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开始到现在(樊天柳程)在线阅读完整版

来源:SC|小说:开始到现在|时间:2019-07-05 12:38:36|作者:心水淼

《开始到现在》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开始到现在》主角是樊天柳程,开始到现在主要讲述:金光现、万俱灭!一念震天地,一动破苍穹真气大陆、强者无数,踏碎虚空、唯我独尊!破碎虚空——无尽位面,灵气大陆,宗族联盟林立,至高强者间,到底谁主沉浮?家族被灭的樊天,得惊天神器,一路披荆斩棘,创下不朽神话!

开始到现在樊天柳程

开始到现在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开始到现在第一章古神之印

  洛神国,清河镇的某个地方——

  唳……

  半夜,突然半空中一声长鸣!

  “不好,有人追来了!少爷,这些是我们樊家的功法秘诀,你带上,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掩护你离开这里。这些东西,千万不要落到他们手中!”

  说话之人是洛神国二流势力——樊家的二长老樊云!而那个少爷,是樊家的小少爷,叫樊天!今年十三岁!

  一天前,洛神国的一大势力——魔宗,将樊家血洗!

  原因是得知樊家拥有古神之印!而此时,偌大的樊家就剩下了二长老樊云和少爷樊天了!他们还在逃命中!

  樊天没有答话,也没有任何表情。二长老樊云也很无奈。

  经历了家族被血洗,任谁都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何况樊天还这么小!

  “樊云,我知道你在洞中,出来吧,”一道苍老又有点熟悉的声音传来。

  “哼,又是你,神龙使者,你真是阴魂不散!少爷,你千万别出来!”樊云随即闪出山洞!

  神龙使者,洛神国另外一个势力——神龙教的使者!

  神龙教得知魔宗血洗樊家之后,悄悄派出神龙使者等强者前去暗中查探古神之印的事情!

  于是在樊家的后山,遇见了逃亡了樊云和樊天!而在大长老樊姜的掩护下,两人才来到了这里!

  “樊云,识相的就带着樊家少爷乖乖的跟我们回一趟神龙教,不然,樊姜就是很好的例子!”神龙使者冷声道。

  神龙使者这话,樊云知道,掩护自己离开后山的大长老樊姜已经凶多吉少了!

  “哼,大不了就是一死,我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话落,双脚一蹬,身形闪现在山洞口上方,手掌迅速结印。

  “樊云,连你们大长老都败在我等手中,你还有什么资格来与我对阵?”说完,转身对手下道;“你们进去山洞里,把那小家伙找出来,古神之印一定是在他身上!”

  “是。”下人应道。

  “找死!”樊云手一挥,磅礴的法力能量爆涌而出,对着走近山洞的神龙教众轰击而下,顷刻间便是有几名教众惨叫着应声而倒,而其他人看见这场景,都楞着不敢上前。

  “敬酒不喝喝罚酒!”神龙使者怒道,随即充满法力能量的手掌一翻,一掌向二长老击去。

  二长老也不敢怠慢,同样的使用磅礴法力与之对轰一起,声过人影现,两人各自倒退了几步,方才险险站稳身形。、

  看着樊云这般强硬,神龙使者也是怒火中烧,这次要是再抓不到樊天,回去定会受到教规的责罚了!咬了咬牙,随即喝道:“结神龙护主阵,你们缠住他,我进去抓人。”

  “是!”

  几十个神龙教众手印齐齐抖动,顷刻间,四周万物开始迅速旋转,然后形成一个牢笼般,将二长老围在其中!

  “该死的!”看到这样诡异的阵法,樊云心里一急!

  如今,自己被捆在阵里,虽然自己可以脱身,但是需要时间,而此时,神龙使者却要进入山洞去找樊天,情急之下,他也只得无奈的大吼一声:“火凤,樊天是新任族长,你可要保护好他!”

  虽然,樊云并不知道火凤凰能不能听懂自己的话,更不知道有没有能力,或是会不会解救樊天,但是,现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火凤凰真的能救樊天一命!

  听得樊云在那叫,神龙使者顿时不耐烦,倒不是怕他真能喊来火凤凰帮忙,而是此人迟早要除掉,不如趁现在被捆,先解决掉他!

  心里这样想,手印马上结出,雄厚的灰色法力能量形成一把狼牙杖,狠狠的对着樊云击去。

  感受到背后恶风袭来,樊云忙使出一招:凤呤决中的落燕决。随即一只浑身带着淡蓝色能量的飞燕向背后的狼牙杖撞去,

  “轰……”

  一声巨响,樊云倒飞而出,一口鲜血喷出,脸色难看之极。看来,神龙使者这招是下了杀手了。

  “哼!我狼牙杖乃是本教护教法器,你竟然敢硬接!”神龙使者冷哼道。

  看到樊云受到重伤倒退,神龙教众满面狰狞地向樊云发起攻击。本来受伤的樊云,哪能和几十个教众匹敌?

  看着樊云已经渐渐不支,神龙使者才松了口气,心里想着:“要是能将古神之印得到,那自己在神龙教的地位……嘿嘿!”神龙使者阴笑着转身向山洞走去。

  眼看神龙使者离山洞口越来越近,樊云心急如焚,急忙利用体内不多的真气,闪动身形,向山洞掠去。神龙使者也被樊云这速度吓一跳,没有想到,受到重伤,速度还如此之快!

