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重生媳妇有点坏

    文清浅纪笠小说全文-《重生媳妇有点坏》免费在线阅读

    来源:zsy|小说:重生媳妇有点坏|时间:2020-10-17 11:01:56|作者:祁子寒

    文清浅纪笠大结局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享受小说作者的巧妙构思,重生媳妇有点坏小说大结局章节更新中,祁子寒小说全集在线阅读:陈秋月好像吃了只绿豆苍蝇,冷冷看着文清浅,说道:“我听赵旭涛说,他要带你回他家过年,这么好的事儿你怎么不去啊?”“哦——旭涛是想让我跟他回家过年,可我一寻思,这大过年的,我不守着

    重生媳妇有点坏文清浅纪笠

    第3章 借花献佛

    陈秋月好像吃了只绿豆苍蝇,冷冷看着文清浅,说道:“我听赵旭涛说,他要带你回他家过年,这么好的事儿你怎么不去啊?”

    “哦——旭涛是想让我跟他回家过年,可我一寻思,这大过年的,我不守着自己老公,去别人家多不好啊。

    ”文清浅顿了顿,给足陈秋月消化吸收的时间,

    继续说道:“再说了,纪笠在哪儿,家就在哪儿,我们只要在一起就是团圆,秋月,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文清浅说完,慢悠悠地回了病房。

    除夕夜。

    东北冷得能把人的下巴冻掉。

    医院这地方平时人满为患,可到了过年,但凡是能挪得动的都出院了,医生护士也一样,十几个科室就留了三个医生一个护士,而那一个护士当然就是陈秋月了。

    文清浅裹紧了棉袄往值班室的方向走去——在她的再三说服下,赵旭涛已经回家了,而她在等猪肉大葱饺子。

    刚到楼下,就看见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拎着一个花布兜子往里走,虽然本体的记忆还没有全部复苏,可看这人的样貌就知道,这是陈秋月她娘,在这个年代也算是保养得不错,陈秋月的桃花眼应该就是遗传自她。

    “婶子,来啦?”文清浅直接迎上去打了个招呼。

    “呀,你怎么在这儿?”

    陈秋月她娘名叫陆桂芬,一看到文清浅,嫌弃就从眼眶里溢了出来。

    “唉,纪笠值班,非要我陪着,我也拗不过他呀。

    ”文清浅说着,一把夺过了陆桂芬手中的花布兜子,说道:“还麻烦婶子大过年的跑一趟,回去的时候慢点啊。”

    文清浅转身就要走,却被陆桂芬给叫住了。

    “你,你说啥,纪笠让你留下陪他过年?这……不是有秋月在么……”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里分明带着一丝颤抖。

    “对啊,他们科室就留下了他和秋月,秋月还是个没嫁人的姑娘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总是不好听吧,我家纪笠考虑的周到,也是为了秋月好不是么。”

    陆桂芬吃瘪,文清浅这话说的滴水不漏,明明是在讽刺她闺女接近纪笠,却让她挑不出一点理来,她为了帮闺女讨好纪笠,这两饭盒饺子可是单独包的,用的都是农村送来的新鲜五花肉,平时家里可舍不得吃。

    “那我去看一眼秋月。

    ”陆桂芬试图将花布兜子夺回来,无论怎么样,不能让文清浅占了上风。

    “不用了,秋月忙着呢,整个医院就她这么一个护士,主动值班,爱岗敬业,觉悟杠杠滴,咱作为家属可不能打扰她工作啊,回去吧婶子。”

    文清浅一堆高帽堆上去,陆桂芬只能吃了哑巴亏,眼睁睁看着她把饺子拿走了,一边往外走,一边嘟囔着:“这个文清浅,以前三杠子压不出一个屁,怎么闹完了自杀变得能说会道的……”

    文清浅顺着一楼走廊一直到了值班室,纪笠去查房了,没在屋里,陈秋月和另外两个男医生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一见文清浅进来了,都愣了一下。

    “病人不能进值班室知不知道?”陈秋月见纪笠不在,也懒得伪装,直接下了逐客令。

    “还是你们值班室暖和啊,还生了炉子。

    ”文清浅仿佛没听到似的,自顾自地到炉子旁烤火。

    “文清浅,你没听到吗?病人不可以进值班室……”陈秋月因为文清浅留下过年,已经是一肚子火了,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她。

    “是吗,那医生家属也不行?”她忽闪着大眼睛看着另外两个值班大夫,眼珠一转,说道:“哎呀,差点忘了,大家吃饺子,这大过年的,哪能不吃饺子呢,初次见面,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纪笠的内人,姓文,名清浅。”

    说着,她拿起一饭盒就递了过去,两个大小伙子早就饿的心慌了,一闻到饺子味儿也顾不得客气,齐声说道:“还有饺子啊,谢谢嫂子……”

    “嫂子?”陈秋月被这两个字扎了心窝子,再一看那装饺子的袋子,分明就是她家的——文清浅竟然借花献佛?

    “这是我妈送过来的饺子!文清浅,这是给纪笠包的,你怎么能……”

    这时,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用脚后跟想都知道,肯定是纪笠回来了,文清浅勾唇一笑,说道:“啊,对,是婶子送过来的,你的意思是,他们不能吃啊?”

    文清浅无辜地看向了那两个男医生,其中一位已经吞了一个饺子,而另一位刚把手伸过去还没来得及吃,正吞口水呢,这一刻,值班室的空气仿佛都冰冻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陈秋月的脸憋得通红,说不给同事吃显得自己太小气,可她家的饺子的确是给纪笠准备的。

    “喂,你俩都别吃了,这是秋月家的饺子,我以为大家都是同事,秋月又是个大方人,吃点也没事儿呢,怪我怪我都怪我……”

    一句话把陈秋月更是打得体无完肤,她恶狠狠地盯着文清浅,说道:“你,你,你简直胡搅蛮缠!”

    也不知道是气急了还是怎么,她竟然推了文清浅一把,文清浅等的就是这一下,顺势急速后退,直接退到门口,背后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一切都符合预期,perfect!

    纪笠扶住了文清浅,望向室内,陈秋月的表情和动作都没来得及收,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是她推了文清浅。

    “怎么了?”纪笠把文清浅“放”到了一边,短暂的肢体接触让他和她都有些别扭。

    “纪笠哥……”陈秋月不当演员真是可惜了,三个字一出,眼泪就要下来了。

    “都是我不好。

    ”没想到她的眼泪没赶上文清浅的速度——想当年她做到财务总监之前,可是在债务公司帮人讨债的,绝招就是声泪俱下帮债主哭穷,真是应了那句话,技多不压身啊。

    “你……”陈秋月一看文清浅哭了,气的说不出话来,旁边的两个男医生赶紧说道:“纪老师,嫂子也是好心啊,这是秋月家给你送到饺子,嫂子分给我们吃了,然后秋月就…&h

    ellip;就不太乐意。”

    文清浅暗想,这俩人还挺有良心,估计对陈秋月的抠门也有点生气才会替她说话。

    但不管咋地,这人情她记下了。

    纪笠的目光掠过陈秋月的脸,说道:“回去帮我谢谢陆婶,这饺子我就不吃了,给他们吃吧……”

    “纪笠哥,这是我妈特意给你包的饺子。

    ”陈秋月的声音饱含着委屈,嗓子都哑了。

     

    标签: