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纪倾月萧平墨小说大结局嫡女娇医免费在线阅读

    来源:ysg|小说:嫡女娇医|时间:2020-10-21 13:54:57|作者:娇良芊芊

    嫡女娇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经典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纪倾月萧平墨的奇事贯穿嫡女娇医小说全文章节目录作者娇良芊芊。嫡女娇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精选:20世纪鬼医传人穿越异界,附身被死去的庶女纪倾月身上,为了复仇,她与王爷萧平墨暗中与萧氏皇族一脉做斗争,一手医术敢与阎王抢人,神奇的秘宝混元戒,成为她最大的底牌,尔虞我诈、明争暗斗,成为了她的日常。

    嫡女娇医纪倾月萧平墨

    嫡女娇医免费试读章节

    宴会进行到一半,萧文灵长公主才珊珊来迟。

    这长公主备受宠爱,从小到大倒是没人忤逆过她,这嚣张跋扈的性子也就这样成了。

    只见萧文灵带着一众下人,其中还牵着一个伤痕累累的少年。

    走得近了才发现不是牵着,乃是捆着少年的脖子走来的。

    萧文灵“各位,文灵来迟了。”

    文灵长公主倒不是如其他公主一般穿着花边裙子,深红的长衫更显得文灵长公主嚣张。

    “这是我带来玩耍的西域奴隶——阿奴。”

    萧文灵把牵着绳子的右手一拉,阿奴难受的皱着眉向前。

    纪倾月看得心惊胆战。更让纪倾月想不到的是竟也有人吹捧这文灵长公主。

    “早听闻这西域奴隶为主是从,如今一看倒真是如此啊。”一七品官员上前谄媚道。

    “是啊,果真如此……”

    “不错不错”

    ……

    有人一出声儿,这些人们也都跟着那人附和。也不是不觉残忍,真是那萧文灵好生厉害,叫人不敢得罪。

    “这西域奴隶也不过如此!”纪倾月强忍着怒气道。

    萧文灵一听这话脾气也上来了“什么?!你倒说说看你府上有甚好货?”

    纪倾月“呵,再好的货也比不上长公主的。”

    “只是这奴也不是甘愿为您而奴,就算满身的痕迹是长公主您给的,但他心里的主永远都不是你。所以我说,这奴也不过如此罢了。”

    萧文灵“哦?那你倒说说,怎的让他,一心一意为我所用?”

    纪倾月“我看,像这样一心一意的奴才,长公主怕是难得,您还是算了吧!”

    “好你个野丫头,敢情这是指桑骂槐呢!”萧文灵挥起鞭子就要往纪倾月身上打。

    纪倾月也不躲,闭着眼等着那鞭子落下。

    身上没有预料中的疼痛,却听见了不知是谁喊的一声“王爷!”

    纪倾月睁眼就见萧平墨挡在自己身前,那萧文灵也愣住了。

    场面一时不知怎么收场,还是纪倾月问“墨王爷您没事吧?”在场的人才注意到萧平墨的眼角已经流血了。

    “王爷,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吧?”纪倾月拉着萧平墨的手臂到一边坐下。

    一旁的人都看着纪倾月为墨王爷处理伤口。

    “小伤而已无甚大碍,也不必大费周折了。”

    虽是这么说却,也由着纪倾月拉着他。

    “小伤也是伤,你看你的脸长这么好,有一点小疤都是毁了!”纪倾月说着从袖中拿出帕子,为萧平墨擦掉些血迹。

    圣旨一出众人皆道,这墨王爷必定对这要地位没地位要容貌没容貌的纪大小姐冷眼相对,哪知这幅场景,倒让人觉得他们乃是两情相悦之人。那些个大家闺秀们不禁暗中吃酸。

    处理完后那萧文灵赶来赔罪,却连礼也不行,那语气也听不出几分愧疚。

    “皇叔恕罪,是文灵鲁莽了,下手太快没抽对人。”

    纪倾月咻地站起来“你!”

