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立尽黄昏几行泪

    立尽黄昏几行泪在线免费阅读(尘烟)

    来源:ysg|小说:立尽黄昏几行泪|时间:2020-10-21 13:59:50|作者: 尘烟

    立尽黄昏几行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经典穿越类小说,主角白晚舟南宫丞的奇事贯穿立尽黄昏几行泪小说全文章节目录作者 尘烟。立尽黄昏几行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精选:第1章开始第一章“南宫丞,你欺人太甚!”白晚舟哭得妆容都花了,俨然一个歇斯底里的怨妇,手中一根锋利的金簪抵在细嫩的脖子上。“你我成亲,你连面都不出,我一个人对着空气拜堂,如今

    立尽黄昏几行泪白晚舟南宫丞

    立尽黄昏几行泪免费试读章节

    过了好一会,楚醉云才重新抱出一套衣裳。

    白晚舟已经冻得在跺脚,看这套衣服没什么不妥,便换上了。

    楚醉云围着白晚舟转了一圈,笑道,“还真合身!我先陪你去父皇母后面前请个安,然后带你看戏去。”

    说罢,便挽着白晚舟往会客厅走去,白晚舟身上一阵阵的起鸡皮疙瘩,这女人搞什么鬼?以她的尿性,功夫都是在人前做的,这会儿又没人看着,她搞得这么亲热实在可疑。

    刚出内阁,就见南宫丞已经等在门口,显然在等白晚舟。

    楚醉云美目流转,见四下无人,露出不明不灭淡淡的笑意,走到南宫丞面前,毫无预兆将白晚舟的手塞到他手中,“七表哥好贴心,在风口等到现在,我哪里就委屈了她?呐,完璧归赵。”

    她动作快,抽手时,在南宫丞手背不轻不重的一撩。

    少女的柔荑,如绵如脂。

    南宫丞惊诧的看了她一眼,倒忘了自己还拉着白晚舟,等反应过来,连忙触电般甩开白晚舟的手,“不是你想的那样。”

    看到他的表现,楚醉云心满意足,“七表哥既在,我就不越俎代庖了,你自己带晚舟去拜见父皇母后吧。”

    说完,袅袅婷婷的往里走去,南宫丞略站了一会,才从那滑腻的触感中回过神,对白晚舟冷冷道,“等会儿见了父皇母后,休得再失礼。”

    白晚舟一想到是他前女友害自己淹成落汤鸡,他还在这说风凉话,顿时没好气,“怕我失礼,还带我出来做什么?关在府里岂不是你好我好她也好。”

    说完,不顾身上的疼痛,也大步往里走去,丢下面无表情的南宫丞。

    南宫丞吃瘪,真是越看这女人越讨厌!挨了那么一顿打居然还如此不识好歹,他不禁有些后悔,今日就不该带她出来。

    可惜眼下不能一走了之,否则不知道她还会出什么丑,三步并作两步追到她身边,已经带了怒意,“等会儿听本王安排,听见没?”

    白晚舟睨了他一眼,“放心,我见人就磕头,绝不会失礼。”

    南宫丞无语,这女人是听不懂人话吗?简直不能沟通!

    晋文帝和范姜皇后坐在正座,楚将军和高阳郡主陪在左右手,诸位皇子王妃以及楚府几位子女则是团团坐在下首。

    皇后远远看到南宫丞,露出慈蔼的笑容,“丞儿,那是你媳妇吗?”

    “是,母后。”南宫丞眉头淡皱,还没来得及给下指示,白晚舟已经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儿媳给父皇请安,给母后请安,祝父皇圣体康泰,国运昌盛,祝母后天护慈萱,福寿双全。”

    晋文帝和南宫丞一样,是个面瘫男,只说了一声“平身”。

    皇后则微笑着朝白晚舟招了招手,“小嘴儿挺甜,快过来给本宫瞧瞧。说出去本宫这个做婆母的,媳妇进门一年了,竟连模样都没见过。”

    “皇嫂,这事儿不怪您,怪淮王,媳妇前脚进门,后脚他就跑了,谁带媳妇进宫给您看呢?”高阳郡主笑道。

    皇后伸出食指,对南宫丞虚点了两下,“等今儿席散了,带你媳妇到宫里,本宫有话交代。”