  闪进洞中,樊天看着樊天,苦声道:“少爷,走,就算死,我也要保护你离开这里!”说着拉着樊天,就往外走,刚走到洞口,神龙使者一众也上来了。

  “哼,看你们还往那里走?!”

  “少爷,一会我缠住他们,你找机会逃走,火凤凰可能就在附近,只要看见家族令牌,它便会现身的。”说完,一咬牙,对着神龙使者道:“古神之印,确实在我手中,有种你就来取吧!”

  听得这话,神龙使者眼露精光,怒吼一声,对着樊云闪去!

  而当发运与神龙使者大战时,神龙教众却是对着小樊天缓缓行来。

  “再过来,你们便死!”一直不说话的樊天突然冷声道。

  听了这话,神龙教众不由得乐了:“这小毛孩还会唬人?看大爷我怎么抽你。”说完,身形一闪,便是掠近樊天面前!

  “嘭……”

  可还没等他站稳身形,那靠近樊天的神龙教众突然觉得胸口一闷,倒飞而出,一口鲜血喷出,满脸莫名的想不通,自己是怎么被这个面前的小毛孩打飞的,全身无力的在地上挣扎着。

  眼看着同伴被面前这小孩一掌击飞,说不惊骇是假的。随即,不敢再大意向前,下方发生这般变故,天空中正在激烈战斗的两人,此时也快接近尾声。

  由于樊云先前受了重伤,所以,不到二十回合,便是被神龙使者一击拍了下来。

  看见二长老从空中坠下,樊天却是双掌手印一动,一股巨大蓝色能量团聚集在其面前,然后,轻喝一声“去!”蓝色能量团瞬间涌到二长老坠下的地方,把二长老稳稳的接了下来。

  “初级灵者?啧啧,真是不敢相信,小小年纪,便是成为初级灵者,怪不得都说你修炼天赋多么恐怖。只可惜,你没有学过任何功法,所以,今天,你也难逃我手。哈哈……”神龙使者阴笑道。

  说完,身形一闪,手掌就向樊天抓来!

  “少爷小心!”看着神龙使者的手掌抓向樊天,樊云急道。

  樊天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那对干枯的手掌,小手手印轻轻一动,一股无形的能量气浪与神龙使者的手掌瞬间撞在一起。

  樊天顿时倒飞而出,一口鲜血喷出,顿时脸色苍白。

  再看神龙使者,只是身体震了震,手臂感觉一点酥麻而已。

  “这小子,小小年纪。实力还不弱!”神龙使者心中暗叹道。

  “少爷……”看着樊天受伤,樊云艰难的爬到樊天身边,望着脸色惨白的樊天,顿时眼睛湿润:“难道老天,真要灭我樊家不成,少爷才十三岁,难道都不能免遭此祸吗?”樊云心中悲叹道。

  “哈哈……来人,把他们抓起来,带回教中见教主。”神龙使者大笑道!

  望着缓缓走来的神龙教众,二长老艰难的站起来,体内最后一丝真气也是爆涌而出,淡蓝色能量形成一只掌印,向着神龙使者等人袭去!

  而就在这时候,神龙使者灰色能量也是爆涌而出,一掌迎向樊云的掌印!

  轰……

  一声巨响,樊云的掌印瞬间被神龙使者击散!而樊云,也因为真气消耗殆尽,一口鲜血喷出。

  “少爷,属下无能,没有保护好少爷。少爷,古神之印乃古神之神物,少爷如果有机会离开这里,一定要好好修炼,将来为家族复仇,为我们报仇,重整我樊家啊!”说完,便是晕死了过去。

  看着二长老在自己面前死去,樊天面无表情,仿佛是死人一般,但是,如果细心的人,便是能够看出,在樊天眼里,隐隐有着晶莹的泪水在打转。

  但是,樊天没有作出无谓的大哭大叫!没有人能够理解樊天此时此刻的心情。也没有任何词语能表达他心中的愤怒和痛苦!

  “小家伙,告诉我,古神之印在不在你身上,只要你把它交给我,我便不会伤害你!”此时,看到小樊天已经是在手羔羊,神龙使者便声音柔软道。

  “如果我今天没有死,等日后,我定要你们神龙教和魔宗血债血偿!”小樊天面无表情,语气悲愤的一字字说道。

  “哼,不知好歹的兔崽子,今天就让我废了你。”神龙使者眼神阴冷的怒道。随即手掌手印一结,灰色真气迅速流动,似乎真的想把小樊天杀了一样。

  唳……

  就当神龙使者想动手时,一声长鸣从半空传来,随即空中无数深红色火焰团尽数向神龙使者等人轰然落下。

  “快退,这是火凤凰的幽冥之火。”看见这深红色火焰,神龙使者急忙道。

  这正是樊家的守护神兽——火凤凰!

  幽冥之火,火凤凰的一种超强火技,是火凤凰经历几百年的修炼方形成的一种极巨毁灭性的杀伤技能。

  幽冥之火所过之处,所有生物皆会顷刻间灰飞湮灭。即便是象神龙使者那样的强者,也是要暂避锋芒的!