    韦太后正烦着纪倾月呢,这时来了个萧文灵正和她意,及时制止了纪倾月。

    “不要再闹了,赔过罪此事揭过了。”

    萧文灵“谢皇祖母。”

    纪倾月气得直喘气,却又不敢忤逆韦太后。突然一只温暖而有力的手拍着她的后背,像安抚婴儿一般。

    “怎么?还气着?这不是没事了么。”

    纪倾月也顺着萧平墨平复了一些。

    纪倾月看着萧平墨那温柔的笑,若不是有他提出的“条件”在先,她都要怀疑萧平墨是不是真的是为了她这个人而来的了。

    宴会在韦太后的主持下又继续进行着。

    那些个达官贵人们又恢复宴会时的喜悦。纪倾月还在担心着萧平墨的伤,萧平墨笑她“只是小伤,比这更疼都经历过来了。”

    纪倾月只觉得心绞了一下。原来墨王爷比传闻中更惨。

    在宴会场上的人笑着,闹着,没人注意到被萧文灵拉着的阿奴正极力隐忍这什么。

    “啊——”一声惨叫把众人的注意力转到了被阿奴攻击的萧文灵身上。

    萧文灵的侍从们上前制止阿奴却都被阿奴攻击得连连后退。

    一人喊到“请御林军来吧!?”

    另一人反驳道“御林军来到这长公主都没气儿了!”

    韦太后见着这场面了,被吓得脸色尽失,不停念叨“来人呐,快来人!有刺客!”

    纪倾月离得较远,小跑来到时那萧文灵脸已成猪肝色,脚也不住的抖着。

    纪倾月拿出银针,叫萧平墨使个飞针技术,把针扎到阿奴后脑和后背两肩处,阿奴便站着不动了,受惊的小姐们连忙顺气后退。

    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会儿惊吓,哪知那阿奴又动了起来扯住了附近人的衣袖。

    那人惨叫一声哭了出来。纪倾月定睛一看,竟是纪倾柔!

    纪倾柔被吓得丢了魂,只顾往前摔着跑,哪知撞上了没走多远的萧文灵。

    萧文灵也是机敏的一把推开她,哪知边上是个不浅的池!纪倾柔也是害怕了,摔下水前赶忙抓住萧文灵的衣角,萧文灵惨叫一声,便与纪倾柔双双落水了。

    “小姐!”

    “公主!”

    两家婢女互瞪了对方一眼,又继续做无用的喊叫。

    “公主不会水啊!你们这些蠢材还愣着做什么!”

    “是!”

    只见一个精壮的侍卫跳入水中。侍卫只听太后意思只救公主,哪知纪倾柔也攀附上那侍卫不停的拉着他,公主也是吓坏了,不停的拽着侍卫,眼看他就要不行了。

    “你家小姐竟这么不知礼数!与我家小姐抢命!”萧文灵的婢女把纪倾月随身婢女扯对着她,给了她一巴掌。

    那婢女平白无故受着一掌,气不过也推了一下对方。

    “若不是你家公主训什么西域奴隶,还带到这来展示,我家小姐就不会落水!”

    “放肆!”韦太后身旁的碧红又给了纪倾月府上的人一掌。

    “长公主也是你这贱婢能议论的?”

    那侍卫被水中两人拽的没力气了,韦太后又派人下水,哪知这会儿,那已没力气的侍卫也跟着公主和纪二小姐扯着那人。

    “先把公主救上来!”韦太后喊着。

    第14章结束

    第十五章

    经过这一番折腾,一帮人终于将文灵公主和纪倾柔救了上来。但因耗的时间过长,两位女子已经昏迷不醒了。

    韦太后命人唤来御医,一堆人围着纪倾月与长公主,但明面上其实都是在关心长公主。

    御医来后先是摸摸索索的为二人把脉,把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韦太后眼见长公主气息越来越微弱,上前一脚踢在御医肩头,骂道“蠢货!”

    纪倾月本不想在与这二人扯上些什么,但也不忍心看着两条人命死在眼前。推搡着到韦太后跟前:“请让臣女一试!”也不等韦太后点头同意,便直接上手了。

    纪倾月先是上下按压着萧文灵的胸口,后又怕纪倾柔得不到照顾断气而亡,对最近的侍卫喊了一句“快来助我!”

    侍卫忙上前。

    经过一番折腾两人咳出了不少水,但还是没醒过来。

    长公主的贴身婢女急了眼,对纪倾月乱吼一气。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这是长公主!”

