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重生之嫁纨绔

    主角师菡夜斐然的小说重生之嫁纨绔全文阅读

    来源:ysg|小说:重生之嫁纨绔|时间:2020-10-21 14:57:40|作者:元子

    重生之嫁纨绔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经典言情类小说,主角师菡夜斐然的奇事贯穿重生之嫁纨绔小说全文章节目录作者元子 。重生之嫁纨绔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精选:国公府老夫人寿宴当天,师菡看着骑在墙头,名动京城的纨绔,吹了个口哨道:“跳下来我抱着你。”那人羞羞答答的跳下来后,师菡却反悔了:“抱都抱了,你要对我负责!”前世渣爹利用,姐妹背叛,渣男白莲联手折断她的羽翼,将她打入深渊。当年跋扈嚣张,不可一世却偏偏一心痴恋她的纨绔,也因她丢了性命。重活一世,师菡复仇虐渣之余,唯一的乐趣便是:宠着他。

    重生之嫁纨绔师菡夜斐然

    重生之嫁纨绔免费试读章节

    秦若若心一沉,突然间有些拿不准师菡到底想做什么。师菡若是真要同意,之前自己的所作所为,跟跳梁小丑有什么两样?可师菡若是不想答应,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就连师德,都不由得愣了下,他心中虽然高兴,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

    师菡叹了口气,恭恭敬敬的朝着师德行了一礼,柔声道:“女儿此举,都是为了父亲的声誉考虑。只求秦小姐日后,切莫再闹出今日这样的乱子来,给父亲抹黑,让国公府徒增笑柄。”

    一句给师德抹黑,又一句让国公府被人笑话,秦若若心里没有半点欢喜,这本就是她应得的,不是吗?但是从师菡嘴里说出来的话,倒像是只是为了平息今日的闹剧的无奈之举!

    一边在师德那里卖了乖,一边又落得个好名声!真是好算盘啊!

    秦若若擦了擦眼角,故作一副感激的模样,应声道:“是,若若以后一定听话,不让国公为难。”

    师德得偿所愿,试探道:“那,认亲之事……”

    “父亲放心,这件事交给女儿安排便是,女儿必会让国公府失去的面子都找回来!”

    卢夫人今R国就是来替师菡撑腰的,如今见师菡心中已有盘算,吃不了亏,她也就放了心,柔声道:“好孩子,若受了委屈,只管来卢府找我便是。”

    她这话,是说给师德听的,好歹也是个国公爷,这么不要脸的欺负自家女儿,成何体统!

    师德砸吧砸吧嘴,感觉心里很不是味儿。

    夜色已深,碧莲院的事儿尘埃落定,师菡亲自送了卢夫人出去,这才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刚推开门,便看见桌子上,摆着一只翡翠镯子,通体大气,色彩均匀,饶是前世见多了好东西的师菡,都不由得微微一震。

    这种镯子,若非是传家之宝,也该是价值连城。

    想到这儿,师菡脑中忽的浮现出一道身影,白衣翩翩,手持折扇,不羁一笑,天地暗色,应该是他留下的。

    “小姐,您想谁呢?脸这么红?”

    春荣忽的开口,打断了师菡的思绪,眨着眼,颇为无辜。

    师菡急忙捂住脸,轻咳了一声,“没,没想什么。”

    冬杏端了热茶过来,一本正经瞥了自家小姐一眼:“小姐说谎。”

    “……”

    能不能不拆台啊?

    师菡哭笑不得,冬杏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实则最是细致入微。前世,她便是最早发觉夜斐然不对的,可当初,师菡并没有听她的,冬杏也不曾有任何怨言,一如既往用自己的方式保护她。

    想到这儿,师菡不由得抱住冬杏的手,声音一软,道:“在想你们两个小仙女,要不将就将就,嫁给我呗?”

    春荣无语,“小姐!您用情不专,还脚踩两只船!”

    冬杏斟酌后,正色道:“我倒是不介意,只是,小王爷能不介意么?”

    师菡:“……”

    这么快就学会胳膊肘往外拐了?

    次日,天色方才大亮,师菡便起身,洗漱完后带着礼物便去了卢府,春荣冬杏按照师菡的交代,分别去了其他府邸送请柬。

    卢夫人早间有念佛的习惯,师菡来的不巧,正赶上这个时辰了,于是便去后花园等候。

    可谁知,她刚绕过回廊,远远的,便看见一道白色的身影,正拎着水桶,在花园里浇水。清冷优雅,冷刃如雪,那一花园的花,但凡他一瓢水过去,就跟遭了难似的,瞬间被压趴了一片。

    师菡忍着笑,纵身一跃,跳上了花园里的假山上,撑着下巴,笑嘻嘻的道:“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当心将来娶不到媳妇哦。”

    她一开口,那人瞬间脊背笔直,不可置信的转过身,抬头,对上师菡那道含笑的视线。

    第14章结束

    第十五章

    如春风拂面,他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半晌,这才从喉咙间挤出几个字来:“你,你怎么……”

    “小王爷,你这是在辣手摧花吗?”师菡一身素衣,坐在假山上,头顶着璀璨的日光,整个人仿佛被镀了一层金光。

    喻阎渊脸一沉,忽的丢下手上的水瓢:“当心摔了!下来!”