  在神龙使者等人急退的刹那,空中温度骤然爆升,随即一只通体火红的巨鸟俯冲而下,对着神龙使者等人袭去。

  看着这庞大的火浪袭来,神龙使者不禁抹了把冷汗,再度闪身几丈距离之外。心中暗骂:“该死的畜生,要是教主在,非扒了你的鸟皮!”

  当神龙使者一众退到几丈后,火凤凰却没有再攻击他们,而是瞬间将樊天抓起,向半空中飞去……

  “该死的!竟然被火凤凰救走了樊天!”神龙使者大怒?!最后没有办法,只能离开此地了!

  当魔宗的宗主魔啸天赶到樊姜与神龙使者战斗的地方的时候,樊姜以及一些樊家的人皆已经倒在这里,魔宗二长老等人追来的同时,看到的也是这般情景。

  “竟然有人把我们当成螳螂,而他们做了黄鹊!”看着地上经过激烈战斗而留下樊姜以及十几具樊家人员的尸体,魔啸天愤怒的吼道。

  在神龙教将樊家大长老樊姜击杀后,便是将现场所有关于神龙教的一切证据全部毁灭,而神龙教众的尸体也是被他们带走。

  所以,魔啸天便是不知道这些人是谁所杀。当他没有在战场中看见樊家二长老樊云的尸体后,也就肯定是被那些神秘人所劫走了。

  当下狠狠的下令,动用全宗势力搜查这些神秘人的身份以及樊家二长老樊云和樊天的下落。

  而经过了这场激烈的战斗,虽然魔宗毁灭了樊家整个家族,却是没有得到传说中的古神之印。而也正因为这次的事情,导致魔宗也面临了危机。

 

开始到现在第二章魔宗之乱

  “好大的胆子!”大厅中,一道苍老的声音爆怒而出。

  “宗主,现在外面的人都认为古神之印已经落入我们手中,所以都对我们虎视眈眈!”另一旁,一道声音说道。

  没想到,魔宗当初费了这么大的劲,不但没有把古神之印弄到手,反而却是捅了个马蜂窝,引来无数强者对魔宗虎视眈眈。这也够让魔啸天恼怒的了。

  “岂有此理!”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转过身,此人赫然便是魔宗的宗主魔啸天。

  原来,当天,魔宗血洗樊家之后,外界传的沸沸扬扬,都说樊家族长被魔尊者击杀,而整个樊家被魔宗血洗,最后,古神之印落到魔宗手中。

  所谓人言可畏,虽然魔宗确实没有得到古神印,可却有口难辩,谁会相信呢?

  “宗主,据可靠消息,陆行天正在筹集人手,向我们天阴山脉赶来。想必,也是为了这古神之印。”又一名老者缓缓说道。

  “陆行天实力如何?”魔啸天望着这位老者道。

  “陆行天乃长风山庄之主,长风山庄虽说不是洛神国的一流势力,但是,却比樊家势力要强上不少,而且,这个陆行天本人实力不差,据说早在五年前便是修炼至九级灵者,想必现在的实力应该大有长进,说不定已经晋级灵仙了。此人不得不防。!”名为鹰蛇的长老说道。

  “九级灵者,这相当于青雄大长老的实力了,此人确实实力不弱啊!”魔啸天心中暗道。

  “宗主,眼下清河镇中强者越聚越多,恐怕这样下去,情况不妙啊。”

  “如今,人人对我们魔宗虎视眈眈,这样下去,不免会让宗内弟子感到不安与恐慌。”

  “慌什么,谁敢对我魔宗不敬,我倒是要看看,当今洛神国中,有哪个势力敢与我魔宗作对!”

  一道阴沉的声音从大厅外响起,随即,一道黑色人影闪现,出现在众人面前。

  见闪现之人,约莫二十六七,一身黑色紧身衣,手掌一把长剑,一身真气流露而出,面带冷笑,见到众人,也不打招呼,擅自走到魔啸天面前抱拳道;“师父!”

  魔啸天微微点了点头。

  原来,此人是魔啸天门下高徒冷泉!据说此人在魔宗年少一辈中,修炼天赋最为杰出,法力技能在同辈中更是难寻敌手,甚至可以与魔宗长老的实力相抗衡。被魔啸天命为下一任魔宗接班人。无怪他一进来,连长老都不放在眼里了。

  冷泉转身面对着众长老冷冷道:“不就是一个陆行天和什么狗屁长风山庄吗?也被你们当成大敌一般?”

  听了冷泉这话,众长老又是气又是好笑,这毛头小子丈着自己在宗内有几分本事,说话就敢如此张狂,还好这里是清河镇,要是换了其他的大城市里,想必这话,会让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修炼界中强者如云,有的甚至早已经步入神界,而现在自己这些连灵仙都没达到的人来说,简直可以说是什么都算不上。