    南宫丞就怕这个,眉头锁得更紧了。

    白晚舟缓步走到皇后面前,见皇后慈眉善目,眼角虽有几道浅纹却不掩风华,可见年轻时是个大美人,且言语中尽是对自己的袒护,不由得就生出亲近之意。

    皇后也正打量着白晚舟,那目光像x光,从上到下,仿佛刺穿了白晚舟的衣服,把她的骨头有几斤几两都探了一遍,打量完毕,才对晋文帝会心一笑,“竟是个标志人物。冲着这张脸,也不能算委屈丞儿了。”

    晋文帝沉了沉脸,“妇人之见。”

    话虽严厉,眼角倒有几分中年夫妻之间特有的宠溺。

    帝后这轻飘飘的两句话,却叫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得不对白晚舟改了态度。

    皇后的意思很明显,这媳妇,光凭这小模样我就满意了,老娘不在乎她的身份。

    众人听了皇后的话,再去看白晚舟,果然发现她琼姿玉貌,光艳逼人,滇南深山云蒸雾漫,滋养得她冰肌雪肤,那眉目如画,仿佛从仕女图中走出来的一般,细细一比,竟把在场的大姑娘小媳妇全比下去了。

    就连号称洛城第一名姝的楚醉云,在她的映衬下,也失去了光华。

    之前大家忌讳她匪女身份,没人太过关注她的容貌,更有甚者,和皇后一样,自打她入京,都没见过她的模样,就把她妖魔化了,谁曾想一个匪女竟是绝色美人?

    也难怪她美,她老子是匪首,自然抢最美的女人做压寨夫人,她娘若活着,这里的女人们更是没立足之处了。

    白晚舟知道皇后说这些,都是为了给自己撑脸,心生感动,便往前又走两步,“母后,您真好,儿媳以后一定多进宫看您。”

    皇后握住她手,“若能早些给本宫抱个孙儿,那就更好了。”

    南宫丞自然不可能让这种事发生,“母后,您身子不好,她粗得很,还是别让她进宫,省得冲撞了母后。”

    皇后白了南宫丞一眼,“怎么……”话还没说完,便捂着嘴猛嗽两声,“怎、怎么会?咳咳,咳咳,咳咳!”

    只见皇后越咳越狠,顷刻间脸都白了,众人慌作一团。

    高阳郡主疾呼一声,“不好,皇嫂怕不是犯了哮病?”

    第14章结束

    第十五章

    晋文帝也急了,“快传太医。”

    南宫丞上前扶住皇后,满脸都是关切,“母后,您要紧吗?”

    其他皇子王妃也都围上来,白晚舟被越挤越往外,最后干脆由中心人物变成了边缘人物。

    她冷眼旁观,皇后的症状确实是哮喘发作。这是个慢性病,在现代有药物控制,不算疑难杂症,治得好还能痊愈,但在古代,这可是个要人命的病。

    死不死人先不说,动作大了喘,天气变了也喘,开花飘絮喘,生气发急也喘,这还只是白天,一到子时,那是夜夜都要喘的。

    怪不得皇后面色是病态的苍白,瘦得衣服都快撑不起来了,身上有这病,能胖得起来才怪呢。

    只是,皇后好好地坐在那里,并没有碰到那些会引发哮喘的情况,怎么会突然发病呢?

    唯一解释得通的,就是接触到过敏原了,若能及时把过敏原移开,也能缓解症状,可白晚舟不知道皇后对什么过敏。

    若这么一直咳下去,咳得气管肿起来,会非常危险。

    白晚舟突然想起药箱里的特布他林,她自己也有轻微的哮喘,所以药箱才会出现这药,此时若是能借皇后用一下,肯定能缓解症状。

    这么一想,忽觉袖口重了些,掏出一看,果然就是那支特布他林!

    此刻,白晚舟几乎可以确定,药箱真的可以根据她的意念随时出现,只是药物更新的原则她暂时还没搞清楚。

    不过白晚舟还是很兴奋,若能用这药把皇后救过来,也是日后一个靠山。

    想到能借皇后打压南宫丞,白晚舟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下定了决心,皇后,必须救!