    “我当然知道这是长公主!怎么您不放心,就来直接上手啊!”

    那婢女不再吭声。

    纪倾月又继续施救。

    “把她们背进屋中。拿干衣裳来,烧热水!”

    小厮们把公主和纪倾月扛进屋中,那些个达官贵人们也跟着进入屋中。

    “站住。”纪倾月在他们进入大门之前拦住了这一帮人。

    “你们进去围着,会妨碍到她们。”

    这时一位夫人就不满了,“不准我们进去……我怕不是要对公主使什么邪术吧?”

    纪倾月冷笑:“不许的是这一大堆人围着,但夫人如此为公主的安危着想……我想倒是可以要夫人您进去观赏。”

    那夫人叫了一名侍女随从,跟着纪倾月进了屋。

    那夫人一进去就看见换完衣裳的萧文灵和纪倾柔脸色发白。

    那夫人便又发作,站到纪倾月面前趾高气昂的说:“纪倾月,你可知道若是救不活公主,那可是连墨王爷都救不得你!”

    纪倾月白了她一眼,推开她就开始作业。

    那夫人见纪倾月不搭理她不甘心的又追上去。

    “纪倾月你——”

    “这位夫人。”纪倾月停下看着她。

    “您一直与我强调公主的命有多金贵,您不放心我让您旁观,但并不是让您来妨碍我救公主这条金贵的命的。”

    纪倾月没再推开她,那夫人也没再强词夺理,却也不服气的让开了。

    纪倾月拿出三根比平时用的要细的银针,扎入萧文灵喉部,又取一根扎入手腕动脉,最后一针则扎入发顶。对纪倾月也是同样的扎法。

    不到一盏茶的时辰,只见那二人血色渐回。那夫人与随从婢女在一旁伸长脖子等着长公主醒来。

    却不知,先醒的是纪倾柔。

    纪倾柔睁眼后咳了咳,便开口问:这是哪?”

    那夫人见长公主没醒,赶忙上去质问纪倾月

    “纪倾月,为什么长公主还是没醒?我怕你是对刚刚的事怀恨在心,偷偷在银针里做什么手脚!”

    纪倾月不想理她,拿起一旁凉了的茶水对着长公主的脸一泼,醒了。

    夫人噤声不语,那随从婢女愣了一瞬就冲出外头喊到“长公主醒了!”

    众人皆是呆了一瞬,后来反应过来,无不称赞纪倾月妙手回春。

    韦太后等人立马站起来快步走进屋中。一进去就看到萧文灵愣愣的傻了一般。

    赶忙扑在她床头握着她的手。

    “文灵啊,怎么样了?”

    萧文灵突然一个激灵,从床上起来走到纪倾月面前扇了她一掌。

    一阵惊呼声在众人中传来。人们在心底排腹萧文灵恩将仇报。

    “敢在本公主脸上泼水的,你可是第一个。”

    敢情这公主没把这恩放在眼里哩!

    纪倾月捂着右脸冷笑一声“那你应该谢谢我让你可以有被泼的机会。”

    “够了。”众人又寻声望去,是萧平墨。

    萧平墨把纪倾月拉到身后,对萧文灵说:“你今日闹得也够鸡飞狗跳了,我看你是该消停消停了。”

    萧文灵和纪倾月都没想到萧平墨会再次为自己在大众面前撑腰。

    说完萧平墨拉着纪倾月离开了这荒唐的宴会。

    众人也都被这场闹剧闹得心惊肉跳的,也无心再继续宴会,于是这场琼花宴便不欢而散了。

    “那文灵长公主是你能招惹的么!”丞相老爷纪攸对着纪倾柔怒吼道。

    纪倾柔“爹——”

    “别,纪二小姐,我可不敢当你爹,我怕哪日人头搁在哪都不知!”

    纪倾柔:“爹,女儿那时真是慌了,并没有看清那是长公主,我要是看见是那萧文灵,我是死在池中,也不拉着她求救!”