  “泉儿,莫要小看了长风山庄,而且,如今想对我们动手的,可不止长风山庄。还有无数强者等着对我魔宗下手。”听了冷泉的话,魔啸天也是有所不爽的说道。

  “师傅放心,那个什么陆行天不来则已,要是真敢来,我定要他有来无回。”冷泉阴冷地答到。

  对于冷泉的话,魔尊者却没有太放在心上。众长老更是扑之以鼻。他们都知道,这小子从小便是心高气傲。在宗内寻不出同辈敌手,更是目中无人。

  “禀宗主,山下来了一批不速之客,看样子是冲我天yīn山脉而来。”门外,一名报信使者报到。

  “恩?可知是些什么人?”魔啸天疑问道。

  “听山下守卫来报,像是灵山门的人”那名报信者回道。

  “灵山门?我出去看看!”青雄大长老起身道。

  “哈哈……”一道朗笑声从门外传来:“不用出来看,我已经到了!”门口,一名灰袍老者笑道。声音犹如洪钟般响亮。

  “灵山老怪?!!”魔尊者缓缓道,眼中闪出一丝寒意。

  灵山门,与魔宗齐名,在洛神国中,天阴山脉的魔宗、灵鹫山的灵山门、冥海的神龙教、与火灵岛的火灵界,属于四大一流势力。

  而二流势力却有很多,其中包括了樊家和前面所说的长风山庄,而如今,樊家已经被魔宗所覆灭。

  “灵山老怪,你这样拖家带口的来我魔宗,不会是来投靠我的吧?”魔啸天看着灵山老怪后面一群人,嘴里讽刺道。

  “哈哈……我说魔老怪,我这不是来投靠,是来收编的,嘿嘿!”灵山老怪针锋相对道。

  听得这话,魔宗众人皆是一楞,随即个个满脸怒火,拔剑之声不绝于耳。

  魔啸天听得此话,脸色也是微微一沉,冷声道:“我魔宗可不是随便的一些二流势力,灵山老怪,你若是此时带人离去,我还可不追究,你若是在继续下去,那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魔老怪,早听说你已经到了九级灵仙,不知道有没有突破到灵神啊?今日我倒是想好好和你比划比划,看看是你魔宗的风灭决强还是我灵山门的雷战决厉害?”灵山老怪似笑非笑道。

  “让我来领教领教你们的雷战决究竟有多强!”冷泉突然冷喝道。

  “恩?四级修灵者?无知小辈,四级修灵者,也敢在我面前叫阵?怎么了?魔老怪,难道你魔宗是无人可用了吗?”灵山老怪冷笑道。

  “对付他这样的角色,还用不着师傅出马,师傅,让徒儿来教训他吧!”身后,一名黄衣青年轻笑道。

  看这黄衣青年,年纪与冷泉相仿,手持一铁扇,铁扇不大,只尺许,通体精亮,应该是用精钢制成。

  “恩,笙儿,小心点,他可是四级修灵者,实力和你相仿。”灵山老怪提醒道。

  “徒儿知道。”答应一声,身形一闪,便是出现在冷泉面前,礼貌性的拱手道:“灵山门,郝笙。”

  冷泉并未理会郝生的作辑,见对方闪现而来,手印迅速凝聚真气,一股绿色真气在其手掌缭绕,旋即默念:风寒印。“看招”。说完,一掌向郝笙袭去。

  郝笙见到冷泉如此,心中顿时起火,也不理会其他,手印一结,淡黄色真气也是自体内爆涌而出,心中念道:灵神印。

  “嘭……”两人刚一接触,便是闪电般的分开,再看看两人,分开后各自倒退了两步。

  两人心中同时暗道;“还真有几把刷子!”

  “哼,看好了!”说完,冷泉手一挥,长剑出鞘,顿时厅内寒光四蹿。

  “寒冰剑?”灵山老怪惊道。

  听得其说出这剑名,身后的灵山门人也是一惊,这寒冰剑可是由年寒冰炼制而成,不但削铁如泥,却若是在强者手中使用的话,更是能开山劈地。

  可见这寒冰剑的威力了,怪不得连灵山老怪都惊呼。

  此时郝笙也察觉到厅内温度正在急速下降,他也听师傅说过关于寒冰剑的一些事情。

  当下也是心头一凛。寒冰剑不单威力巨大,而且还有着令温度降底,让对手真气流动缓慢的负面影响。

  此时的郝笙也是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但是毕竟一直跟着师傅历练,定力自然比别人要强上不少。

  当下右手一翻,铁扇铺展而开,一股真气凝聚在扇中,心中一念:灵铁神风,去。

  对着冷泉一扇。一股黄色无形扇风铺天盖地的向着冷泉扑去。

  顿时感到无形的真气压力向着自己压来,冷泉也是一惊,心中暗道:“这家伙,竟然有这样高深的技能啊。”

  身形向左一闪,手中长剑向前猛的一划,绿色无形真气与黄色扇风撞击一起,长剑瞬间划破扇风,对着郝笙胸膛横划而过。

  眼见长剑剑气即将划穿郝笙的身体,冷泉嘴角微挑。

  而就在这时,郝笙胸前突然出现一堵黄色真气屏障。长剑剑气“沙……”的一声,从黄色墙壁上横划而过,裂出深深的划痕。

  “真气屏障?”看见这一幕,魔啸天和魔宗长老都是一惊,这真气化障可是要灵冥等级的强者才能凝聚而出,而这不过是三级修灵者,怎么可能凝聚而出呢?

  看着真气屏障被冷泉一剑划出深深的裂痕,郝笙也是一惊,这真气屏障可是凝聚了师傅六层的法力在里面,竟然还会被这寒冰剑差点划破了去?

