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脉脉春风,冰雪消融

    主角帝翎寒沐花颜的小说脉脉春风,冰雪消融全文阅读

    来源:ysg|小说:脉脉春风,冰雪消融|时间:2020-10-21 14:12:48|作者:桃夭

    脉脉春风,冰雪消融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经典言情类小说,主角帝翎寒沐花颜的奇事贯穿脉脉春风,冰雪消融小说全文章节目录作者桃夭。脉脉春风,冰雪消融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精选:二十四世纪天才神偷——花颜,贪财好赌,喜美色,自恋毒舌,擅演戏,一着不慎,身穿异世,莫名其妙成为娃娃娘,还不知道孩子爹是谁……

    脉脉春风,冰雪消融帝翎寒沐花颜

    脉脉春风,冰雪消融免费试读章节

    忽的,一声冷笑溢出,在这炎炎烈日下让人心头一抖。

    迟迟没有等来对方的道歉求饶,楚流霜的脸色已经彻底沉了,那母子二人当真好大的胆子,竟然将她忽视的如此彻底。

    很好。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么胆大的人了。

    楚流霜翻身下马,身后的人也都跳下马匹,跟在她的身后。

    气氛一瞬间冷凝了下来,似乎所有人都看出了楚流霜压抑的怒气,正处在爆发的边缘。

    每一个人都为花颜和元宝捏了把汗。

    楚流霜微抬着下巴,表情冷傲,高高在上,终于站定到了花颜和元宝的毛驴面前,看到那头黑白相间花纹的毛驴,眼中的厌恶一闪而过,但很快就恢复了面无表情。

    “本郡主说话,你们没听到?”

    楚流霜眯着眼,冷声问道。

    “唔?”

    花颜左右瞧了瞧自己的手,半点看不出小口子,儿子办事完美。

    “听到了又如何?”

    花颜头都没抬,反问了一句。

    周围当即响起一片抽气声,大概都是被花颜的大胆给惊到了。

    “放肆,竟然跟郡主这般说话,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楚流霜身后的人一声厉呵,双眼喷火的瞪着花颜,就要冲上前来,被楚流霜抬手制止。

    “退下。”

    她命令道,那男子退到楚流霜身后,但仍是双眼瞪着花颜,随时准备冲出来,体现出他作为一个跟随者的忠心耿耿。

    “抬起头来,本郡主倒想知道,你们是什么身份,竟敢这般与本郡主说话。”

    楚流霜冷冷开口。

    她在帝都横走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如此下她的面子,今日这母子二人可是当众打了她的脸,可她向来不是个冲动之人,所以才没有直接下令动手,必要先摸清对方底细。

    听到楚流霜的话,花颜哼笑一声,心道不知道那送信的马夫到了沐家没有,若接到信件,那沐家人可会赶过来?

    要知道,汝南王的女儿与康亲王的女儿,同为贵女,不过一个是皇帝兄弟的女儿,一个是功勋家族,皇帝亲封的异姓王的女儿,都是贵族啊。

    可眼前楚流霜身上的杀意已经倾泻了出来,虽然面上不显,这只能说明这女人很会伪装,隐忍能力也挺强。

    一声轻笑,花颜悠悠的抬起头,“郡主,有何指教啊?”

    她神色慵懒,眉眼潋滟,脸上看不出丝毫惧色,嘴角微勾,似笑非笑,红润的唇瓣宛如初夏盛开的芙蓉花,如此惊艳。

    “哇,这姑娘好漂亮啊。”

    “哎呀,我这个小心脏扑腾扑腾跳的厉害。”

    “都道流霜郡主是咱们大周的第一美人,可完全被这个姑娘比下去了。”

    花颜抬起眉眼,她身上有那种很勾人的气韵,只要不刻意收敛,那真的是极其的醉人。

    “小点声,被郡主听到了,剥了你的皮,这姑娘虽美,可儿子都那么大了。”

    “或许是弟弟呢?”

    “咦,这姑娘是咱们大周人吗?我怎么瞧着有点熟悉呢?”

    惊叹之声不绝于耳,过往行人都被花颜的容貌给迷的一呆,花颜摸了摸自己的脸,很好,她对自己的盛世美颜造成的效果很满意。

    楚流霜的脸色这会儿是真的难看。

    女子对比自己漂亮的女人总是存了三分敌意,尤其是这个女子还丝毫不将她放在眼中。

    杀意自她的眸中一闪而过。

    楚流霜紧紧的盯着花颜,越看这张脸越不顺眼,甚至还有一丝熟悉之感,她眯着眼想了半天,灵台忽然间开了,眼前这个女人与她脑海中另一个她厌恶到极致的女子重合在一起……

    她是——

    沐、安、颜。

    楚流霜倒吸一口凉气,甚至没有控制住表情的瞪大双眼,退了一步,就连呼吸都粗重了。

    沐安颜,是沐安颜。

    没错,她怎么会认错,这个从小到大都让她恨极了的女子,她优雅、高贵,容貌倾城,天赋异禀,明明她才是真正的皇家之女,却永远活在她的阴影之下。

    走到哪里,都被人拿出来比较。

    大周第一贵女是沐安颜。

    大周第一美人是沐安颜。

    大周天赋最好的姑娘,还是沐安颜,而她永远都屈居第二。

    她日日夜夜活在这个女人的阴影中,做梦都希望她身败名裂,坠下神坛,直到四年前发生了那件事……

    本以为这个女人死了,没想到竟然又回来了,可恨她第一眼竟然没有认出来!

    沐安颜,沐安颜。

    楚流霜的眼有些腥红,嘴角不受控制的抽动了几下,出了那样的事,竟然还有脸回来?很好,这是回来把脸送给她打啊。

    在短暂的震惊过后,楚流霜的胸口涌上的是快意和兴奋。

    沐安颜,你还有脸回来?你以为你还是四年前的沐家贵女吗?

    ……

    花颜看到了楚流霜的情绪变化,那种震惊过后的憎恨和厌恶,之后又转变成快意和兴奋?

    所以,花颜敢肯定,这楚流霜是认出了她沐家安颜的身份,但是这情绪转变的跟唱京剧变脸似的,而且这楚流霜与沐家安颜似是有旧怨啊!

    果然,下一刻就见楚流霜勾起嘴角,眉眼暗藏兴奋,开口道,“本郡主当是谁?原来是咱们大周国曾经的第一贵女,沐家失踪了四年的女儿啊。”

    楚流霜话音一落,四周的人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大周国曾经的第一贵女,是谁?”

    “沐家失踪了四年的女儿?那是谁?”

    “哪个沐家?”

    “咱们大周只有一个沐家啊,汝南王沐傲天……”

    “什么?那她是……”

    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一声惊呼,“她是沐家安颜。”

    这一声惊呼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人群瞬间炸了,沐家安颜啊,他们的眼神落在花颜的身上,有嘲弄,不屑,惋惜,还有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花颜皱了皱眉头,这什么情况?

    “什么?她是沐安颜?那个四年前在青-楼与人苟且,又被未婚夫退了婚的沐家贵女?”

    第14章结束

    第十五章

    从楚流霜的身后蹦出一个男子,睁大眼睛吼道,那神情既夸张又兴奋,一嗓子吼出,又引来了一大批人的围观。

    花颜嘴角的笑有一瞬间的僵住。

    四年前与人在青-楼苟且,又被未婚夫退了婚,是说的她吗?不,是说的沐安颜吗?

    她坐直了身体。

    而此时,周围的人又多了不少,所有人都看向她,小声的窃窃私语,交头接耳。

    “沐安颜,真是沐家的女儿啊,据说失踪四年了,还以为人不在了,没想到竟然回来了。”

    “沐安颜是谁?”

