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都市之王者战神

江阳穆熙然未删减在线阅读(侃大山的蚂蚁)

来源:QR|小说:都市之王者战神|时间:2020-10-17 13:07:22|作者:侃大山的蚂蚁

江阳穆熙然是作者侃大山的蚂蚁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都市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一尊白玉雕就,大气古朴的玉鼎出现在了穆家众人面前。“这可是熊市长最喜爱的多年珍藏,你们可不要辜负熊市长的期待。”张秘书庄严道。在场又是一片哗然。张秘书送完礼物,很快就离开了。穆家所有人围着玉鼎,沉浸在骄傲中无

都市之王者战神江阳穆熙然

第3章 吃软饭的废物

一尊白玉雕就,大气古朴的玉鼎出现在了穆家众人面前。

“这可是熊市长最喜爱的多年珍藏,你们可不要辜负熊市长的期待。”张秘书庄严道。

在场又是一片哗然。

张秘书送完礼物,很

快就离开了。

穆家所有人围着玉鼎,沉浸在骄傲中无法自拔,每个人嘴角都扯着自豪无比的笑容。

“你们说,这个玉鼎,是送给谁的?”突然有人回过神来,发问。

“我。”江阳淡淡开口。

毫无

疑问,这东西就是熊国庆讨好他送的。

安静数秒后,穆家人瞬间爆发出一阵嘲讽的大笑声。

“你个傻逼,一个坐牢的废物,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凭你也配真龙二字?吃软饭的玩意儿,分明连条狗都不如。”

“哈哈哈哈这明明是送给立峰的,咱们立峰在江城可是年青一代的人杰!这可不是某些吃软饭的废物能比的。”

穆立峰故作谦虚的笑了笑:“不瞒大家,我最近也和咱们江城大人物李部长有所交流,也许是李部长帮我美言了几句。”

“呵呵。这是送我的。”江阳冷笑。

笑声刚落,瞬间又招来了穆老太太冰冷的目光:“滚!坐过牢的废物!自己不知进取也就罢了,还嫉妒立峰的成就!这辈子,你也就只配做个吃软饭的!”

穆熙然握紧了玉手,听着江阳这些厚颜无耻冒领荣耀的话语,她俏脸气得又青又白。

在一众人的奚落当中,穆熙然频频点头,姿态放低,如丧家之犬一般,连忙带着江阳逃出别墅。

彻底的走出穆家的大门之后,穆熙然才长舒一口气。

“熙然,我……”江阳开口,可是话还没等说出,穆熙然迈腿就走,不留任何机会。

老式的小区,穆熙然和江阳在里面七拐八拐,到达了最后方的角落,随后踏上了水泥铸造的台阶,到达了顶楼,也站在了家门口。

江阳看着这陌生的楼道,皱眉深思。

看来这一年中,变故太多太多。

没了穆老的庇护,穆熙然的生活质量连连下降,也只能够被迫跻身在这种小地方。

“嘭--”

巨大的闷响声忽然传来,而动静发出的方向恰好是穆熙然破旧的房内。

随之响起的,是穆熙然的母亲王秋月骂骂咧咧的声音:“该死的江阳!丧门星!你怎么不死在外面,还回来干什么!”

穆熙然正在插钥匙的时候,微微一愣,轻轻皱眉,随后继续动作,打开房门。

而江阳跟随在她的身后,一起进了房间。

“江阳!你还有脸回来!”王秋月看到站在门口穿着破烂的江阳,随手抄起了旁边茶几上的烟灰缸,朝着江阳扔了过去。

显而易见,在穆家别墅那边发生的事情,王秋月已经知道了。

“你个吃软饭的废物!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也不会被赶出穆家别墅!也不至于住到这破破烂烂的地方!”王秋月气疯了,一口气憋得满脸通红。

“原本还指望着你能在部队里面混得有头有脸,现在你倒好,竟然犯了事儿,坐了牢!我和熙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而且,你还害的熙然丢了整整三年的股份分红,你让我们一家人喝西北风吗!”王秋月恨得咬牙切齿。

“废物也就罢了,人品还差,冒领穆立峰荣耀的事儿,都传遍了整个江城,你真是丢尽了我们的脸面!!”

“妈,你别说了。”穆熙然黯然道,“他能安全回来,就很好了。我会再想办法,多赚点钱的。”

“熙然,我不管你怎样!马上跟江阳这个没用的野狗离婚!”王秋月突然态度强硬的开口,“你们公司里面不是有个高管叫李浩吗,天天车接车送,还总给你送礼,这李浩一根脚趾头都比江阳强!”