  在郝笙惊讶中,冷泉却更是惊讶,他怎么也想不出,这个和自己实力相仿的家伙,竟然能凝聚灵仙方能凝聚出的真气屏障?

  双方都惊讶了一翻,随即又是剑飞扇舞了起来,两人打了三十多回合,各有所伤,冷泉接助着寒冰剑而威力大增,可郝笙也有真气屏障护体,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正当二人打的激烈的时候,魔啸天却是冷喝道:“泉儿,速战速决。”

  听得这话,众人都一愣,打了半天,难道冷泉还没使出全力不成?

  听得魔啸天的怒喝,冷泉也不敢怠慢,随即急攻了几招把郝笙攻退,手印一结,嘴中念道:风灭决。灭天神掌。

  一声怒吼。

  庞大的真气从体内涌出迅速聚集在手掌上。巨大能量手印出现在手上,:破!

  见冷泉动全力,郝笙也是有印速速一变,绿色真气爆涌而出:灵神印。一声轻喝,虚空一掌对着冷泉袭去。

  “轰……”又是一声巨响,两道人影皆是倒飞而出,随即,一道人影嘭的一声重重落在十米开外的地上。

  再看另一道黑色人影,倒飞出去后,却是急急倒退十对步才稳着身形,随即一口鲜血喷出。

  黑色人影便是冷泉,而落在地上的,却是郝笙。此时的郝笙,已经奄奄一息。

  “哼,灵山门下之徒,不过如此!”冷泉得意地冷笑道。

  “兔崽子,我要你的命。”看得自己爱徒被冷泉打的重伤,灵山老怪哪能不气?说完,便是向冷泉掠去。

  “灵山老怪,你把我当透明的吗?”

  魔啸天见灵山老怪对自己徒弟动手,也是身形一闪,手影一结,向灵山老怪袭去。

  看到两大门头目都动了手,其他手下不用说都一拥而上,混战了起来。双方各自找对手,强者对强者。

  一时间,大厅内混乱不堪,惨叫声一片。毕竟这里是魔宗,灵山门是在别人的底盘下,虽然自己强者不少,但是同为一流势力,自然有他自己的实力。

  魔宗的人越打打越多,而灵山门的人却是越打越少,双方经过激烈的战斗,灵山门的人最后还是被迫撤离。

 

开始到现在第三章强者的对决

  “想走?没那么容易”,看见灵山门的人往大门处杀出,魔啸天冷声道。

  此时,大厅里早已经血流成河,而门口,还在继续战斗着。

  灵山老怪看着门下人越来越少,不竟有点后悔自己怎么那么贪心的来这里抢什么古神之印?

  现在连古神之印的影都没见到,倒是把自己一堆人困在这魔宗了。虽然他自己想冲出去容易,但是灵山门精锐皆在此,他不能弃这些人而不顾。

  倒不是因为灵山老怪讲意气,而这些精锐可是他灵山门的老本啊,要是就这么全部葬生在这里,那灵山门可就遥遥欲坠了。

  想到这里,灵山老怪一咬牙,双脚一蹬地面,破房而出,停在半空中,怒吼一声,体内真气犹如洪水般爆涌而出,手掌也是在面前虚空处划出几道符印,嘴中念到;灵神现。

  一股强大的气势突然从半空汹涌而下。

  旋即,空中出现了一尊虚幻的人影,人影变幻着各种动作,而每变幻一个动作,空中的能量波动都是在持续增强着………

  看到这诡异又神奇的一幕,魔啸天冷哼一声,动真格了?

  随即也是身形一闪,掠上半空,手印迅速变幻着,一股股强大的真气能量自手掌处缓缓掠出:魔神现!

  瞬间在魔啸天面前出现了一个墨绿色虚幻的影子,影子象人,又象魔兽。

  手印结完,底喝道:魔神,去。对着灵山老怪的方向,猛的闪掠而去。

  看着魔啸天的魔神袭来,灵山老怪也不慌,双眼微眯,喝道:灵神,去。

  一个是灵神,一个是魔神,两个虚幻影子撞在一起,天空中能量瞬间爆动起来,下方激烈战斗的人感应到空中那巨大的能量风暴,都放弃了战斗,纷纷向着两边退去,生怕被这恐怖的能量波及。

  “轰轰轰……”

  经过短时间的侵袭。两道虚幻影子终于是彻底撞击在一起,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巨大的能量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能量所过之处,下方房屋尽数摧毁,树木拦腰折断!!!

  不少能力底下的人,都躲的远远的。不然,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扑哧,噗嗤,两道人影同时向后急退,双双一口鲜血喷出。

  “嘿嘿…魔老怪,看来,这几年,你也没强到哪去”,灵山老怪望着和自己一样吐血的魔啸天,怪笑道。

  “你还不是一样,老不死的东西”,魔啸天面带怒色道。

  说完,手印又是一结,对着灵山老怪道:“让你试试我新悟出的法绝技!”