    有不知道的行人小声问道,知晴人士立马就开口了。

    “兄弟,一看你就是外地过来的,连沐家安颜是谁都不知道,她可是咱们大周国唯一的异姓王沐傲天的女儿,也是咱们大周国的第一贵女,未婚夫是咱们当朝太子殿下,可惜那是四年前。

    这沐家安颜四年前被发现与人在青-楼苟且,名声跌落谷底,又被太子殿下退了婚,之后这人就失踪了,没想到四年后竟然回来了,不知道沐家还能不能接受这个不检点的女儿呢。”

    “啊……那她还有脸回来,沐家肯定不要她了啊。”

    “若让她进门,那沐家的脸往哪里放?沐家乃将军世家,两个儿子都身居要职,沐王爷也身受皇室器重,就这个女儿是唯一的污点,若是将这污点认回来,怕是要被人贻笑大方。”

    “听说沐家老大正在议亲,这沐安颜这时候回来,这不是给沐家添堵吗?”

    “可不是呢。”

    那些窃窃私语之声全部入了花颜的耳中。

    花颜的脸色越来越冷凝,她想过无数种回到大周帝都的情形,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与人苟且,被未婚夫退婚?说的是沐安颜吗?那个空谷幽兰般的女子,怎么可能?

    她的脑海中闪过那个女子悲泣不舍的眉眼,她撑着最后一口气里跪在她的眼前,告诉她,‘从今往后,她就是大周贵族汝南王的女儿。’

    可如今,她带着元宝回到大周,面对的是千夫所指,万人羞辱。

    怎么会这样?

    沐安颜,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那么决绝的死去,是否与这些事情有关。

    她是天之骄女,有着天下人都艳羡的尊贵身份和婚事,怎会与人在烟花之地苟且?若说这里面没有阴谋,打死她也不信。

    而她经历了从天堂坠落地狱,朋友远离了她,亲人放弃了她,她孤身一人被逼远走他乡,生下孩子,被人追杀,死于雪谷,一颗化尸丸,尸骨无存。

    难怪她的眼神那么痛,那么恨,那么眷恋,又那么决绝……

    越想越痛,花颜只觉得心口处疼的她喘不过气,甚至白了脸色,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气才缓和了一点儿。

    明明是沐安颜的经历,可是她却好像感同身受,这情绪来的莫名其妙。

    一抹,竟是满脸泪水……

    花颜有一瞬间的惊呆了,既元宝之后,第二次流泪,年轻时候她就发过誓,绝不轻易掉眼泪,因为那是无能的表现,可如今,她在替一个叫沐安颜的女子,痛、恨、委屈……

    “娘亲,你怎么了?”

    元宝瞧见花颜的异样,忙的出声。

    小家伙这会儿也是小脸惨白,眼中满是对她的担忧。

    花颜的心又是一阵抽疼,她伸出手摸摸元宝的小脸,轻声说道,“娘亲没事。”

    瞧着元宝惊慌却隐忍的眉眼,花颜心里针扎般的难受,那些话元宝也听到了,这小家伙会怎么想她?

    “元宝,你娘亲不是这样的人。”

    花颜低声说道,一语双关。

    元宝看着花颜,随后握住她的手,“娘亲,我知道,你是这个世上最美好的人。”

    话落,一双眸子瞬间冷厉冰霜,瞪向眼前夸张大叫的男子和楚流霜,“他们在胡说八道,诬陷娘亲,元宝才不相信他们。”

    听到元宝的话,花颜心下安慰,又摸了摸他的头道,“元宝,若是沐家人不接受你,娘亲便带你浪迹天涯可好?”

    楚流霜的话还有周围的窃窃私语之声尤在耳边,如今她并不知道沐家人究竟是什么态度,但若沐安颜当真是这般的名声,那沐家人怕是已经放弃了这个女儿了。

    花颜的心中已经不抱希望。

    “好,娘亲在哪里,元宝就在哪里。”

    元宝坚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花颜点了点头。

    楚流霜真切的听到了元宝喊花颜的那一声‘娘亲’,眸光瞬间大亮,她瞥了一眼身旁的男子,那男子立马会意,紧接着又是一嗓子,“什么?这小子喊你娘亲,这是你的儿子?哈?沐安颜,你不仅与人苟且,你还生了个孽种?”

    这大嗓门落下,顿时所有人都看向元宝。

    元宝一张小脸一下子毫无血色,他没有哭,只是一双琉璃似的眸子恨恨的盯着楚流霜身旁的男子,一双小拳头握的紧紧的。

    花颜心口疼的像被人砸了一锤,一声孽种让花颜杀意陡生。

    “你说什么?”

