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素手纤纤爱沉沦

    雁晚杏步筠小说叫什么名字-雁晚杏步筠小说在哪看

    来源:zzy|小说:素手纤纤爱沉沦|时间:2021-01-13 16:03:08|作者:君生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君生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素手纤纤爱沉沦》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雁晚杏步筠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第3章 对峙她小心翼翼地躲开男人的身体,下了床,忽然听到步筠开口道:“夫人身边似乎没有伺候的侍女?”雁晚杏背影忍不住一僵,面上迅速镇定了下来,道:“我没带侍女来。”本以为只是一场简

    素手纤纤爱沉沦雁晚杏步筠

     

    第7章 降罪

    “昨晚……是你在说有刺客?”男子再次开口,同样的惜字如金,语气冷淡。

    之前赏竹说的话在脑子里回响,雁晚杏强装冷静,任由冷汗直冒,面上却依旧保持恭敬,微微点头示意,“是。”

    “很好。”不知为何,那人似是很满意这个答案,“陈知府,你有什么想说的?”

    雁晚杏神色一凝,悄悄看了眼身后那一排跪得整整齐齐的人,只听其中一人说道:“属下无话可说,请大人降罪。”

    “你差点耽误我的大事儿!”里面的声音很迷惑,听不出具体的喜怒哀乐,那个人说完之后就停顿了,好像是在思考些什么,没过多久,他再一次开口说话,语气中透露着半分悲天悯人,长叹一口气说:“你的这些手下办事不力,我这的规矩你也是明白的,至于你陈知府,不让你以死谢罪,但是最起码的惩罚是要有的,你就先把自己的双眼挖去,以示警戒。”

    惩罚一下来,整个房间都瞬间安静下来了。

    陈万低着头,眼睛充血,很久之后了一会方才说道:“小的多谢大人不杀之恩,属下领罚。”

    雁晚杏安静的站在一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双手死死的握拳,像是在隐忍什么,原本修剪整齐的指甲此刻狠狠的陷入她的皮肉之中,一阵巨大的伤痛席卷全身。

    她清楚的感受到,刚刚那道阴冷的目光是直直的落在她的身上,带着些许探究。

    现在是春天,本该春风和煦,万物复苏,柔和的日光透过窗子缓缓流下,正巧照射在雁晚杏身上,但是她却感觉不到温暖,仿佛置身冰天雪地之中。

    脸颊上的汗迹清晰可见,许久,珠帘后面的男人发出命令:“好了,你们都出去吧。”

    雁晚杏听到这话如释重负,一直紧绷的身体突然放松的下来,随即转身就要离开,他突然开口,简简单单只有三个字却让她仿佛置身冰窖。

    “你留下。”

    在丞首辅府乃至整个月华,他说的话都是不容忤逆的。

    雁晚杏身形晃了一下,停下来不动了,她感觉到有一丝凉气从后背窜上来,瞬间弥漫她的四肢,心头爬上了丝丝恐惧。

    一群锦衣卫路过她的身旁,整齐的走了出去,中途没有一个人对她有什么眼神表示,没过多长时间,整个屋子里就剩下她和珠帘后面的那个人。

    房间的门被人带上了,隔绝开众人和她的命运,雁晚杏苍白的脸上泛出光影,她愣愣的望着窗外的景色,不知道在想什么。

    庭院中栽种着锦雀花,一簇一簇的,散发着诱人的紫色,在阳光的照耀下呈现出水红色,风拂过花朵,花朵摇曳身姿,散发着无穷的魅力。

    人在很多时候甚至都不如一株春华一粒草芥。

    雁晚杏没有回过神来,她抿住发白鹅嘴唇,深吸一口气,整理好自己的思绪,然后缓缓转身,她抬起双眸,匆忙的扫过珠帘背后,突然一惊,下意识的往后推了两步,因为后面的人已经不在了。

    她感觉到一丝恶寒,脸上的惊讶之色没有半分掩饰。

    一个大活人难道还能凭空消失?她微微皱眉,回想起之前的事情,她一直待在屋子里,没有看到他离开,更加惊悚的是,她甚至都没有听到珠帘晃动的声音。

    正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她身后传来,那声音带着些许凌冽,就像是高山上的松柏,“你究竟在看些什么?”

    这五年的时间赋予雁晚杏超乎常人的自制力,但是这个时候她还是被吓了一跳,心中一阵后怕,一面后退一面看那人的眼睛,他眼睛看过的地方都让她觉得害怕,脑子里一瞬间的空白,只有“惊艳”而已存于脑中。

    他们现在只有3步的距离不近不远,刚巧够她看清对方的脸。

    雁晚杏从小生活在首辅府,自幼熟读圣贤书,也算是个有才气的女子,然而此刻面对他。她却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描绘这美丽的盛况。

    他有苗疆血统,所以五官挺立精致,他和汉族人的五官有很大的不同,他眉眼深邃,瞳孔去墨水般勾人心魂,画屏上的梅花印在他的严重,构成世间最美丽的风景。

    他身形高大挺拔,和她记忆力穿的服饰不同,身着常服的他就像天上的一轮明月,长发别在脑后,发丝调皮的滑落下来,他用如玉的双手轻捻,眼神中尽是风华绝代。

    乾字号的姑娘对媚术用的得心应手,她们知道何时可以得到一个男人的心,但是雁晚杏此刻却愣住了,在她心里恐怕再厉害的媚术师都没有眼前的人厉害。

    在时候外面飘来一簇云朵,遮挡了大片金乌,日光稍淡,勾勒的景象越发柔和,称的他眉眼如画,似画中仙子。

    他仿佛注意到她的眼神,他收回落在画屏上的眼神,微微侧目直勾勾的看着雁晚杏,就算他做在难看的动作也不显得粗俗,薄唇微微开启,轻柔的吐出“大胆”二字。

    阴鹜的双眼,非常淡漠,冷的她浑身发抖,他周身的气魄凛冽,或许是因为长期身居高位,他言谈举止都透露出傲慢,仿佛是在俯仰大地,俯瞰芸芸众生,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瞬间就将徘徊在底层的雁晚杏打回了原型。

    转眼之间她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她垂低着双眸,心头猛地沉下去,不假思索地朝他下跪行礼。

    如今她的视线中只有白袍的一角,她跪得很低,心头满是惊惶。

    居高临下的姿态,可是步筠最熟悉的,他慢慢的俯视她,修长如玉的指尖捻动着腕上的蜜蜡珠,眼底悲喜无状,缓缓的问道问:“你这是真觉得自己该死吗?还是只是客套话?”

    雁晚杏僵硬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曾经多次听说他手段狠辣阴狠残忍的对待别人,也曾数度耳闻他在月华是如何兴诏狱的,无论是府中还是整个月华的人都视他如鬼神,刚刚才亲身体会过他的恐怖,这时雁晚杏更加胆战心惊。

    标签: 素手纤纤爱沉沦 君生 雁晚杏步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