  一声底喝:风旋变。随即,空中突然狂风呼啸,一道龙卷风从魔啸天身后缓缓凝聚而出。

  “哼,老夫也有一套新的技能,也让你瞧瞧。”雷战决:雷动风雨。说完,手印一结,头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顷刻间便是闪掠而至。

  一边狂风呼啸,一边电闪雷鸣,如果双方是联手对敌,估计是威力巨大,可惜他们却是敌对。面对着对方这等强悍的技能,两人脸上也是闪过一抹凝重。

  两声喝起,狂风对着乌云卷去,而乌云带着闪电也是对着龙卷风坠去。

  没有想象中的惊天大爆炸,当两者对碰到一起的时候,却是诡异的融合在一起,象是在互相吞嗤一样。

  周边同样是狂风呼啸,电闪雷鸣,约莫十多分钟后,似乎风和闪电都弱了一些。

  两者正在缓缓消失,当狂风和乌云都消失之后,天空又恢复了原先的阳光灿烂。

  噗嗤,两人皆是吐出一口鲜血。

  此时的两人,已经显得有点遥遥欲坠。原来,刚才的风雷撞击中,他们比的是体内的真气。

  虽然到最后,双方打的没有分出胜负,但是,两人体内的真气却是消耗的所剩不多了。

  觉得自己体内真气已经消耗殆尽,灵山老怪也是一急,这样下去,迟早得交代在这里,看来这古神印今天是得不到了。

  想到这样,一咬牙,真气涌出,身形急向着自己人那边闪去,然后一声底喝:遁隐灵符,走。声落,人影已经消失。

  看着灵山老怪走掉,魔啸天不但没有命人去追,反而是松了口气,随即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对着众人道“灵山老怪的实力,恐怕比起我来要强上一些!”传令下去,让宗内加强人手防范。我要闭关养伤。

  经过了这场激烈的战斗,魔宗暂时算是伤了元气。

  而也好在这次魔宗没有被击溃,让得其他一些虎视眈眈的势力心有余悸。

  连洛神国的一流势力灵山门都没有在魔宗身上讨到便宜,连带着自己却是损兵折将。其他势力看到如此更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而至于那长风山庄,倒是在半路上,行天便下令所有人撤了回去。一时间,天阴山内倒是平静了不少。

  而魔啸天此时也略为放心的前去闭关养伤了。

 

开始到现在第四章望都镇

  望都镇,一个坐落在乌托山脉下的小镇,这里远离了洛神国都,属于洛神国最北面的一个边缘地带。

  这里是与海域国相交界的地方。

  “这么强悍的真气?”一名老者坐在旁边,苍老的手在一只小手上把了把脉,随即惊疑道。

  “这般年纪,真气便是如此强悍,看来,这孩子不简单啊。”老者心中暗道。

  “爷爷,他醒了。”

  一道小女孩银铃般的声音,带着几分惊喜传了出来。

  随着说话声看去,一名一身白色丝裙的小女孩正站在一张床前,稚嫩的俏脸带着几分欣喜。

  小女孩年纪不大,也就大概十来岁的年纪吧,长着一张精致的小脸蛋,小脸红仆仆的,看起来异常动人,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一头乌黑的发丝长及后腰。让人看见了不得不疼爱一番。

  旁边一位老者看着躺在床上,微微睁开眼睛的少年,随后,慈祥的面庞中带着笑意:“小家伙,你终于醒了。”

  老者望着脸庞显得异常虚弱的少年,关切的说道。

  “小哥哥,真能睡。你可是睡了整整六天时间了。”小女孩望着醒来的小哥哥说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少年问道,说完猛的想坐起来,可是却发现身体到处疼痛无比,一点力气都使不出。

  随即脸色微变,望着老者和小女孩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是什么人?我怎么会在这里的?”

  一连串的问题连珠带炮的问了出来。

  看这少年的容貌,清秀的脸旁,虽然受了伤,但是那双狭长的单风眼却是流露出些许精光,这少年赫然便是从清河镇被火凤凰从魔宗和神龙教手中救走的樊家小少爷,樊天!

  一旁的老者似看出樊天的担心,随即安慰道:“小家伙不用担心,这里是望都镇,属于洛神国的边缘地带,我是这乌托山脉里的一名采药师,这是我的孙女萱儿。”

  “我和爷爷在几天前,去乌托山脉采药,在一处荒草众中偶然发现了你,当时你还昏迷着的,还流了好多血呢。见你和我差不多大,又那么可怜,所以就叫爷爷把你救回来了。”名叫宣儿的小女孩对着樊天说道。

  “谢谢二位救命之恩,樊天铭记在心了。”小樊天忍着身上的疼痛艰难地说道。

  望着小樊天有点惨白的脸色,老者疑惑的问道:“不知道你是哪里人?怎么会在乌托山脉昏迷呢?而且看你受的伤,应该是被实力高强的人所伤的,小家伙,这是怎么回事?”

  听得老者的问话,随即樊天手掌紧紧握拳,脸色突然变的更加惨白起来,没有回答老者的问话,只是身体不断的在颤抖。

  家族的覆灭、父亲的身亡。长老的拼死相护,种种情绪交集在一起,让得小小年纪的樊天内心充满了的仇恨。

  几天前,魔宗宗主魔啸天带领魔宗强者向樊家进行了一场灭门的残杀!原因就是因为古神之印的出现!