    “人家公主可是说您冒犯她呢,跟她抢救命的侍卫,还与她同床共枕辱了她的身份——”

    “纪倾月!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家柔儿么!”宋娇站出来打断了纪倾月。

    可纪攸早就怒发冲冠,一点关于名誉利益的事都可让他发作。

    “纪倾柔,去祠堂跪着,没有我的允许不得起来!”

    而纪倾月在纪倾柔去祠堂后就拉着纪倾茹去看她笑话了。

    第二日纪倾月想到了昨日那西域奴隶阿奴。想想或许墨王爷知道此事,便动身去墨王府了。

    一到墨王府处就见一身黑的方炎。

    那方炎刚还是一副和旁人言笑晏晏的样子,一见纪倾月进府便冷下脸来哼的一声。

    纪倾月也不与他多计较,直通墨王爷屋里。

    进门前纪倾月谨记上次的教训,先问了萧平墨在做什么。

    听到下人们说他只是在房中温书而已,纪倾月就放心了。

    “倾月见过王爷。”纪倾月可终于学会行礼了。

    萧平墨的眼镜从书上离开了一会儿就又投入进去。

    萧平墨:“月儿怎的想到要来我这?”

    纪倾月:“我也不跟墨王爷磨叽了,我来是想问您昨日长公主那阿奴——”

    萧平墨:“是人彘。”

    “我猜到你会来问阿奴。”

    “竟然……这长公主可真是残忍无比!我还只当她是年幼无知嚣张跋扈!”

    萧平墨比纪倾月淡定多了,不免让纪倾月联想萧平墨的腿……

    第15章结束

    第十六章

    丞相府这几日格外热闹——两位小姐要同时出嫁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老夫人给了纪倾月多少嫁妆!?”纪倾柔狠狠的摔了手中的簪子。

    “小姐,您稍安勿躁……”

    纪倾柔:“我怎么稍安勿躁,同样是嫁人我怎么能比那纪倾月差!”

    “呵那老太婆也真是个势利的主,先前那纪倾月还没被萧平墨看上时,不也由着我们侮辱她!”

    “行了,我的大小姐,今天是你自个出嫁的日子,你少的这些,娘以后肯定会帮你抢回来的!”宋娇带着一件喜服进来。

    “来看看,合不合身?”

    纪倾柔:“娘,我不甘心。我应该一开始就自己去杀了那女人,也好过留下她留给自己一身的祸害!”

    宋娇:“好了好了,你还愁以后这些不是你的么”宋娇开始为纪倾柔盘发。

    宋娇还以为老夫人给的也少不到哪里去,哪知与纪倾月的一比,自个的女儿的嫁妆拿出来都寒碜!

    宋娇也气不过了,派人去纪倾月屋中偷嫁妆。

    第二天一早纪倾柔就看到自己的母亲宋娇给她送来了一堆嫁妆。纪倾柔因此才舒展了眉头。

    而纪倾月这边。

    阿忠发现了装嫁妆的箱子开了锁,疑心上前检查。虽表面看着没什么大问题,但阿忠眼镜还是发现少了几件。

    上去检查才发现,少的那几件不正是这一箱中最值钱的么!

    阿忠赶忙去禀告纪倾月。

    “小姐,那……那老夫人给的嫁妆里那贵重的金银首饰都不见了!”

    纪倾月一听自己的财产没了,刚喝进去的茶水就吐了出来。

    “什么?!我第一次这么有钱怎么就被偷了啊!”

    纪倾月拍拍胸口顺气:“带我去看看,看看哪个小兔崽子那么大胆什么不偷居然偷我的家当!”

    “侧夫人给小姐的嫁妆也太贵重了吧……”

    “二小姐撒个娇就有的,我却没有,唉”

    ……

    纪倾月刚出门就听见几个婢女在门外讨论着,脚步不自觉的放慢了。

    纪倾月撑着下巴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

    上前问道:“怎么?你们亲眼见着了了二小姐的嫁妆了?”

    几个婢女被纪倾月吓了一跳,赶忙向她行礼。

    “大小姐。”

    “回大小姐,昨日我们见过了。二小姐与我们展示的。”

    “有风头钗一冠,紫金贊一叉,夜明珠耳环一对,玛瑙红手镯一只,还有若干紫珠。”

    纪倾月冷笑,好嘛敢情那侧夫人送的都是自己丢的!