    花颜站起身,炙热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她的面容冷若冰霜,逼人的锋芒直逼那名男子。

    那男子在花颜逼人的视线下心中一颤,脚下不自觉的退后一步,等反应过来顿时就有点恼羞成怒,当即又呵斥道,“怎么?你做了丑事还不让人说吗?我就是再说一百遍也是一样,孽种。”

    楚流霜在一旁,嘴角微微勾起,看到花颜这般受辱,她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并未出声阻止,甚至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那男子得到楚流霜的示意,士气大涨,紧接着又大声调笑道,“沐大小姐,怕是连你也不知道这孩子是谁的种吧,那不是孽种是什么?对吧,哈哈哈……”

    “一双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本公子府上还缺一名小妾,沐大小姐可有兴趣啊?哈哈哈……”

    他笑的放纵又大声,那一双眼更是带着淫秽之光落在花颜的身上,他身后的那些男子也都抖着肩膀颤笑,个个挤眉弄眼。

    “笑够了?”

    一片调笑声中,却忽听花颜出声,声音冷凉。

    “笑够了,笑够了,哈哈哈。”

    那男子大笑,下一刻却忽听花颜悠悠开口,“笑够了,那就去死吧。”

    第15章结束

    第十六章

    话音一落,那男子还未反应过来,花颜忽然闪电出手,强悍的玄力灌输在这一掌上,狠狠的挥在那男子的胸口之上,他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轰的一声,砸在地面上,尘土飞扬间,只见那男子双眼大睁,一幅摔懵了的架势,刚要说话,却突然呕出一大口鲜血,紧接着脖子一歪,昏死在了地上。

    惊变发生就在一瞬间,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楚流霜。

    她身后的人快速上前查看倒地男子,而后惊惧的抬起头,望向楚流霜,“郡,郡主,孙威他、他……”

    “怎么了?”

    楚流霜因为那属下结巴,一声厉呵。

    下一秒就听到那人道,“玄灵源被毁,玄脉被废,孙威他,他成了废人。”

    “什么?废了?”

    楚流霜惊呼出声,忙亲自上前查探,便探到孙威体内玄气乱窜,无处安放,玄灵源已毁。

    嘶。

    楚流霜倒吸一口凉气,脸上的表情寸寸龟裂,不可置信的抬起眼。

    对于一名玄者来说,玄脉被废,玄灵源被毁,那就等同于废人一个,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一名玄者了,简直生不如死。

    瞪着花颜,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开口道,“沐安颜,你竟然废了兵部右侍郎儿子的玄脉,你好大的胆子,你以为你还是四年前的沐家大小姐吗?”

    她厉声呵斥。

    但此时,楚流霜的内心更多的是惊惧,因为孙威是一名六重玄者,竟然被沐安颜一掌给废了。

    她是一名十一重玄者,却也未必能一掌废掉一位六重玄者,那么眼前的沐安颜如今又是什么修为?

    楚流霜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着。

    她是大周帝都最有天赋的郡主,她的荣耀绝对不能被沐安颜抢走。

    “哼,敢辱我儿子,那是找死。”

    花颜瞥一眼楚流霜,冷冷开口,语气张狂。

    楚流霜气的鼻翼煽动,这沐安颜四年未见,性子竟变成这般无法无天的模样,四年前,这女人永远一副清冷傲气的模样,这四年后,性子竟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张口就能气死个人,而且手段竟是这般狠厉。

    果然,四年前的事情将沐安颜彻底改变了。

    楚流霜被花颜的话气的脑门一抽一抽的疼。

    狠厉和厌恨藏在她的眼中,就听她一声冷笑道,“沐安颜,你这失踪了四年,性子倒是变了不少,竟是如此的心狠手辣,你知道玄脉对一个玄者来说代表什么?你这是要了孙威的命!你偷袭孙威致残,本郡主今日就要为他讨一个公道。”

    话音落下,只见她抬起手,一声令下,“来人,将沐家安颜给本郡主抓起来,她害了孙威,本郡主要替兵部右侍郎逮了她,交给皇上处置!”