  看着樊天突然这样的表情,老者和宣儿都是一震,以为是其身上的伤让得他这般。

  “你先休息一下吧,在这里好好的把伤养好,虽然不知道你家在哪,但是现在伤的这么重,就先在我这住下吧,等伤好了再考虑其他事情。”老者说完,又对一旁的宣儿道:“宣儿,好好照顾一下他,我去上山采点给他辽伤的药。”

  “恩”一旁的宣儿乖巧的点头道。说完,老者便是出去而去。

  “小哥哥,你…没事吧?”看着床上脸色惨白的樊天,宣儿小声的问道。

  微微的压了压心中情绪,旋即偏过头去,应了一声“没事。”便不再理一旁的宣儿。

  “放心吧,爷爷医术很高明的,你这伤,没什么大碍的。”宣儿关切的说道。

  没有理会宣儿的话,手掌摸着怀里的家族玉佩,回想着当天的场面,小樊天拳头死死的紧握着。

  心里不断的发誓,有朝一日,定要回到清河镇,为家族,为父亲,为死去的长老们报仇雪恨!

  “你怎么不说话呢?”宣儿银铃般的声音又在房间里响起。显然,对于此时房间里沉闷的气氛,宣儿不太自然。

  “说什么?”樊天头也不转,面嘲着墙壁,轻声回道。

  “你是哪里人”宣儿问道。

  “清河镇”樊天答道。

  “清河镇在什么地方?也是在洛神国吗?”宣儿继续问道。

  “恩,也是在洛神国,只是离这里很远很远……”樊天说着说着,脑袋又回响起当天魔宗对家族那残忍的一幕幕。

  “那小哥哥你怎么会来到这里的呢?还受了伤。”萱儿继续问道。

  “额……我和家人出来游玩,不小心走散了,后来遇见了强盗,家人被强盗所杀,而我当时昏迷,也不知道怎么到了这乌里了。”樊天略顿了顿。

  随即神情黯然的说道。当然,小樊天不可能会把家族被人覆灭,还有古神之印的事情说出来。

  听了樊天的遭遇,宣儿眼中流露出些许怜惜与怒意,随即安慰道:“不用太难过,人死不能复生,现在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把伤养好,爷爷说你体内有着一股真气在流动,说你应该也是个修炼真气之人,宣儿相信,以后,你能为你的父母报仇的。”

  接着,萱儿瞪着一双晶莹的大眼睛,对樊天说道:“好了,现在你先在这里好好养伤吧,其他的事情先别想太多了,爷爷会帮你把伤治好的。”

  “我去给你熬药了,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我好带你去乌托山脉抓小魔兽哦!”脸上挂着灿烂的微笑,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

  “恩。”望着宣儿那动人的微笑,樊天也是想跟着笑一笑,可却怎么也笑不出来。随即,神情黯淡了下来,一股思绪涌上心头。

  是啊,本来樊天的童年,是很美好的,每天父亲陪着自己修炼真气,空余时间,和族中同龄一起嬉戏玩耍。

  从小就是调皮活泼的小樊天,而如今却沦落到现在的地步。对于一个小少年来说,是多么巨大的打击。

  看着宣儿的背影,樊天心中闪过一丝暖意。“不知道什么时候伤才能养好,等养好了伤,就要修炼家族的技能了啊,如今古神之印在自己身上,而自己这般年纪,实力又不强,若是被神龙教的人发现自己,没有点技能保命是不行的,再者说,家族的复兴,父亲和死去的族人还需要自己来为他们报仇。”

  想到这里,小樊天只能安心的躺下休息,尽快把身上的伤养好。

  时间眨眼间便过去二十多天,而小樊天在这老者高超的医术与宣儿每天的悉心照顾下,身上的伤倒是基本上痊愈了。

  “小家伙,如今你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的遭遇,宣儿也和我说过了。既然现在你没有什么地方好去,就留在这里吧,我虽然不能让你过的富裕,但是,一天三餐,还是能够供应的上的,哈哈……”老人对着樊天,微笑说道。

  听得老人主动出言收留自己,樊天不禁心中充满感激,忙拱手道:“老伯伯对樊天的这般恩情,樊天日后,定当回报”。

  “诶既然你已经决定留下,那也不必老伯老伯叫的这般见外了,若不嫌弃,就和宣儿一样喊我这把老骨头一声爷爷吧。哈哈……”老人笑道。

  听得这话,樊天心中更是觉得一暖:“心中暗道,这老人家孙女两对自己恩重如山,日后若是有能力,定要回报这般恩情!”想完,对着老人喊道:“爷爷。”

  “好好好……哈哈……”老人高兴的应道。

  一旁的宣儿也是很高兴:“萱儿今年十一岁,不知道小哥哥你多大?”小脸蛋上依然挂着灿烂的笑容,对着樊天说道。

  “我今年十三岁。”樊天答道。

  “那你比我大,我就喊你一声樊天哥哥吧。”萱儿笑道。

  樊天笑了笑,点了点头。

  “小家伙,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我知道你也是个修炼真气之人,以后你就在这里安心修炼真气吧,遇见我,算是你走运了。”老者说道。

  樊天并不知道老人说的“走运?”还包涵了其他意思。

  只点了点头道:“家父在我四岁时候就教我修炼真气,我也一直在坚持着每天修炼着。如今父母双亡,樊天亦无家可归,幸得爷爷相救且收留与我,日后,只要我樊天有一口气在,便不会让爷爷和宣儿受半点伤害。”