    他话音刚落,师菡忽然身子一歪,便朝着地面摔了下来。

    “阿菡!”登时,喻阎渊脸色大变,急忙上前将人稳稳接住。

    软香入怀,扑鼻而来的淡淡清香,以及隔着布料,师菡身上的温度清晰传来,喻阎渊一时有些怔住了。

    “傻子,听说过投怀送抱么?”师菡挑起他的下巴,仔细的瞧着他那张脸。

    世人愚昧,只知道景王府的小王爷纨绔,空有一副好皮囊,可天知道,这副皮囊岂止是好,简直就是人神共愤。这小脸,娇嫩的连女子见了,怕是都要羞愧而逃了。幸好幸好,这么好看的人儿,是她的。

    喻阎渊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心口里像是有只慌乱的小兔子,疯狂的撞动着,待反应过来之后,喻阎渊忽的勾起唇,声音沙哑道:“阿菡,你是在调戏我么?”

    师菡小手一颤,“小王爷的意思莫非是,调戏了还要给钱?”

    谁知,她话刚说完,喻阎渊便将她放了下来,一本正经的从怀里摸出一沓银票,塞到师菡手中,轻笑道:“那是自然!这些钱,就留给你打赏我了。”

    师菡:“……”

    她这是成了万花丛中的恩客,出来采花了吗?

    “身上的伤口不疼了?”

    师菡说着,敛起笑意便要上前。可她刚上前,喻阎渊像是想到了什么般,猛地后退一步,耳根通红道:“阿菡,不能给你看的。”

    大抵是昨天夜里被师菡吓着了,喻阎渊此时的模样,像极了含苞待放的小可怜,惨遭辣手摧花无情手。师菡忍着不笑,挑眉道:“那我不看,我就给你吹吹?”

    “阿菡……”喻阎渊半张脸都烧了起来,他就是不想让师菡觉得自己太轻浮,才这么忍着的。否则,他一个正常血气方刚的男子,见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怎会没有半分旖旎心思?

    倒是师菡,忽的上前,二话不说,勾住他的脖子,便吻了上去。

    温软的唇畔,香甜迷人,喻阎渊整个人都愣住了,随后他突然反应过来,急忙推开师菡,低咳了声,冷静道:“卢夫人快来了,我先回去了。”

    说罢,他转身脚尖一点,白色的身影,瞬间消失在视线中。

    倒是有种狼狈而逃的既视感。

    前世,师菡从未给过喻阎渊半点机会,起初是因为身份所累,她要端庄,要得体,要做国公府最完美的嫡女。后来,是因为夜斐然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了。

    她和夜斐然大婚之日,也是喻阎渊披甲上阵离开京城的日子,他派人送了一封信过来,信上只有寥寥数语:愿君,平安顺遂,喜乐万年。

    彼时她一颗心思都在夜斐然身上,只将信看完后,便收了起来,压在了箱底。

    后来她替夜斐然出征,多少次死里逃生,命悬一线之际,要紧关头,却总有人出现,将她带离危险之地,她心中隐约猜测过那人是谁,却从来不敢细想。

    她怕自己多想一点,便会忍不住去翻出那封信,那封,只有寥寥几字的信。

    此时刚才一品芳泽,人就跑了?

    师菡无奈的摇摇头,踢了脚地上的石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身后,一道雍容的声音打断师菡的思绪,“那小子这是怎么了?”

    师菡回过神,转身看向卢夫人,红着脸道:“大概是,找地方偷着乐去了吧。”

    三日,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宴会一应事宜,皆是师菡一手操办。

    这日一早,她便便起身,先去祠堂里跪了一个时辰,给顾氏上了香,说明缘由后,这才回去换了衣裳,带着春荣冬杏去给老夫人请安。

    秦若若昨天夜里,被师德送到别院去住了,今日再敲锣打鼓的接回来,也算是给她铺足了场面。

    师菡刚到院子外,便见老太太身边伺候的苏嬷嬷掀开帘子出来,见师菡一身素衫,就差披麻戴孝了,她顿时低垂眼帘,皮笑肉不笑道:“今日大喜之日,大小姐这身衣裳,是否太过素净了?”

    师菡挑眉,看了苏嬷嬷一眼,笑道:“母亲孝期未过,我若是穿的太过艳丽,想来外人会道咱们国公府没人性,混账不如的。”

    苏嬷嬷脸上一臊,压下心中的怒气,面上倒是一派和善,道:“大小姐这是什么话?咱们国公府自是知晓礼数的。”

    然而,屋内的老夫人听的险些砸了手上的琉璃串,混蛋不如?这个逆女是在骂谁呢?