    “是。”

    楚流霜命令一下,她身后的人全部呼啸而上,个个眸光狠厉。

    花颜动了动身子,没想到这个被自己一掌拍废的男的竟然还是个有身份的,可不管他是谁,辱了元宝,就该死。

    瞥了一眼楚流霜,替兵部右侍郎逮她?呵呵……心机够重的,本就恨她恨的要死,想着收拾自己了,却偏偏说的那般冠冕堂皇,做作。

    不过今日,看来要大杀四方了。

    她望向帝都的方向,这里或许已经不值得停留了。

    楚流霜身后的数十人,迅速的将花颜围拢。

    “拿下。”

    楚流霜一声厉呵,命令道。

    数十人一齐冲向花颜,花颜眸光冷厉,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她握紧元宝的手,慢慢的从驴车上站了起来,红唇抿紧,手抬起,还未动作,却忽然,一杆红缨长枪划破风声,呼啸而来,伴随着一男子的厉声怒吼,“谁敢动本王的女儿!”

    那一声怒吼,石破天惊,划破长空。

    只见一男子跨坐在黑马之上,狂奔而来,人未到声先到,还未靠近人群,便已经勒停了马,飞身而起,一掌挥出,玄力四散,直接将围住了花颜和元宝的数十人给拍开了。

    他站定在花颜和元宝的面前,一双虎目怔怔的看着花颜和元宝。

    似乎不敢置信。

    他看着眼前的花颜,瞧着她,盯着她的脸,眼中是不可掩饰的惊愕,是的,虽然瘦了很多,但是这眉、这眼、这随了她娘的容貌……

    四年,失踪了整整四年的丫头……

    她真的回来了!

    沐傲天盯着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儿,眼中有泪,疑惑也是层层加深,他的宝贝女儿为何要扔下他这个爹,一走就是四年,音讯全无。

    这个丫头,怎么这么狠心,她怎么敢,怎么能……

    可是他不敢上前,只能贪婪的看着眼前的花颜,这是他的女儿,真真实实的站在他的面前,不是一场梦。

    沐傲天的双眼通红,连眼睛都不舍得眨,生怕一闭眼,眼前的一切就消失了。

    天知道,这四年他是怎么过来了?

    他捧在手心,放在心尖上疼宠的女儿,在遇到了那样的打击之后,竟然没有依靠他这个父亲,而是选择一个人独自承受,离开了家,离开了他。

    他生气,不解,失落,痛苦,到最后通通化成了懊悔。

    是他,是他这个父亲没有保护好孩子,让她在那样的情形之下不告而别!

    他曾经以为,这个孩子死了,他甚至以为,他失去了女儿……

    四年不见,他的孩子瘦了,所以他的孩子在外面一定受了很多的苦,她一个女孩子,身边什么都没有,没有爹,没有哥哥,一个人在外面流浪,那得吃多少的苦,受多少累……

    沐傲天疼的整颗心都纠在一起。

    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从眼角滑落,他撇过头,不愿让眼前的花颜看到这一幕,却对上了另一双充满了打量的眼睛。

    一个孩子,粉雕玉琢,精致可爱,有些不安的贴在安颜的身后,用一双好奇的眼睛,打量着自己。

    沐傲天的眼泪还悬在眼眶中,便听到了那小男孩稚嫩的声音,“你……是外公吗?”

    外公!

    所以这个孩子是……

    他女儿的?

    她一个人独自流浪在外面,怀了身孕,生下了一个孩子,是经历了怎样的磨难啊,这是糟了多少的罪?

    他放在手心疼宠的女儿,这四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他的女儿,他的宝贝疙瘩。

    这一刻,所有的不解、茫然都不存在了,只剩下无尽的心疼和懊悔。

    沐傲天终于再也忍不住,他单手捂住眼睛,将所有的痛哭都压抑在喉咙深处,眼泪顺着指缝流出,高大伟岸的男人这一刻哭到崩溃。

    天地寂静无声,没有人说话,只有这个高大的男人压抑痛哭的声音。

    脉脉春风,冰雪消融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脉脉春风,冰雪消融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脉脉春风,冰雪消融全部精彩内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