  看着这么郑重的樊天,宣儿旋即嫣燃一笑:“樊天哥哥,你只要在此安心修炼便好,至于其他事情,便是不用你多想了,有爷爷在,这里还没人敢对我们不敬的呢。”说完,眼睛对着樊天眨了眨说道。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看来我没有看错人,哈哈……”老人朗笑道。

 

开始到现在第五章修炼

  房间中,一道瘦小人影盘坐在床上,清秀的面庞流露出些许天真与憔悴,狭长的单凤眼微闭着,双手在胸前结印,全身散发着淡淡蓝色真气,头顶上方,象是蒸气般的真气缪缪腾起。

  感受着体内真气的增强,樊天嘴角微微一挑,他能发现,自从上次受了伤之后,现在修炼起真气来,比以前要容易的多,而且,体内真气容量越来越大。

  他发现,以前修炼的时候只能坚持两个时辰就吸收饱满的情况,现在却是连续修炼了六个时辰了,体内真气才算饱和。

  看来,那次受伤,不但没有留下后遗症,反而是误打误撞的,被神龙使者一掌,帮自己将任督二脉给打通了。

  随即,樊天心中一喜。现在任督二脉已经被打通,那么,家族技能,倒是可以修炼了啊?

  父亲曾经说过,想要修炼法力技能,就必须要先把任督二脉打通,不然,如果强行修炼的话,会给自身带来巨大伤害。

  取出包袱,用真气在里面扫描了一遍,取出四卷技能书。别别写着:心神分体术、磐龙剑决、破印决、凤呤决。把四卷技能书的具体情况看了一遍。

  心神分体术:要求修炼等级是灵仙者阶别。

  技能效果:施展心神分体,将人与心神一分为二,可以以二敌一。需要消耗极大的真气。威力与使用者自身等级相关。

  磐龙剑决:修灵者即可修炼,技能效果:施展磐龙剑决,真气化成磐龙剑,攻击威力巨大,可对灵仙阶级以下的魔兽包括技能召唤而出的魔兽产生相克效果。对灵仙阶别以下的修炼者产生巨大杀伤力。威力与使用者自身等级相关。

  破印决:修灵者即可修炼,技能效果;可以破除一些同等级的封印术。威力与使用者自身等级相关。

  凤呤决:灵动者阶别以上的修炼者方可修炼,炼至顶级,凤呤龙啸,可以招出龙凤合体,天地变色,威力巨大无比。威力与使用者自身等级相关。

  看着这四卷技能书,这心神分体技能还算不错但是要灵仙阶别才可修炼。

  看来,只能先修炼磐龙决和破印决以及风呤决了,这三种技能目前倒是挺实用的。先修炼磐龙决吧.毕竟这个比较好修炼,容易上手,可以先用来防身和攻击的。

  收起其他三卷技能书,便是继续盘腿而坐。

  把磐龙决的信息认真的看了一遍,然后存在脑中,随即,按照修炼提示中的方法,开始修炼起来。

  手印按照修炼指示,不断的变幻着。

  一股股强悍的真气从樊天体内涌出,迅速的凝聚到手掌处,随着越来越浓厚的真气加入,樊天的手掌周围几乎布满了淡蓝色真气旋涡.手印继续变动着,忽然一声底喝:磐龙剑,现!说完,手印再度一结,右手往前一翻,一把两尺长的真气剑突现而出,剑身缓缓流动着淡蓝色真气,旋即在樊天面前定形,象是随时准备出击一般。

  看着成功凝聚而出的磐龙剑,樊天不禁喜出望外。

  刚想挥动手掌控制磐龙剑,可就当其手印一动时,磐龙剑却是诡异的消散了。

  看到这一现象,累的满头大汗的樊天不由得蒙了,看来,凝聚这磐龙剑,是需要消耗极大的真气的.所以,樊天才凝聚一次,就累的满头大汗。

  感觉体内真气正在逐渐减少。再次结起手印,继续修炼着这磐龙剑决。这剑决说容易修炼,其实也不容易,不但要凝聚出磐龙剑,还要懂得控制它,如果控制不好,便是会顷刻消失了。

  经过多次反复的修炼,算是勉强能招出磐龙剑来运转一翻,只是控制的还不够熟。

  而此时樊天体内的真气也算是快要告急了。

  心中算了算,光是凝聚一次,就需要大量的真气,然后控制磐龙剑,更是需要消耗真气,如果与人对战,不能速战速决的话,那自己可就要吃亏了。

  毕竟真气一但消耗没了,自己就等于是别人嘴里的烤鸭了。

  “原来是真气不足啊?如今我才六级灵者,体内真气,最多能将磐龙剑招出来控制十分钟的时间,而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要打败与自己同等级的人,怕是不怎么可能啊?”心中不禁为这真气不足的事情感到郁闷。

  甩了甩头,哎,不想了,改天和宣儿去乌托山脉找只野兽,试试这磐龙剑决的威力吧,也算是去练练手。然后再修炼其他两种技能。

  倒在床上,想着当初家族覆灭的那一幕幕,樊天咬着牙,狠声道:你们等着吧!

开始到现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开始到现在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开始到现在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