江阳皱眉:“李浩是谁?”

“妈!你够了!”穆熙然无可奈何,一天的气终于爆发了,“我都已经说过多少次了,我结婚了,不可能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就算是江阳坐过牢又怎样,他是爷爷给我安排的丈夫,那就一辈子都是我的丈夫!我不想辜负爷爷的期盼,不可能跟江阳离婚的。”穆熙然毅然决然道。

江阳看着她委屈痛苦的模样,忍不住道:“熙然,华夏修罗域主也很厉害,你放心就好,我不会给你丢人。”

江阳头一次一本正经的拿着自己的身份说事,希望借此给绝望的穆熙然一点信心

“江阳!你别说了!”穆熙然听到这句话,瞬间崩溃了,眼泪止不住滑落,“没出息就没出息吧,赚不到钱也就算了,但是你总不能空口无凭的说大话呀!编造这种谎言来戏弄我!有意思吗!”

穆熙然哭了。

这是深深的绝望,是对生活和对未来的无力感。

江阳又摸向了口袋,指尖在那张皱巴巴的军官证上摸索了几下,他又往里推了推,放在了口袋的最深处。

“算了,没什么好说的。”穆熙然说着,抹了抹眼泪,强作坚强,掏出了200块钱,“你自己出去买两身衣服,后天爷爷的祭礼,不要在爷爷面前丢人。”

王秋月却是冷哼:“就算是打扮的人模人样又怎样?还不是丢人现眼!祭奠会上,穆家比的是各自的财力和人脉,这废物一没人脉,二没资本,到时候祭奠会上你堂哥他们交往的大人物云集,谁都看出来这废物屁都不是,比起你堂哥他们,狗屎都不如。”

穆熙然张了张嘴,却是无言以对。

是啊。

她已经知道,穆立峰他们邀请了不少江城的大人物,有富豪有政客,甚至其中还有平时能见到熊市长的大人物,自己和江阳根本没有任何人脉,到时候肯定会被碾压。

“罢了。”穆熙然苍白一笑,“爷爷肯定是希望见见江阳的,丢人就丢人吧。”

江阳看着她勉强的模样,认真道:“熙然,我不会让你丢人的。我保证。”

穆熙然苦笑,只当他是又开始白日做梦。

江阳离开了,只是这才刚刚走到破旧大门口,就被一辆红牌大G拦了路。

熊国庆亲自下了车,打开车门迎接着江阳。

江阳深思,随后上了车,熊国庆毕恭毕敬的关上车门,得到江阳许可后,才小心翼翼的,坐在一边。。

“域主,您这生活的还习惯吗?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熊国庆相当的热情,体贴至极。

“我才回来俩小时。”江阳简单几个字,让熊国庆有些尴尬。

“是我疏忽了,域主别介意。”熊国庆笑呵呵的,也不当回事。

“有什么事儿你直说吧,回去晚了,熙然该着急了。”江阳又看了看时间,有些许不耐烦。

熊国庆连连点头:“域主,是上面的人来信儿了,说是问问您这边怎么样了,要是方便的话,再看一看什么时候回部队。”

“我没说我要回去。”江阳皱眉,“现在国泰民安,我已是无用之人。”

熊国庆立刻浑身发软,修罗域主是无用之人,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有用的人了!

“域主,原本您离开部队,也是无可奈何,现在出狱了,整个华夏没有您可怎么行!若非您的威名震慑,何来的国泰民安,您要是不回去了,恐有麻烦呀。”

“域主……您可不能,抛弃这万里山河啊!”熊国庆心急如焚,拼了命想要劝他。

熊国庆清楚地知道,江阳对于华夏的意义,有多么重大!这些年来,他熊国庆没服过任何人,唯独对江阳服到了骨子里。

江阳摇了摇头:“无需多言,入狱那一日,我已递交过请辞书。”

他站起身,准备下车,忽又回头:“那玉鼎,是你送的?”

熊国庆苦涩一笑,望向京城的方向:“回域主,是那位大人……咱们华夏的天,要我代为送礼的,小的实在找不到配得上您的物件儿,还希望您莫要嫌弃。”

“嗯。还行。”

说完,就是头也不回的下车,留下熊国庆一人在车上欲哭无泪。

好半晌,熊国庆才咬咬牙,下了决心:“华夏绝不能少一个修罗域主!”

“既然您不肯回去,那过几日的穆家老太爷祭奠,我只能暴露您的身份了!逼您回去!”

“区区穆家,如何容得下您这尊真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