    下定决心的白晚舟,当即便拨开人群往皇后处挤,可惜没挤两步,就被庆王妃一把揪了了出来,“母后一见你就发了哮症,你若真关心母后,就离母后远些。”

    庆王妃的话引来了南宫离,南宫离也怒目圆瞪,“太医院几十个太医联手会诊,好容易才把母后的病情控制住了,也有两个月没发作了,今天一碰到你,就发作成这个样子!我看你就是个丧门星,专门来克母后的!”

    楚醉云满脸同情的看向白晚舟,抚了抚南宫离,“四公主,母后发病原因尚不明确,还是不要这么说晚舟,她毕竟是你嫂子。”

    南宫离跺了跺脚,“云姐你就是心善!这种人你还替她说话!谁认她做嫂子!要不是她作梗,我嫂子应该是……”

    南宫离想说我嫂子应该是你,不料颖王正好走了过来,便把话忍了回去,狠狠剜了白晚舟两眼,又冲回皇后身旁去了。

    颖王其实听到南宫离的话了,只是他性子一向温吞,并不放在心上,只握了握楚醉云的手,表示自己不在乎这些流言。

    楚醉云目光流转,与颖王深深对视,仿佛在说,多谢你相信我。

    白晚舟急于救皇后,懒得看他们你侬我侬。

    庆王妃还架着她不许她靠近皇后,她干脆使出在伊拉克战场时学会的擒拿术,三两下把庆王妃绊倒,自顾自往里挤去。

    她其实也没把握这些人会让她给皇后用药,但她算着,喷雾能喷个半米远,她的胳膊也能伸个一米,只要在离皇后一点五米左右的范围之内,对着皇后的口鼻猛喷一阵,就能立刻缓解病症。

    庆王妃在身后怒斥着,楚醉云和颖王也呼喊着,白晚舟仿若无闻,直直拨开人群。

    最后一关是南宫丞,只见他眼睛都红了,“白晚舟,休得放肆!”

    白晚舟还是不说话,猛地举起喷雾,对皇后喷去。

    在场之人没谁见过这玩意,都以为是暗器,庆王更是高声喊道,“金羽卫,护驾!”

    第15章结束

    第十六章

    南宫丞没想到她竟然袖着暗器,不等金羽卫围上来,想也没想便是一个飞身,对着白晚舟的胸口就是一脚。

    事关皇后性命,南宫丞这一脚用了十成内力,在战场上连敌人的铠甲都能踹碎,更别说白晚舟那单薄的身板了。

    白晚舟只觉胸口传来一阵刺痛,五脏六腑仿佛都移了位,喉中腥甜并作,哇的吐了一口鲜血,身子也绵了,手里的喷雾哐的掉落在地。

    金羽卫很快赶了过来,庆王指挥道,“淮王妃心怀不轨,竟向皇后行刺,拖下去杖责五十大板,问问是谁指使的她!”

    说话间,有意无意朝南宫丞看了过去。

    南宫丞并不理会,弯腰捡起喷雾,细细看了几眼,并未发现机关所在,心中不由奇怪,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那边白晚舟已经被金羽卫顺地往外拖,可怜她好心救人,此刻连为自己辩解的力气都没了。

    就在这时,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慢着!把淮王妃给本宫放了。”

    众人一看,竟是皇后苏醒过来。

    南宫离急道,“母后,那匪女想暗算您啊!”

    皇后白着脸,挣扎着起了身,“别胡说,你七嫂是在救本宫!”

    所有人都愣住了,白晚舟是在救皇后?

    晋文帝也满是疑惑,“皇后,你还好吗?”

    皇后点点头,“臣妾方才本已难以呼吸,淮王妃对着本宫喷了那气雾之后,本宫立刻就缓了过来,喉头都松了,呼吸也畅快了,从没这般顺意过。”

    庆王凝起浓眉,“母后,您确定吗?淮王妃用的那暗器,没人见过,不知是不是毒雾啊!”

