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盖世玄婿(玄机纪璇)小说全文-盖世玄婿争鸣小说

    来源:zzy|小说:盖世玄婿|时间:2021-01-13 16:12:31|作者:争鸣

    完整版小说《盖世玄婿》由争鸣最新写的一本都市情感小说,主角玄机纪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3章 我其实很聪明的事已至此,不论如何,这场寿宴到底是办不下去了。权贵们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虽然是勉强忍着没因为地上那人从皮肉里露出的骨头恶心到吐出来,但若是叫他们像玄机一般,地上摆着这么个玩意儿还和没事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啃鸡

    盖世玄婿玄机纪璇

     

    第18章 仓皇出逃

    王彪感觉人生到达了巅峰。

    刚才他雇佣的绑匪告诉他纪霍丢了,还有个不张眼的东西把他给供出来了。

    他这脑袋顿时就大了起来,这下子合作伙伴变成仇人,纪霍纪璇非得弄死自己不可。

    王彪在自己的庄园里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根本没有洽谈的机会了,他已经是图穷匕首见把最后的底牌亮出来了,可谁知道所托非人,那群王八蛋根本办不好事情。

    紧急关头,王彪也没心思问劫匪头头杀个纪霍怎么会出意外,劫匪头头也不会告诉王彪是他们贪心还想多从纪璇头上挣一笔才暂缓着没对纪霍动手,上头和下头目的不统一,简单的事情就直接办砸了。

    “现在只能跑路了。”王彪左思右想后做了忍痛做了个无奈的决定,他要放弃在京都的一切准备出逃到外地,纪家在京都虽然不是说一不二的,可在官道上也有不小的影响力,更何况自己还偷鸡不成让纪家继承人纪璇得知了自己的图谋。

    他丝毫不怀疑纪家能让自己下半辈子蹲在监狱里面读书看报,人要活到那种地步跟死了也没多大差别。

    打主意的王彪简单收纳了下自己的宝贝财产,招呼司机赶紧送到京都机场,他要先从京都出去到一个稍微偏僻点的城市再搭高铁再转搭火车打上黑出租随意跑,一路换乘,像狼走在雪地上一样一步步的抹掉自己路过的痕迹。

    他的行政司机还像往常一样稳当的开着车,但是后座上的王彪已经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珠了,他有点惊诧的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限制乘坐飞机和火车了,他的脑门嗡嗡的响,纪璇不可能马上就联系官方来堵他,按理说他还是有出逃的机会的,可......

    正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行政司机突然礼貌的提醒前方道路上有个打折黑色雨伞的中山装男子,王彪的情绪一下子就绷紧了。

    黑雨伞?中山装?这不就是纪璇的代言人,那个所谓的军师的打扮吗?他怎么会出现再自家的庄园外面?要知道这才出门没有一条街啊。

    王彪的心头的疑惑逐渐转化为了恐惧,他绝对不能被逮到!

    “直接撞过去!不用管他的死活!”王彪冲着行政司机就是一通怒吼。

    行政司机被他的要求给吓呆了,哪有主动要求撞飞别人的?不管恩仇那好歹失调=条人命啊!这个公开了二十多年汽车的司机从心里抗拒着这荒唐的请求,他不能!

    “你要是不撞的话,我就先让你的喉管喷血!”病急乱投医的王彪不顾自己还在车上,拿起刀子贴近自己的司机,威胁他不撞上玄机就杀了他......

    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何必互相为难呢?

    玄机微微抬眼,看见王彪的轿车没有丝毫停歇的开到自己跟前,只是笑了笑。

    “我倒从没想过你有这么大的胆子呢,王彪!”

    他像猎豹一样起跳!在车开过来的瞬间就一个大跳跃上了王彪的车顶!

    行政司机被刚才的惊人一幕给惊人了,开了二十多年车,他从没见过玄机这种只存在于动作大片里的特技,或者说杂耍。

    王彪只是感觉咚地一声,一个重物就狠狠地砸到了车顶,他还当那是被撞飞地玄机呢。

    没想到下一刻,一个湛青地匕首刺从车顶刺到了车内,随即一拉,车顶厚实的铁皮就被一把匕首生生的拉开!削铁如泥也不过如此了。

    还有更惊悚的事情,车顶被匕首划了个圆弧不说,猛地就探进一只手来,玄机硬生生的把车顶的铁皮给掀开,从车后座提出了发抖的像小鸡啄米一样的王彪随手一扔,就扔进了路旁浇水的草地上。

    行政司机只觉得一阵响动,从后视镜里就看不到人了,他惊恐万分,双手生硬的像是榆树根子一样,巴巴的把车开出去老远。

    玄机早就若无其事的跳下了车,从草地里找到摔了个狗啃泥的王彪。

    王彪都吓尿了,裤管子都湿了一大片,传来一股骚臭味。

    “自己干了什么心里清楚是吧?”玄机冷漠的发问。

    “嗯嗯。”王彪点头如捣蒜。

    “知道自己要付点代价吧?”玄机又问。

    “知道,知道。”王彪心里一凉,大叫不好,今天怕是要把命交代在自己家门口。

    “知道还不赶紧去医院给纪璇和她爹道歉!你做了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吗?”玄机一声怒喝把王彪给震懵了。

    道歉?成年人的社会里道歉能解决实际问题吗?我跟你们可是已经不死不休了啊。王彪并没有反应过来,他感觉故意杀纪璇这事一出去,他明天就该跟纪满纪元一个牢房吃牢饭了。

    可玄机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难道这事情真的有所转机?

    玄机其实是看在纪霍和纪璇的面子上没有直接动武,要怎么处理这个还得纪璇来做,另一个方面来说,玄机也觉得把王彪就地正法脏了他的手。这种油腻的又可恶的中年男人,是他深恶痛绝的,他永远不想再成为那些人手中的棋子。

    王彪不顾自己的狼狈相,从地上连滚带爬的起来就追自己的汽车,他得到了玄机的指使要去县城医院给纪霍当面赔罪,不管如何,他现在不能耍任何的滑头。

    因为不管跑出了多远,王彪都感觉玄机的眼睛想狼一样盯着自己的后脑勺。

    而玄机则有了进入王彪庄园查证的机会,他不是没感觉到股东们离心离德各自组建小团体,他是没有真正的实锤,这些股东一个赛一个的精明,自从陈龙和钱柳连连失利,他们都缩回了地下,表面上看着风平浪静,实际上暗潮涌动不知在密谋些什么。

    刚才在车上玄机已经大略看了一眼,王彪并没有带那种东西,而这点时间应该来不及他销毁东西的。同样的,玄机也没料到倒地不起的那几个劫匪里面有人给王彪通电话。

    两边都有遗漏,但是不妨碍玄机办事,他从王彪杂乱的办公桌上找到了股东们串联的文件,折了几下后装进了中山装的口袋。

    标签: 盖世玄婿 争鸣 玄机纪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