    纪倾月本不看重这些身外之物,是别人偷的纪倾月也就不想追究了,但那是侧夫人的杰作,也就别怪她纪倾月了!

    纪倾月在远中透气,哪不料正有几名婢女谈论着婚事。

    “刚刚我去大小姐屋里端茶,看见墨王爷派人送来了宫中的绫罗绸缎呢!”

    “大小姐福气也太好了吧,听说老夫人还给她的嫁妆下了重头笔!”

    “只是可惜啊,那二小姐也是被落下了风头”

    ……

    纪倾柔到现在都不相信那墨王爷是真心对那纪倾月的。只是怎么都没想到萧平墨会给纪倾月送来自己都没有的绫罗绸缎!

    回去的时候纪倾柔直闹着要萧云升送绫罗绸缎给她。

    还派人去给云王府送信,哭着闹着要萧云升送。

    “王爷,这是丞相府送来的信儿。”

    萧云升接了过来,看到是纪倾柔送来的,又心生烦躁直接递给小厮叫他讲个大概给他听。

    “额……纪二小姐叫您……”小厮面露难色,不知该不该说下去。

    萧云升不耐烦的啧了一声道“继续说。”

    “纪二小姐要王爷送她绫罗绸缎做嫁衣……”

    萧云升冷笑一声“绫罗绸缎?她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身份!”

    “你回信于她,与她说,爱嫁不嫁,这只有个王妃的位子她爱坐不坐!”

    “真是个蠢货!”

    没想到,小厮连最后一句话也都一并写给了纪倾柔。

    纪倾柔收到王爷的信时,要被萧云升气哭了。

    “当时与我说的好好的,说什么一扳倒皇帝就封我做皇后!我这才要求什么?他便要骂我蠢货!”纪倾柔把信撕得稀巴烂。

    宋娇“我的乖祖宗哟,您可小点声吧!这弑君可不是能当玩笑话的!”

    “你要记住,小不忍则乱大谋!”

    纪倾柔才制止哭声。

    “小姐这是在做什么?”阿忠看着纪倾月在瓶瓶罐罐中捯饬不禁开口问道。

    纪倾月故作神秘道“我这,可是那些个夫人小姐们最爱的东西。”

    阿忠“燕窝?

    纪倾月敲了敲阿忠的脑门“你看这像是吃的么?”

    “等我做成了,我便带到市上去卖肯定卖光!”

    阿忠嘿嘿笑起来“小姐可真是厉害”

    于是阿忠第二日跟随纪倾月去卖货,遇到的第一位客人是个大户人家的夫人。

    “这是……”

    纪倾月立马一一与她介绍。

    “夫人,这乃是祛斑的祛斑霜,像您脸长天生的斑呐,都可以的。”

    “这个呢是凝脂膏。是让您的脸呢像刚剥壳的鸡蛋般白嫩的。”

    ……

    “真像你说得这么厉害么?”又有一位富家小姐来问。

    “当然,我已亲身实验了,您看,我这皮肤吧原本这有一大块斑呢!自从用了这个祛斑霜啊它现在不就没了么!”

    纪倾月拍拍自己的脸,向众人展示。

    这时也围了越来越多的人群,阿忠为自家小姐锦上添花。

    “是啊,我家小姐的确是有一块大斑的!我也用了这凝脂膏这脸呐,比刚生的婴儿还嫩!”

    一位比较靠前的夫人开口了。

    “是也……看这两位姑娘这么貌美,若不是就是因为用了这些?那就给我一瓶凝脂膏吧”

    纪倾月除了卖那美肤玉膏也弄了些常年病的方剂。

    用过的人都对旁人说比别家的都卓有成效多了!于是一传十十传百,纪倾月成了临天又兴起流行的招牌。

    这边廖景的客人是越来越少。今日去市上逛逛发现有一女子也是做着自己的行当。

    饶是自己生意最红火的一天,也比不过现在这挤得头破血流的一日!

    廖景叫人去打听打听这纪倾月是甚来头。哪知这女子竟是丞相嫡女墨王爷未过门的王妃!

    嫡女娇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嫡女娇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嫡女娇医全部精彩内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