    皇后冷冷看了庆王一眼,“本宫还不老,没有那么糊涂,淮王妃施救还是行刺,本宫分得清楚。”

    庆王被皇后抢白,脸色有些难看,还想再说什么,庆王妃在后扯了扯他的衣角,他也就作罢不言了。

    他是金羽卫首领,既下了令拖白晚舟出去杖责,没有他收令,金羽卫便没停下动作,板子已经招呼到白晚舟身上。

    白晚舟闷哼一声,新伤旧痛加到一起,只觉眼前一黑,就迷了过去。

    皇后见奄奄一息的白晚舟居然又挨了板子,不由动了怒,“本宫让放了淮王妃,一个个都聋了?”

    晋文帝见皇后说话的中气确实已经恢复,便亲口下令,“放了淮王妃。”

    金羽卫不听皇后的指令,晋文帝的圣旨却不敢不听,当即放了白晚舟。

    “淮王妃,你还好吗?”皇后不顾南宫离劝阻,起身走到白晚舟身旁问道。

    白晚舟听到人喊她,勉强睁开眼睛,没有答话,先吐了一口血。

    皇后急得念珠绳子都掐断了,菩提子一颗颗散落在地,发出叮咚之声,“丞儿,你这个是非不分的东西!还不快叫太医救你王妃!”

    南宫丞不太相信白晚舟会救皇后,但也后悔下脚太重,她的性命,毕竟留着还有用。

    “六嫂,麻烦腾一间屋子给她治伤。”

    楚醉云满脸都是担忧,“西厢便有几间空着的客房,我让人搬张春凳来抬七弟妹。”

    皇后怒斥,“什么时候了还用春凳!她还经得起折腾吗?丞儿,你造的孽,你给本宫抱她去!”

    楚醉云红了脸,退到一旁不敢说话。

    南宫丞微怔,下意识看了楚醉云一眼,只见她低头咬唇,不知在想什么,终于还是弯腰抱起了地上的白晚舟。

    到了客房,太医也赶到了,诊了脉,对南宫丞问道,“王爷,您这一脚,用了几成功力?”

    “……十成。”

    太医叹口气,“王爷是东秦数一数二的高手,五成功力,便可要一个人的性命,这十成功力下去,老夫实在无力回天啊!王妃此刻还能有气儿,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了。”

    南宫丞滚了滚喉结,不知该说什么。

    皇后不放心,不顾旁人反对,扶着南宫离也过来了,她一来,晋文帝自然也来了。

    帝后都来看淮王妃的伤情,其余人等没有不来的道理,片刻功夫,房中便堵满了乌压压的人头。

    庆王上前看了一眼面如金纸的白晚舟,惋惜的摇摇头,“七弟妹这怕是不行了,七弟还是准备准备吧。”说着,又啧啧嘴,“这真是头疼事,七弟妹若是普通官宦女子,好好安抚一下娘家也就罢了,可那滇西王,怕不是这么好说话的,咱们还得想想怎么对他说辞。”

    他这么一提醒,晋文帝的头皮立刻就紧了。

    白秦苍,那可是个破落户,急眼了什么事干不出来!若不是牺牲了老七的婚事,怎么可能换来这一年多的安稳?

    他手上五十万悍匪,此时镇守在滇西,不止震慑着西南的大宛国小宛国,还把滇西那些珍贵的山货向六国流通出去,着实为东秦的经济做了很大贡献。

    若他得知妹妹被南宫丞一脚踢死,不止滇西的天要变,整个东秦的天都要变。

    想到此处,晋文帝立刻掷地有声道,“传朕旨意,把所有太医都宣到将军府来!救不活淮王妃,朕就摘了他们的脑袋!”

    龙威之下,谁还敢喘大气?

    所有人都意识到,淮王妃再不堪,也死不得,可太医们赶到之后,说的话都是一样的。

    “皇上,不是微臣不救王妃,实在是王妃伤得太重,臣等回天乏术啊!”

    “若王妃能治,微臣愿用自己性命换王妃的性命,可她如今七筋不通,八脉尽断,神女下凡也救无可救。”

    晋文帝闻言,沉默不言,在想该如何了断此事。

    “冬若,回宫把天芒丹取来!”皇后温和却有力的声音打破了沉寂。

    立尽黄昏几行泪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立尽黄昏几行泪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立尽黄昏几行泪全部精彩内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