轮由欧阳公子胜出可谓众望所归,正当台上姑娘准备开口时,小胖子冲了上去,晃了晃胸前的纯金猪牌,抬起小肥手,低声道:“诸位稍等,我朱金斗还有一首诗呢!”

    “朱金斗?”

    “朱金斗是何许人?”

    看着天上的胖子,台下的文人们一脸懵逼。

    可周围的商人却有人将其认了出来:

    “这不就是城西老朱家的公子吗?他怎么跑到那群酸腐中间去了?”

    “老朱家?”

    “你们不知道?他爹就是江南一带最大的佃户,扬州,苏州,徐洲皆有产业,良田万顷,家畜无数,其家业之大胜过无数江南富商。

    你看到那块猪牌了吗?琉璃金打造,足有三斤六两,换作金锭价值千锭。”

    “嚯!这么有钱?那小子跑到文人堆里作甚?还要作诗不成?”

    “却是有些奇怪,我跟朱家也算有些交情,只听此子天生抠门儿,却未听过还有诗词学识。

    估计是哗众取宠罢了。”

    不说身份,光看小胖子的装束也不像是个能作诗之人。

     

    “快下去吧,就你这一身铜臭之气也想作出比欧阳公子更好的诗词?我看不如多花些银子把那盏古琴买下来才是。”

    小胖子反驳:“叫嚷什么?我还没说呢,你怎么知道我的诗作不行?”

    “好!我等倒要看看你有何能耐。”

    “都听好了!咳咳……”小胖子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仙音落九天,拨醉催人眠,细闻不知处,一丈一珠帘。”

    “仙音落九天,拨醉催人眠,细闻不知处,一丈一珠帘……”

    诗句罢了,下方诸人不禁轻吟着重复了一遍,细品之下竟叫人说不出话来。

     

    此诗还真有几分韵味,跟欧阳公子的诗作比起来确实是难分高下,或许此诗还更甚一分。

     

    大家都是明眼人,诗的好坏容易比较,可这样的诗出自台上的小胖子就让人有些不敢相信了。

     

    “嘿!怎么样?我作的诗究竟怎么样?你们还有何话说?”

    无人应答。

     

    小胖子看向台上姑娘,姑娘轻轻一笑。

     

    “这位朱公子的诗作却也称得上佳,到底是朱公子的诗作更好还是欧阳公子的诗作更加还得让仙儿姑娘亲自评判。

    诸位稍安勿躁,待奴家去听听仙儿姑娘的意思。”

    说罢,姑娘正要下台,不想欧阳长浩收起折扇走了过去,声音低沉着:“且慢!”

    这下好看了!

    姑娘也略显诧异:“欧阳公子这是?”

    “我有几句话想问这位朱公子。”

    毕竟诗作不是出自他手,朱金斗还有些心虚:“你……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不会是输不起吧?”

    “非也非也,就是几个很简单的问题想问朱公子,不知朱公子可否赏脸回答?”

    “那……那你问。”

    “此诗作真是出自你手?”

    “当……当然,不然还能是谁?”

    “哦?既如此,想必公子的诗词功底应该相当之深厚吧?”

    “那还用说?”

    “请问,公子先前所作谓之何种诗体?”

    “诗体……这个……”小胖子就认识几个字,诗体什么的听也没听过如何知晓,被对方一问,顿时急出了一头汗。

     

    “公子,为何这般吞吐不定?该不会是诗词最基本的诗体都不知道吧?”

    “我我我……我当然知道。

    可我凭什么跟你说?”

    到了这一步,欧阳长浩心头已定,暗叹心中所想果然没错,眼神忽然一凛,展开折扇呵斥道:“小胖子,你好大的胆子!我等文人在此斯文场合,岂容你借他人之作来显威风!连最基本的五言绝句都不知道,还谈何作诗?你以为在座的文人都是瞎子吗?”

    “你你你……你什么意思?别胡说啊?!”

    “你还嘴硬!你敢说方才诗作是你自己做的?那好,有本事你再作一首,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若作得出来,我欧阳长浩给你磕头赔罪,若作不出来……”

    “哎哎哎!好了好了,我承认就是咯!”小胖子经不住逼问了,耷拉着脑袋指了指夏商,“刚才的诗作是夏春秋作的,我给了他二十两银子。”

    不远处,雅芝小声惊呼:“糟了!他怎么把少爷供出来了?!”

    把诗作当买卖,而且是在这样的场合中,在场的文人可都有些恼了。

     

    “诗为好诗,人却非善人!”

    “把诗词当作买卖,真是有辱斯文!”

    “这夏春秋名字倒是别致,怎生得如此市侩?”

    谈论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夏商身上。

     

    在场人数众多,难免有认识夏商的,当看到夏商的面容之后好多人都觉得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可那“夏春秋”的名讳却从未听说。

     

    “夏春秋?”楼上珠帘后的女子轻咦出身,靠得走廊近了几分,轻轻撩起珠帘看了看,“这便是那事了拂衣去的夏春秋?长得倒是俊俏。”

    别人还有些拿不准夏商的身份,但欧阳长浩把目光锁定在夏商身上后脸色瞬间一变!

    “夏商!”

    一声惊呼,在场所有人都反应过来。

     

    “果然是夏商!”

    “真的是夏商!”

    “夏商原来没有死!”

    这下大厅里炸锅了。

     

    “妈妈,下方众人所议之‘夏商’便是那十万金买下柳月楼名倌,却害得家破人亡的纨绔吗?”珠帘后的眸子更显好奇了,想着之前的诗句,又想着扬州的传言,不禁嘴角上翘,“待会儿定要叫他过来好生瞧瞧。

    标签: 权色声香 狗尾巴狼 夏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