    好在师菡也不打算进去给师老夫人行礼,只交代了苏嬷嬷几句后,便带着春荣冬杏,朝着门外走去。冬杏的手上,似乎还抱着什么东西,只是用红色的绸缎盖住了,看不真切。

    目送师菡主仆离开后,苏嬷嬷进了屋内,见老夫人气的浑身发抖,急忙上前去拍了拍老夫人的脊背,给她顺气道:“老夫人别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划算。”

    “你说,那丫头该不会憋着什么坏吧?”师老夫人抬起头,眸子里满是怀疑。

    第15章结束

    第十六章

    师老夫人这回倒是小人度君子之腹了。

    一直到秦若若进门,拜见宾客,到宴席开始,整个过程,师菡安排的妥妥当当,没有半分差错。甚至还特意让春荣在秦若若身边提点,以免她出错,丢了国公府的脸面。

    往来贵人,对师菡和国公府赞不绝口,前几日寿宴上丢了的脸面,今日也都一并找了回来。

    一侧,如姨娘拉了师珍儿的手,狐疑道:“你有没有觉得今天气氛有点诡异?”

    师珍儿一直坐在厅内,哪儿也不曾走动,此时一听如姨娘这么说,笑道:“有什么诡异的?姨娘是没看见,刚才祖母赏秦姐姐礼物的时候,好漂亮一对儿玉镯子呢。”

    老太太赏赐的,哪里还有差的?如姨娘一听,顿时不乐意道:“又不是给你的。”

    老夫人真是偏心!

    “这有什么的?给谁的,都一样。”

    师珍儿垂下眼帘,遮住了眼底的情绪。

    如姨娘神情晦涩,余光一撇,不经意间,一截皓腕上,一只通体晶莹的翡翠镯子,吸引了她的注意。

    师菡带着秦若若挨个的跟各世家夫人千金见过面了,此时已是午后,秦若若脸上厚重的妆容已经快维持不住了,扑刷刷的掉粉。

    而师菡只略施粉黛,素雅动人,秦若若往她身边一站,莫名的露出一股子脂粉俗气。此时,正是秦若若要跪拜国公府长辈的时候。

    师菡带着春荣冬杏缓缓落座,捧起手头的热茶,见下手位的如姨娘一直盯着自己,师菡端着茶,“冬杏,给姨娘泡杯茶,免得待会儿姨娘眼睛看直了,外人笑话。”

    她话音一落,如姨娘瞬间反应过来,脸上一僵,冷哼一声,别开眼去。

    秦若若被师老夫人拉着坐在身边,师德坐在主坐上,倒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

    师德见气氛差不多了,便清了清嗓子,朗声道:“从今日起,若若便是我师家的人了。既入我家门,从今日起,若若便不再姓秦,冠以师……”

    “哎呀,怎么起风了!”

    也不知是谁大叫一声,一阵狂风起,紧接着,一抹红绸飘然而起,悠悠扬扬,缓缓落在了师德的脚边。

    这一场风,刮的跟妖风似的。

    “啊!”

    又是一声惊叫,将众人的视线引到了师菡身后的冬杏身上。

    “哎呀,她怎么抱着个灵位?”

    “那不是国公府原配夫人顾氏的灵位吗?”

    “这到底是认亲宴还是吊唁啊?”

    ……

    众人的议论声,自是传到了师德和老夫人的耳中,霎时间,老夫人脸色铁青,杵着拐杖瞪向师菡道:“今天大喜的日子,这是要干什么?”

    师德立马起身,朝着老夫人鞠了一躬,随即扭头恶狠狠的瞪向师菡,怒道:“菡丫头,今天是若若认亲的日子,你抱着个灵位像什么话!”

    “父亲,”师菡不紧不慢的起身,看了师德一眼,道:“秦小姐今日认亲,女儿可有安置的不妥当的地方?”

    她一句话,便将师德噎住了。今日的宴会,堪称完美。甚至还来了不少往日他国公府根本请不到的贵客,前几日丢的面子,今天都找回了。可即便这样,她也不能大喜的日子抱个灵位啊!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送丧呢!

    师菡深吸了口气,忽的红了眼眶,泫然欲泣道:“父亲和祖母喜爱秦小姐,女儿不顾丧母之痛,替父亲将秦小姐接入府中。可父亲可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这……”师德愣住了,今天是什么日子?青天白日?

    秦若若却忽的眼珠子转了转,霎时间,小脸惨白。她急忙起身,朝着师菡走了过去,拉住她的手柔声道:“是若若的不是,今日乃是顾夫人三月孝期最后一日,父亲前几日还跟若若念叨此事。”

    她说罢,众人恍然大悟,瞬间议论纷纷。

    顾氏孝期还没过,这国公府怎么就有喜宴了?

    师菡的目光不动声色的掠过秦若若,嘴角噙着一丝不咸不淡的冷笑。

    秦若若擦了擦眼角,自责道:“原是顾夫人病逝之事,惹的祖母悲恸万分,父亲这才认了我,接入府中好图个喜庆,让祖母宽泛一二。却不想妹妹竟是误会了父亲的一片孝心,都是若若的错。”

    她三言两语,替师德解了围不说,还摆出了一副可怜乖巧的姿态,倒是让人对师菡瞬间刻薄起来。

    莫非这师大小姐,是不满师德认义女,所以故意在喜宴上搞破坏?

    重生之嫁纨绔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重生之嫁纨绔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重生之嫁纨绔全部精彩内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